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楼主: 田心

鲁米:在春天走进果园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0: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川共流

不要松开弓弦。
我是你迄今没有用过的
四羽箭。

我说的话,像刀刃一样硬朗,
绝不会像“也许”或“如果”一类的字眼,
一触空气,旋即解体。

我是刺入黑暗中的阳光。
是谁创造这个夜的?
一个深藏泥洞底下的熔炉。

什么是身体?
是忍耐力。

什么是爱?
是感恩心。

你胸中隐藏着什么?
是笑意。

还有什么没有?
是怜悯之心

让我的意中人像帽子一样紧扣在我头上,
或像拉绳那样紧绑在我胸前。

有人问,爱怎么会有手有脚?
爱是孕育手和脚的温床。

要不是你父母亲有爱,
又怎么会有你的存在?

不要问爱能成就些什么!
彩续纷的世界就是答案。

河水同时在千万条河川里流动。
真理活跃在夏姆斯的脸上。

●有阻碍的路

我希望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你挡在路上,不让我歇息。
你时而把我的马缰扯向一边,时而又扯向另一边。
你怎么这么粗鲁,亲爱的!
你听到我说的话吗?

这个促膝而谈的长夜会有尽头吗?
为何面对你时,我会如此羞涩局促?
你是万千。你是一。
静默,但却传达出最多。

你的名字是春天。
你的名字是酒。
你的名字是呕吐,
因酒醉而来的呕吐!

你是我眼神中的疑惑,
也是我眼神中的灵光。

你是万事万物,
但我却像想家一样想你。

我到得了那里吗?
那个鹿只扑向猛狮的地方。
我到得了那里吗?
那个我所追寻者在追寻我的地方。

让我的话像鼓声一样急擂!
让它擂破鼓皮
沉入寂静。


●胡言乱语的小孩

如果我没说出你想说的话,
请给我一巴掌。像一个慈母
纠正一个胡言乱语的小孩那样
纠正我。

一个极度口渴的人奔向海边,
但大海却用剑抵住他的喉咙。

一朵百合望著一丛玫瑰,
逐渐凋谢,不发一语。

我是一面小手鼓。
激烈的舞蹈开始后,不要把我冷落一旁。
一面舞蹈一面敲打我。
用这些小小的乐声救助我。

约瑟最美莫过于全裸的时候,
但即使他穿着衣服,
衣服仍可让我们对他体态的美有所领悟,一如
身体之粼粼波光,
可以让我们领悟灵魂之河的美。

即使尸首清洗人把我的双颚合上,
你仍然可以听到我的歌声,
它就发自
我死亡的沉默中。


●谁从外望向内?
谁能在心灵狂乱的地方看出
数百个奥秘?

透过他的双眼看他之所见。
但透过他双眼张看的人又是谁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0: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永恒的对谈

管弦乐团里谁最幸运?芦笛。
它有幸亲吻你的双唇,学得妙韵。
这是所有芦笛的唯一想望。
它们摇摆在竹丛中,
在它们的载歌载舞中享受自由。

没有你,乐器就会死亡。
小手鼓哀求道:触摸我的肌肤吧,
好让我,可以成为我自己。
让我感受你进入我全身的每一根筋骨,
让昨晚已死的我,今天变得整全。

为什么要我清醒地感受你的退去呢?
我才不要。
要嘛给我足够的酒,要嘛干脆不要来找我。
现在,我明白了
和你永恒地对谈是怎样一种感受。


●故事之间

现在,从大海
回返至干旱的陆地上来吧。

如果你是跟小孩在一起的话,
跟他们谈有关玩具的话题。
从玩具开始,一点一滴,
灌输他们更深刻的智慧与仁慈。
这样,他们就会慢慢对玩具失去兴趣。

他们的万物一体感固已有之。
如果他们完全疯狂的话,
就不会再沉迷于游戏。
你有听过吗?
那个找寻宝藏的人的故事。
他希望我能把这个故事讲完。
你没听说过他吗?
他在我内里喊道:“过来这里!
过来这里?”
然而,不要把他看成一个追寻者。
因为要是他有所追寻,
他追寻的也只不过是他自己。
一个爱者除了是被爱者以外,又能是谁呢?

每一秒钟,他都会对镜子鞠躬。
如果有一秒钟,他能从镜子中看出
里面有什么,
那他将会爆炸。
他的想像,他的所有知识,乃至他自己,
都将消失。他将会新生,眼睛将变得无比明亮,
将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我即真主。

同一个声音指示众天使向亚当鞠躬,
因为他们跟亚当原是一体。

正是同一声音在一开始的时候说: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

这时胡珊趋近我的耳朵说道:
“洗洗你的嘴巴吧!
当你试着把这些道理说出来的同时,
你等于掩盖了它们。不要再把你这个
托钵僧寻宝的故事说下去了。

你的听众只爱听困难,不爱听合一!
跟他们讲讲世间的麻烦事吧。
不要从山泉中取水给他们,
那不是他们想要之物。
事实上,他们正背著一桶桶的脏泥巴,
打算把山泉给堵死呢。”

我和胡珊,既是奥秘的言说者,
也是奥秘的聆听者,
但有没有第三者,愿意加入
这奇怪的配对关系呢?

这正是胡珊想知道的事情!


●帐篷

外面,是沙漠酷寒的夜。
但这里面的夜,却暖烘烘的。
一任大地被荆棘所覆盖吧,
我们这里有柔软的花园。
所有大陆都在燃烧,
大城小镇,一切一切,
都变成了一个烧焦了的大黑球。

关于未来,我们听到的,
莫不是充满哀伤的消息:
但在这里面,我们得到的真正消息却是:
根本没有任何消息。②


●朋友,我们的亲密有如如此:
每当你踏出一步,都可以感受得到,
那位于你脚底下的我的坚实。
这爱是怎么回事呢:
我看到的是你的世界,而非你?


●聆听诗歌中的呈现,
一任它们领你到
它们想要你到之处。

追随那些私密的暗示,
永不要离开它。

注释:
①鲁米时代的人以黏土当肥皂。(中译者注)
②此处之“消息”是指关于未来的消息;按鲁米的思想强调人的救赎就在当下,不在未来,故云真正的消息就是没有所谓的消息。读者不妨把此诗与第十八章中之“绿穗”一诗相对照(特别是乌萨耳与儿子对话一节)。(中译者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0: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出的红宝石:当个情人
Being a Lover


关于当个情人
当情人和当工人很类似:都是件需要卖力苦干的差事。一颗红宝石想要与日出合而为一,它就必须每日从事修炼,让自己保持晶莹。据说,有一个苏菲曾撕开自己的袍子,露出下体,并为之取名“法拉吉”(faraji)。“法拉吉”意谓“扯开”、“愉悦”或“疲劳打开之愉悦者”。这个字衍生自“法拉伊”(faraj)一词,后者意指男性或女性的生殖器。苏菲派的导师总能从一般人视为龌龊的东西上面看出它圣洁的一面。当覆盖物被挪开,祥和与爱心这些美丽的素质就会从情人——工人的身上源源流出。在另一首诗里,鲁米指出,人生在世应该象个客栈主人,把照顾好每个投宿的客人视为己任。


●红宝石

清晨时分,
就在黎明前,一对爱侣醒来
喝了一口水。

她问:“你爱我甚于爱你自己吗?
老实告诉我。”

他回道:“我毫无保留,
就像那举向朝阳的红宝石。
你说,这块红宝石
仍旧是块石头呢,还是
已经变成了由红色所构成的世界?
它毫无保留,
一任阳光完全穿透。”

这就是哈拉智①说“我就是真主”的原因。

红宝石和朝阳是一体的。
提起勇气,锻链你自己。

继续掘你的井,
别放弃,
泉水就在地层某处。
不要松懈每日的修持。
你的坚持,是门上的环。

继续不断地叩门。里面的欢愉
终会前来开门
看看
来的是那位责客。


●泉水

烛光里到底是什么
瞬间,照亮我又吞噬我?

回来,我的朋友!我们的爱情
并非被创造出来的形相。

没人能帮助我,除了那美。
我还记得,有一个黎明
我的灵魂听到
来自你灵魂的声响。

我喝了从你泉中流出的水,
顿觉那水流淹没了我。

美神进入灵魂,
仿佛一个人在春天
走进果园。
进来吧
再以那种方式!
点亮一盏灯
在约瑟眼前。治疗雅各的
忧伤。虽然你不曾远行,
来吧,坐下来问:
“为何你如此困惑?”

像艺术家胸中的意念,
你在事物成形以前就已塑出它们的形貌。

你扫着地板,像一位
清扫门廊的清洁工。
当你扫净了
一方台阶,它立刻现出
它的原貌。

你完美无缺地看守住沈默,
像把滴水不漏的水壶。

你住在夏姆斯的国度,
因为你的心骡强壮得很
可以载你到那里去。


●音符

忠告对情人是无效的!
他们并非山涧小溪
可以用沙坝拦堵。

理智的人无法了解
醉鬼的感觉!

别试着揣摩
在爱情里迷失的人
下一步会做什么!

掌权的人也许会放弃江山,
如果他嗅到任何风吹草动
在某个房间,情人们
正在做天知道的事!

有人妄想凿穿一座山。
有人从学院的荣耀奔逃。
有人嘲笑著名的胡髭!

生命会冻结,如果它没机会一尝
这个鲜美的杏仁蛋糕。
繁星每晚—一旋转着
出场,在爱情里迷惑。
它们会逐渐厌倦这
不停的旋转,如果它们尚未疑惑
它们会说:
“我们要转到什么时候!”

真主拾起芦笛,吹了起来。
每个音符皆是我们的想望
一阵热情、一阵憧憬的痛苦。
记牢那片唇、
那风的气息的源头,
并且让你的音符清亮。
别急着结束,
继续吹你的调。
我将告诉你,如何才算足够。

在夜晚爬上屋顶,
在灵魂的城市里,

叫每个人爬上他们的屋顶,
唱他们的调,

大声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0: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岗岩和酒杯

你是花岗岩,
我是空空的酒杯。

你知道我俩相撞的下场!
你像太阳般窃笑著,笑那些
被你的强光吞没的星子。

爱情揭开了我的胸口,
思想重新被禁锢起来。

耐心和理性的思惟都已远离,
只有热情留下,低咽又狂热。

有男人在路边伏倒,如被弃置的酒渣。
第二天一早,全然地无所谓,
他带着新的目标,又活蹦起来。

爱情是真实,诗句是急鼓,
呼唤我们。

别喋喋抱怨寂寞!
让那可怕的语汇随风而逝。
让那教士自塔上下来,别再上去!


●浮力

爱情搅乱我的修持
将我装满以诗句。

我试着反覆不断轻声念诵:
除你以外,我别无力量。
但我无法专心致志。

我必须击掌歌唱。
我曾经受人尊敬、贞洁且坚定,
但谁能顶着强风
同时管得了这些?

山脉在底部保存了一阵回声,
这也是我留住你声音的方法。

我是被丢入你火堆的木屑,
迅速地蜷缩成轻烟。

我见到你而变得虚无。
这虚无,比存在还美丽。
它是存在对立面,然而,当它来时,
存在蓬勃起来,制造了更多的存在!

天空是幽蓝的。世界是个
蹲坐在马路上的盲瞽。

凡看到你的虚无的人
看到越过幽蓝和盲瞽。

一个伟大的灵魂躲藏着,像穆罕默德像耶稣
在城市拥挤的人群中穿梭,
没有人认得他。

赞颂就是赞颂一个人
如何顺服于虚空。

赞颂太阳就是赞颂你的双眼
赞颂,海洋。我们的话语,是一叶小舟
海上的航行继续着,谁知身在何方!
单单能被海洋托持着,就是我们所能拥有的大幸。这是
全然的清醒!

我们为什么要因长久的沉睡哀伤?
我们失去知觉多久,实在无关紧要。

我们载浮载沉的,让罪恶感见鬼去吧。
好好感受你周围的
温柔,那浮力。


●乐师

你,爱者,
这是你的家。欢迎光临!

在制造形式的迷雾里,爱情
制造了这融化形式的形式,
以爱为门,
以灵魂为前廊。

注意看那些
在窗户光线里移动的尘屑。

它们的舞蹈就是我们的舞蹈。

我们鲜少用心倾听我们内在的音乐,
但我们莫不随着它起舞。

接受施教者的指导,
阳光纯粹的喜乐,
我们的乐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0: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你在我身边,我们彻夜不睡;
当你不在身侧,我无法成眠。

为这两种失眠
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别
赞美真主!


●乍听到我的初恋故事,
我就开始找寻你,完全
没意识到自己的盲目。

情人不会在最终相遇,
因为他们本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我们是镜子,同时也是镜中的脸。
我们此刻正品尝着永恒的滋味。
我们是痛苦,也同时是
止痛药。
我们是甘甜的凉水,也是
倒水的罈。


●我渴望将你如琵琶般紧抱,
如此,我们就可以高声唱出爱情的歌。

你想向镜子扔石头吗?
我是你的镜子,这里有些石头。


●掘洞

眼睛为观看而生,
灵魂为自己的快乐而生。
头脑有个功用:爱一个真爱。
至于脚:为了追求。

爱情是为了在九霄中隐没。心智
为了学习必须做和试着去做的事。
神秘不是为了解谜。眼睛是瞎了的,
如果它一心只想知道为什么。

情人总是被人以这理由那理由责难。
然而,当他终于找到他的所爱,
他失去的一切,
就会以全新的面貌,一一重现。
即使前往麦加的路途危机四伏,
每位朝圣者仍莫不深切渴望
亲吻那里的黑石,
感受双唇的滋味。

这席话就像压印新钱币。
钱币愈堆愈高,
但实际的挖掘工作,
却是在外头进行。


●客栈

人就像一所客栈,
每个早晨都有新的客旅光临。

“欢愉”、“沮丧”、“卑鄙”
这些不速之客,
随时都有可能会登门。

欢迎并且礼遇他们!
即使他们是一群惹人厌的家伙,
即使他们
横扫过你的客栈,
搬光你的家具,
仍然,仍然要善待他们。
因为他们每一个
都有可能为你除旧布新,
带进新的欢乐。

不管来者是“恶毒”、“羞惭”还是“怨怼”,
你都当站在门口,笑脸相迎,
邀他们入内。

对任何来客都要心存感念,
因为他们每一个,
都是另一世界
派来指引你的向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1: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9
鹤嘴锄:探入地下的宝藏
The Plckaxe


关于鹤嘴锄
一般人把自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但鲁米却鼓励我们把我们那个打满补绽的自我,连同它一切饮食上的生理需要,一起捣碎。鲁米劝诫我们,不要太容易被自己内在贪求安逸的那一面所蛊惑,相反的,当亲近的是一位严峻的导师。只有彻底与我们已拥有和所欲望的东西决裂,我们才有可能发掘出潜藏在我们存有深处的真正宝藏。鲁米用鹤嘴锄这个意象来指涉任何可以达成改造工程的工具:明晰的辨别能力、严峻的导师、来自简朴的力量和对自己忠实。鹤嘴锄可助我们拆掉虚幻的自我,挖掘出被污泥所隐埋着的两点闪光。

●倒错

是谁造成了这些倒错?
我将箭瞄向右,它却射向左。
我追逐一头鹿,却发现自己
被一头山猪追逐。
我殚思竭虑谋这谋那,
却落得在牢狱里终其余生。
我挖了个陷阱,
却自己掉了进去。

我当初实该质疑
自己的种种想望。


●审判日

在审判日,你的身体会作不利于你的证词。
你的手会说:“我偷窃过钱财。”
你的唇会说:“我口出过恶言。”
你的双脚会说:“我到过不该到的地方。”
你的生殖器会说:“我也是。”

它们会使你过去那些虚假的祷告一一现形。
你且噤声,让你的身体手足一吐为快,
像个跟在老师身后的学生那样说:
“他比我更懂得路。”


●解梦

此地是一个梦。
只有沉睡的人以为是实境。

随后,死亡如黎明降临,
你醒来不禁嘲笑
你曾经以为的哀伤。

但这个梦毕竟有异。
所有在虚幻的现世的作为
残忍的、无心的,
并不会随死亡时的清醒消散。

它徘徊著
必须被解读。

所有恶意的讪笑,
一时的、感官的欲望,
那些从约瑟夫身上扯下的华衣,
全变成你必须面对的
凶猛的野狼。
不期而来的复仇,
敏捷、报复的一击,
不过是孩童对另一个
孩童的游戏。

你知悉此地的割礼。
在彼处完全是阉割。

在我们身处的不稳定的年代
这是它的样貌:
一个人在他生活的城市里
酣然睡去,梦见住在
另一个城市。
梦里,他并不记得
他衿裘所在的这座城市。他坚信
梦中之城的真实。

世界就是这样一场梦。

许多倾城的烟尘
笼罩上空如一个遗忘的假寐,
但我们比这些城市还老。
我们的初始
是矿物。后来进化为植物状态
然后是动物阶段,之后成为人类,
我们总是遗忘先前的状态,
除了早春时分,我们偶然忆起
再次的葱绿。
这是一位青年寻求
导师的路径。这是为什么婴孩倾卧
胸脯,浑然不觉它欲望中的
秘密,只是本能的这么做。

人类在一道进化的跑道上被领着走,
经历重重智性的迁移,
虽然我们看似沉睡,
内在却是清醒的,
导引梦的方向,

并且最终将把我们惊吓一跳
跳回到我们的真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1: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鹤嘴锄

我是一块未出土的宝藏,我渴望被人发现。
我要对这两句经文作些注解。

推倒这幢房子吧,成百上千的新屋
将可从此地立起,
因为这地底埋藏着
晶莹的黄宝石。

找到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拆掉房子,
深深地挖入地基。有了黄宝石,
新的房屋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建成。

再说,你拆不拆,这栋房子
迟早都会倾圯。到时,
黄宝石将不属于你。

埋藏的财富是你拆房子和挖地的报酬。
如果你干等,到别人发现宝藏的时候,
你只有咬自己手臂的份。到时候你准会自怨自艾:
“我未做我该做的事。”

你住的只是间租来的房子,你并没有地契。
你在此开了一爿小店,
以缝缝补补破衣服讨生活。
但仅仅就在你脚下几尺之遥
就藏著两条宝石矿脉。

快!拿起鹤嘴锄,撬开地基。
你得放掉手上裁缝的工作。

何谓缝缝补补?你问。
就是吃吃喝喝。
你的身体像件沉重的斗篷一样不断磨损,
你以食物和其他无止境的自我满足来缝补它。

快掀开裁缝店的一角地板,看看地底。
你将发现泥土中的两点闪光。


●齐克尔

当太阳出来,没人会费力找星子。
和神融合的人不会消失,他或她,
只是完全被吸纳到了神的特质中。
你需要我引用《可兰经》的话为证吗?
万物都会被带入我们的显现中。

加入那些旅人。我们点的灯总有熄灭的时候,
有些灭得快些,有些灭得慢些,
有些暗些,有些亮些。

一屋的灯灭了,并不会影响别屋。
但这只是动物灵魂的情况,
不是神圣灵魂的情况。
太阳普照万屋,当它落下
所有屋宇皆由明转暗。

灯火是你的导师的形象。你的敌人
偏爱黑暗。蜘蛛在灯火上方结网,
从他或她的体内,吐出一层网。

要驾驭一匹野马,别抓马腿,
制它的脖子,用马勒。理智点。
骑上去!克己是必要的。

别蔑视老规则,它们帮得上忙。


●男子气概的精髓

男子气概的精髓并非源自男性,
也非源于友善的慰藉。

你的老祖母说:“你的脸色苍白,
也许不该上学去。”

当你听到这种话,赶紧跑。
父亲严厉的巴掌比这好。

你的身体渴望安逸,
而严父期盼于你的
是精神的净洁。

他指责你,但最终
引你向开阔天地。

祷求上天赐你一位严峻的导师吧,
听他,学他,并让他长驻心田。

镇日忙于累积安逸,
我们真该惶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1: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托钵僧

一位托钵僧叩门乞讨面包
乾面包或湿面包都无所谓。

“这里不是面包店。”屋主说。

“那么,可否给我一丁点软骨头?”

“这里看起来像内铺吗?”

“一点面粉呢?”

“你听到磨石运转声吗?”

“一点水?”

“这儿可不是口井。”

不论托钵僧问什么,
屋主总刻薄嘲讽,
拒绝施予任何东西。

最后,托钵僧跑进屋,
撩起袍子,蹲下身,
一副要拉屎的样子。

“嘿,嘿!”

“安静点,你这可怜人。一处荒凉地
是方便的好地方。
既然这里没有生物,
又无生之所资,它需要人来给它施些肥。”

托钵僧开始自问自答。

“你是哪一种鸟?
不是被皇族圈养的猎鹰。
不是身上画著千百双眼睛的孔雀。
不是为几块糖说话的鹦鹉。
不是如恋人般在歌唱的夜莺。

不是为所罗门王捎信的戴胜鸟,
不是筑巢在崖边的鹳。

你究竟是什么?
你根本不是有名姓的物种。

你讨价还价、揶揄讪笑,
以保有自己的资产。
你忘了有一个唯一者,
他不在意所有权,
也从不汲汲于别人身上
谋取利益。”


注释:
①齐克尔(Zikr)一词有记忆、纪念、赞颂之意,故亦被译为赞念。赞念是苏菲派的重要功课,在进行修持仪式的时候,苏菲派的僧侣会反覆念诵一些赞颂真主的语句,最常念的一句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中译者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1: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1O
渴望得到新琴弦
:艺术是对顺服的挑逗
Wanting New Silk Harp Strings


关于挑逗
我们不可能从布幕上的图推知遮盖在布幕后面的是什么东西。但艺术家却钟情于封闭的形相:整片瀑布飞跃在他们眼前,但他们却宁可用链在瀑布旁边的杯子,舀水浅尝一口。形相总会不断分裂增生,但老琴师却不知止,在旧的琴弦断掉以后仍渴望得到新的琴弦。有些苏菲认为,艺术美是一种会让灵魂的成长趋缓的素质。艺术让人浅尝辄止,无法全幅领受顺服①的福乐;美丽的诗歌让人始终徘徊在与真主合一的无边忘我境界的边缘,不得其门而入。鲁米建议我们,不要继续撩着袍子在水面上走了,干脆点,脱掉全部衣衫,赤身露体潜入水中去吧——潜下去,再潜下去!


●欧麦尔和老琴师

竖琴家老了。他的声音瘖哑,
他的几根琴弦也断了。

他前往麦地那的墓地哭诉。
“主呀,你总是接受我的赝币!
请再次接受我的祷告,赐我足够的钱,
好让我可以为竖琴换新弦。”

他把竖琴放平为枕,酣然睡去。
他的灵魂之鸟逃逸了!自他的躯体,
自他的悲伤,飞向无垠空灵,
那儿就是自己,它可以唱真实的歌。

“我喜欢这样没有首级,没有口舌的品尝,
没有悔恨的回忆,没有双手却摘了
玫瑰和紫苏,在一片绵延无尽的平原
是我的快乐。”
就这样,这只水鸟
一头栽进了它的海洋里去。

即使我的诗句有如天空一样广大,
也无法抓住这老琴师梦中奇幻
的一半。若真有一条明显的路
通往那里,没人愿意留在这儿。

老人哀哭的同时,欧麦尔②刚好在附近小憩。
一个声音临在了他:“拿出七百金币
赠予睡在墓地里的人。”

当这样的声音出现,
每个人都会知道它是由谁所发出。
这个声音对无论是土耳其人、库德人、
波斯人、阿拉伯人还是衣索匹亚人,
都是同一种声音,
同样有威严!

欧麦尔到了墓地,坐在睡者身旁。
他打了个喷嚏,老琴师跳起来,以为
这位伟人来此控告他。

“不是的。坐在我身旁。我有秘密告诉你。
这袋金币足够你购买新琴弦。拿去,
买好了以后再回来。”

老琴师领悟到,他交了突如其来
的好运道。但他却把竖琴扔在地上,
把它摔破。

“我一直为诗歌的每个音律、每个节奏烦心,
浑忘了一队又一队的商旅
已离我而去!
我的诗把我困在自己里面,
过去,我以为那是上天所赐最大的赠礼,
现在,我要回归于顺服。”

当某人赠你黄金,
不要看着自己的手,也不要看着黄金。
看着施赠者。

“即使嚎啕的反控,”欧麦尔说,
“只是另一形式的封闭,有如
芦苇的一个茎节。
刺穿竹节,让它中空,
芦笛才能奏出妙音。
别像追寻者那样被他的追寻所蒙蔽,
为你的悔恨而悔恨吧!”

老人的心清醒了,他不再
沉醉于高音部或低音部,
也不再有泪或有笑。
在灵魂的真正晕眩中,
他坦然超出了寻觅之外,
超出了言语与诉说之外,
不再溺在美里面,
溺在救赎之外。
波浪盖过了老人。

对他已无话可说。

他抖落了袍子,
里面空无一物。

有一只猎鹰,
振翅入林追逐猎物
却不再返回。
每一秒钟,阳光
都是全然的虚空,
与全然的饱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27 21: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不存在的埃及

我想说一些
一出口就会变成烈焰的话,
但我保持缄默,不尝试
使两界在同一张嘴里相容。

我在心里秘密保留了一个埃及,
一个不存在的埃及。
这是好事坏事?我也不知。

几年来,我的目光泄露了
感官的爱欲。现在,我不这样了。
我不固定在某处。那些泄露出去的
没有名字。凡夏姆斯
给予的,你也可以从我这儿获得。


●中国艺术与希腊艺术

先知说:“有些人以
我看他们的方式看我。
我们的本质是同一的。
不分血统、典籍或传统,
我们同畅饮着生命之水。”

有个故事,可以说明
隐藏在先知话中的奥秘:

中国人和希腊人
曾经争论谁是较高明的艺术家。
国王说:
“我们用辩论来消弭这个难题。”
中国人开始侃侃而谈,
希腊人不愿多说,
迳自离开。

后来,中国人建议国王
何不给双方各一个工作室,
一展所长?
于是,国王给了中国人和希腊人
两个相对而中隔一帘的房间。

中国人向国王要求
上百种颜料,从最淡到最深。
他们每天大清早就来到工作室
从早到夜,绞尽脑汁。
希腊人不拿半点颜料。
“那不是我们工作所需之物。”
他们在工作室里唯一做的事情
是清洗擦拭墙壁。日复一日
他们让墙壁光洁如新。

有一种方法引导所有的色泽
到无色。须知云气斑斓壮阔的变化
来自太阳和月亮的无华。

中国人大功告成,满心欢喜。
锣鼓喧天,庆贺完工。
国王走进他们的工作室,
被气派的色泽和精雕细琢深深慑服。

希腊人也拉开了隔开两间的帘子。
中国画影的金碧辉煌反射在
无瑕的墙壁上。它们停留在那儿,
更加的华美,而且随着
光线的推移转动。

希腊艺术是苏菲式的艺术。
他们不强记繁复理论。

他们让他们的爱念清明更清明。
没有贪求,没有忿恨。在纯净中
他们吸纳并且反照每一刻钟的形象,
从此地,从星空,从虚无。

他们照单全收,
彷佛他们的目光
来自观看他们那
轻盈的清明。


●在你的光辉中,我学会如何爱。
在你的美中,我学会写诗。
你在我的胸臆中起舞,
别人看不见你,

但有时,我看得见,
那一瞥成就了这件艺术。


●鼓声震天,
它的震颤,我的心跳。

鼓点中有侗声音说:
“我知道你累了,
但请过来。这里有一条路。”


●你钦羡大海的辽阔吗?
你为何拒绝将
这愉悦分享给每个人?

鱼儿不将这圣水留在杯里!
它们悠游于广大无边的自由。


注释:
①顺服指的应该是一种泯灭自我、归向真主的态度和境界。(中译者注)
②欧麦尔(Omar),回教的第二任哈里发;第一任哈里发是阿布•伯克尔(Abu Bakr)。(中译者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7-14 12:31 , Processed in 0.0326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