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1718|回复: 0

爱的朝圣(6)——眼泪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13-10-8 16: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圣微 于 2015-1-27 20:49 编辑

爱的朝圣(6)
——Don’t worry,Be happy


6. 眼泪
      在美拉巴德,我遇到两次极为平常的事引出的眼泪,因为它们是美丽的,所以给我印象很深。
      19岁的伊莉萨白正在美国上大学,利用假期,她和自己的母亲来印度巴巴这里朝圣。我问起她们怎么爱上巴巴的,她们(我感觉有点骄傲地)告诉我“75年就开始了,最初是从朋友那里听说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她们俩有着一张相似而非常纯洁的脸,依着朴实,这恰好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常常想:她们,尤其是伊莉萨白的妈妈,我觉得巴巴会很想好好爱她的。但我没想到伊莉萨白的纯洁也十分动人。
      有一天我想教伊莉萨白学中文,一下子想不起从哪里开始,正好是晚上我们从三摩地回来,走在路上,她妈妈在前面走着,我就顺口说:“我妈妈好累了,需要休息了”,她反复练习了几遍,告诉我记住了。几天后在餐厅里,我们又提到中文,我问伊莉萨白记住我教给她的中文没有,她准确地说了一遍,发音很漂亮也很好笑。我就教她扩展,把“我”替换成“你”、“他”和人名,然后告诉她:“如果你今后到中国去了,无论你走在街上或坐在公交车上,只要你一说这句话,被中国人听见了,他们都会对你很友好的,因为他们认为你很孝顺,体贴长辈,是一位有爱心的人”,这时我看见伊莉萨白的眼睛红了,泪水在眼框里闪烁,我突然感到一阵感动和责任,赶快告诉她:“到中国后一定联系我,我可以当你的导游”。我想必须帮助她在中国旅行,因为如果她遇到的情况不是我所说的,事情就严重了。
      Irwin Luck如他的姓氏Luck一样,很幸运。1963年就跟随巴巴并成为巴巴的深爱者了。我得知巴巴跟他握过手,赶快把手搽干净跟他握,这样我很快了解到他写过《美赫主》的好多章,尽管我读英语很难,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写的内容,他就回房间把他写的四本都拿来了。印刷十分精美,塑胶活页装订。我说我想借看一下,他说只能借一本,时间一天。我拿回寝室,在那一天内,除了参加三摩地的早晚祈祷和做Arti外,我没去其他朝圣地,把自己关在阅览室里借用字典零零散散看了一些故事,这些正好包含了后来田心为他翻译给中国爱者的部分。我就说我已经知道了,田心说:我听了很多遍,都还有兴趣,而Irwin也为了等中国新爱者的到来推迟了回美国的时间。  
      Irwin就是这样的人,他回忆跟巴巴的经历时让他精神百倍,从不厌倦,这可能就是巴巴老爱者与象我这样的新爱者的不同吧。
      在还书时,我跟Irwin又聊了几句,因为语言障碍,我们的话不多,我只能拣我能表达的东西跟他说,我告诉他:“我们看了你制作的视频《美赫巴巴-本时代阿瓦塔》,在中国我就看过,没想到我在这里看见它的原作者你了”。他问我在中国我是在哪里看的,我说是在网络上,他问我中国有多少人看过,我说大概有5000,他听到这个数字时眼睛红了,我看见眼泪在翻滚,而他在努力克制掉下来。这个瞥见触动了我的心……
      在美拉巴德的影像室里,有一次Tom和我俩人在看巴巴的一个视频,片名我已经记不得了,因为是英文的。Tom为中国爱者放映时,总是尽量选一些文字少的碟子。这个视频全是巴巴的旧照片,有小时候的默文,有后来跟满德里在一起,为麻风病人洗脚、顶礼,寻找玛斯特,巴巴的新生活等,片中配了优雅的背景音乐。我看着看着,就开始流泪,眼泪越来越止不住,就干脆不再掩饰了。Tom说:“你很容易掉泪啊!”,我对他说:“如果你知道我为什么哭,我想到了什么,你会哭得比我还厉害的”。
      回静修所吃午饭时,我把这个对话告诉了田心,还说我知道了什么叫唤醒。她问我想到了什么。我告诉她我想到巴巴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少年时就显得出类拔萃,如果他走入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他的日子也会过得不错。可是他却放弃了世间,承担起他的上帝身份,选择了为人类受苦的工作。他给这么多苦难的人顶礼,洗脚,为什么我们看见为苦难者工作会感动,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是从苦难中过来的,都曾经是蟑螂、老鼠、毒蛇和蝎子等。我们的惊恐、不安全以及为生命挣扎的经历深深地藏在记忆里,看见巴巴为穷人的工作和顶礼,我们的灵魂得到了安慰,好像一位饱经磨难的流浪汉回到了家,受到了国王般的接待,因为连上帝都顶礼自己的双脚!这怎么不感动、怎么不流泪。而我当时理解的唤醒是,巴巴的工作在揭示我们在无限漫长的进化中共同经历的那些情感记忆,以便让我们真切地感受生命是一体的。”
      在我离开美拉巴德的前一天,正好有大巴开往美拉扎德朝圣。在离别前,我还想再去一趟巴巴主要的生活地,因为其他的中国爱者还不会马上离开那里,所以他们就没有陪我。
      这次我没有去爬闭关山,而是在巴巴的院子里和房间里参观,之后我觉得都已经再度感受了一遍,就坐在外面宽阔的阳台上等车。这时身边巴巴的两本相册吸引了我(以前也浏览过)。但我仔细地看啊看的,又拿出手机拍照,拍了很多,最后看见还有一本杂志,也拿来翻看,也拍了些感兴趣和重要的资料,但是在阅读时,看见了东西方大聚会的资料和照片,激起了我的关注,脑袋里想起了以前读过资料中的一个故事的大意:“一位西方基督徒对巴巴说,耶稣降临在西方,说明西方人比东方人的灵性优越。巴巴说不是这样。”
      很快巴士离开美拉扎德回静修所的铃声响了,我看见阳台上还有好几个静修所的人,也就不急,然后下了阳台决定再拍几张照片,一走下阳台,我脑袋里就产生了一个念头:“幸好巴巴没有忽略我们中国人,幸好他是上帝,才能一视同仁地对待我们”。但是下来后马上就碰到了在巴巴图书馆我为她擦眼泪的那位令我尊敬的老太太和另一位年轻女士,她们问我在国内怎么跟巴巴在一起,我告诉她们我每天会发一些巴巴语录在网络里,但不知怎么回事,我的眼泪有点冲出来了,越想克制,越忍不住,赶快离开了她们,独自走到一个角落,这时眼泪流得难于忍受,就拿出手机拍相片,但却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我赶快很不自在地跑出去追赶汽车,马上一位年轻的西方男士也帮我追赶,但没有成功。
      错过巴士后,一位长者过来安慰我,并告诉我可以乘坐这位男士他们家的车,但我的情绪因为眼泪似流非流而并不清爽。上了他们家四口人的车后,本来后座有一对可爱的男孩和女孩,他们一路唱着歌,而我也没有搭理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眼泪也悄悄地继续流淌,我只得拿扇子遮住脸,以免前排的夫妇从反光镜里看见我。就这样他们把我送到了静修所门前。
      眼泪,是多么平常的一种液体啊,但因为它是上帝送给我们爱的礼物,所以里面的内容难于分解。对于我,它仅仅变得美好而已。
      因为上帝的神圣一体性,生命才能在回归神的统一目标中把孤立整合成一体(我不知道世间还有什么人、思想、或物质能够完成这样“伟大”的工程?),这个一体背后的动力正是“爱”——上帝的爱!而它最常用的渠道却是眼泪。

      愚昧使我们不快乐,痴迷又成为愚昧的重要成分,使我们紧紧抓住进化中灵魂认同的一切而加重了不快乐。上帝出于他无限的慈悲在沉默中不断地给予,只有当我们在幻相界弄出太大的噪声而听不见他声音的时候,他才化现为人身而降临地球。巴巴以他一生的示范和教导让我们走出自造的牢笼,目的却只有一个——让我们过彻底幸福的生活。为此我们需要学会真正的爱,在爱中,我们才会有快乐!如今巴巴的"Don’t worry be happy"已经越来越不是一句口号了,这正是他工作的显化。而我们也越来越明白朝圣并不是旅游一样的对物理地址的朝拜。上帝在我们的心中,我们的内里,真正的朝圣是在我们心里不断地与神交流,聆听他指导的声音,面向他的意愿而生活。
      2013年8月27日至9月23日,我首次美拉巴德的朝圣开始又结束了,但对上帝的朝圣没有结束,永远也不会结束,因为我绝不会让我的灵性进步退转的。

美赫些微
2013年10月8日于绵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3-10-10 10: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快就结束了···
对文字故事有难舍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14-4-22 11: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7-14 19:28 , Processed in 0.0331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