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2064|回复: 0

爱的朝圣(2)——在快乐中成长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13-10-4 13: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圣微 于 2013-12-10 15:42 编辑

爱的朝圣(2)
——Don’t worry,Be happy


2. 在快乐中成长
      在美赫静修所,第一个让我感觉亲切的人是迎接我并为我登记的接待员苏珊,她的英语如同她的外表和亲切温柔的内在品质一样美丽,这让我的英语词汇开关一个一个地打开了,我基本不用字典都知道她说的大概是什么——除了她第一次发出“Samadhi”的声音时我感觉很陌生而试图用字典时,但就在过程中我也一下子明白了叫“三摩地”,然后我们哈哈大笑。
      登记后她亲自送我到房间,一路介绍办公室的功能,路边饮水机等,在房间里还跟我聊了一会儿。午饭后,见我没有睡意,她开车带我到三摩地去,那时她的一只脚还打着石膏并被支架维护着。
      我们到了巴巴身体的永居地,一切对我来说本来需要静心感受的,但是我的心还得分一部分在照顾苏珊的行走和起坐上面,结果我感觉错过了第一次对神的专心体验。不过苏珊给我介绍巴巴小屋和三摩地都充满着爱。我们在巴巴的小屋里,苏珊问我,以后——下一世我想做什么,我说我想象玛妮一样,永远跟随巴巴,不管以后多少世,直到永远,她说她也是,我们在那里念着英语:”We will follow you Baba forever untill end”.
      从三摩地开车回静修所的途中,苏珊介绍道路的情况,说步行很近,是直线,开车却是一个大圆环,这时我脑袋里的英语单词:straight和circular也蹦了出来,然后用英语表达了她说的意思。
      我曾经很挠头地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爱的反面是恐惧?”,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因为真爱是象阳光一样朝向无限宽阔的空间无私地辐射的,它从不回绕,均衡地渗透一切;而恐惧却是收缩的,是围绕自身的一个包裹、一个圈子,它跟爱彻底对立,既不能让爱进入,也不能让爱流出。但在这里,我不需要思考,头脑单纯地融入神爱中,体会的却正是“在爱中没有恐惧”。
      后来我注意到自我的很多内容在我们试图掩盖它时,都是用“害羞”来表达的,所以我就有了一个丢掉“害羞”心的意愿,结果在巴巴这里,我发现我真的没有“害羞”了,跟一切人接触都很自然随意。有一次苏珊坐在我身旁说另一位爱者很害羞,然后说:“你不象他,你不害羞,这使你有更多练习说英语的机会”。
      很快,新来的巴巴爱者增多了。
      首先来跟我做邻居的是Leela(田心告诉我,因为晚上不开车,所以来接我的司机在当晚会先把我带到一个五星级的Leela大酒店休息几个小时,然后早上出发,所以我告诉Leela我记住了你的名字,因为你跟印度一个五星级酒店同名,你是五星级的,我们哈哈大笑),她是一位印度裔的英国人,几乎跟苏珊一样讲着很清晰的英语,而且如她慈爱的外表一样,她总是把跟我讲的话慢慢地送入我的心里,如此,我发现我能听懂很多声音了,自己也能说很多了,他们常常会鼓励我说:“Good English!”
      一天晚上,我们从三摩地回来,天上星光灿烂,一路上Leela走得很慢,他的儿子在前面边走边跟另外几个爱者聊天,我想到如果我是Leela,我这时最需要整个队伍慢下来,所以我走在她的身边,把她的手臂放在我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为她照明,再按她的速度慢慢行走,同时感受着极其晴朗和舒适宜人的夜晚。
      她一路跟我交流,似乎知道我想听懂和表达,所以温柔地,慢慢地发着她甜蜜的声音,但是在这么美好的星空下,我忍不住想要表达很多令我兴奋的东西,因为我年轻时就认得很多星座,这么多年都没见到如此明亮的星空,我想告诉她最明亮的天蝎座,还有银河等,一着急,就“呱呱”地说出了一大串中文,感觉很爽,然后用英语告诉她:“O,You may pray God to translate for you!”(哦,你可以祈祷上帝为你翻译!),她真地祈祷起来,我们哈哈大笑。
      很快,又来了一些年轻的巴巴爱者,在用餐时我总是会和他们自动围坐在一起。他们知道我是这里的唯一中国人,而且英语显然不好(一次苏珊问我在大学里没有学英语吗?我想说我们学的是化学和矿物英语,结果想不起Chemistry和Mineral了,我就指着地上的石头说,学的是”Stone English”,她太聪明了,马上说,”O,Mineral English”),所以他们跟我说话时就成了开玩笑的好时机,无论我的回答和他们的提问,都会引来哈哈大笑,一位以色列年轻人,干脆叫我:”ping-pong talking”. 还在离开美拉巴德时跟我拥抱时说,“我给你取的名字叫 ping-pong talking,记住了吗”,我说”OK”!
      后来我告诉他们,我一个中国人在这里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过两天就会来一位18岁的男孩,再过两天,会来一位把巴巴资料翻译成中文的博学的澳大利亚中国人田心,她的英语不会比你们差的。
      而我,也会在极端无奈的情况下再玩一下在Leela面前的游戏。他们就会傻眼的。
      几天后,18岁的男孩真的来了,但没想到他比我的英语听说能力更差,以致一位美国19岁的姑娘伊莉萨白指着我们俩跟另一位荷兰23岁的小伙子汤姆说:“她是他的英语翻译!”,汤姆马上回答:“O,my God!”,我们哈哈大笑。
      偶尔看见苏珊出现在餐厅我就特别高兴,我这时便会坐在她身边用餐,而她就会把我在语言上的无奈和在Leela前的表演讲给大家听,这总会带来一阵欢笑。(就如我看见Leela告诉苏珊时那样)
      一天餐厅里来了一家三口,父母都是印度人,但却在香港工作,所以让我们觉得很亲切,我看见他们带来一位小女孩,长得象一个白种人,很乖,就好奇地问她:“Hi, a little guy,how are you and what’s your name”,(嗨,小家伙,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我立即听到了她的回答:”Krishina,do you remember?”(克里希那,你记住了吗?)。这个回答让我开心无比,赶快分享了出去。
      最愉快的体验是,伊莉萨白常常在我面前“伊利哇啦”一阵子后,我突然明白了她约我到一个地方去的意思,在那快速行动的一刹那,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快乐的,充满善意的,友爱的环境总会让人悄悄达成他的心愿。
      我想听说英语的愿望,在十天内就见效了,在这十天里,后来田心告诉我,苏珊写信告诉她“我的英语每分钟都在进步”,而田心到来之后,我也看见伊莉萨白同样如是告诉田心:“She’s English improves by minutes”,田心则说:“你是我见过的成人英语进步最快的之一”。
     而我发现,其实很多时候都不需要顾及语法,听者很聪明,只要说对了单词,他们马上就能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了。所以我说的欲望越来越强。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有一次跟一位印度女士交谈时,我想表述“达善”的意思,但我的发音是中国式的普通话发音,她无论如何都听不懂,我就解释这个词,我说“比如在这里,有很多人来见巴巴”,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并发出印地语的“达善”,有弹音,我却怎么也学不会。
      还有就是我发音不准确时,他们这时又会显得很不聪明,怎么都听不懂我的意思,一次我们坐在巴士上,见路边的一匹瘦马,我忍不住想说:“这马瘦得象一张纸——从三维生物变成了二维生物”。在说到马(Horse)时,他们居然听不懂,好像在纠正我的发音,并发出(House)的声音,我知道他们搞错我的意思了,我就说:”Horse is animal,and house is building.”见他们很兴奋,我才开始艰难地表达瘦马的形象。
      语言是一种无形的隔离罩,它们把世界上的人就像捆了软绳子一样,每一个都在自己不会说的语言环境中被隔离、被束缚。但只有一种语言是无法隔离的:就是快乐、悲伤,笑、哭、打哈欠、呼吸、放屁、吃喝等,由这些最基本的身体反应和需求组成的动作语言是通用的,我们在必须时,只要充分发掘它们,一定可以突破语言上的很多障碍,但得冷静,有信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3-10-10 09: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微 于 2013-12-10 15:39 编辑

十分感谢圣微姐给我们分享在印度的经历
阅读的过程彷如身处其中,感受甜甜的温馨与快乐。
谢谢圣微姐透过文字将那里的爱与气氛带给我们了:)
Lov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8 11:04 , Processed in 0.03225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