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6335|回复: 0

【基督教】自由与恩典 《论本性与恩典》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由与恩典
原著:奥古斯丁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2008年
ISBN:9787210038313
装帧:平装
开本:16

简介

本书收入的两篇是奥古斯丁探讨人的本质的代表作。《论自由意志》探讨恶的来源和人的自由意志问题。《论本性与恩典》探讨人的全然败坏与上帝的全然恩典。
《论自由意志》是为了反驳异端摩尼教的二元论世界观而撰写,在文中奥氏主张人有自由意志,并把自由意志看作上帝的恩赐,而不是伯拉纠主义强调的独立自主的自由意志。《论本性与恩典》是为反驳伯拉纠维护本性反对恩典,而他的立场是要维护恩典却不是要反对本性,而是藉恩典释放并驾驭本性。

二文一方面是人论(Anthropology/Doctrine of Man)的经典,展现了奥古斯丁对人的本性探讨的基本思路,成为西方性恶论的奠基性阐释。另一方面二文也涉及“神义论”(theodicy)的命题,即一位全善且全能的上帝怎会允许恶的存在,奥氏在此方面的阐释非常精彩,尤其在二战奥斯威辛集中营之后,这个命题在思想界可谓炙手可热。

目录

论自由意志
卷一邪恶的问题
卷二上帝为何给人自由意志
卷三罪恶的原因在于意志
《论自由意志》修订
论本性与恩典

正文

论本性与恩典

第一章  发行本书的原因;上帝的义是什么。

我亲爱的儿子,提马修和雅各,你们送给我的书,我已匆匆阅读了一遍,读的并非草索,只有为一般人所熟知的几处,我就省略了。从该书内容看来,作者对那些犯了罪,本应责难意志却过于归罪于本性以图自恕的人,热烈加以攻击。他对此种弊害,反对过于激烈,其实这种弊害,世间文人亦严予责难,说:“人类总是虚假也归罪于自己的本性!”该书著者尽其所能,竭力表示同样的意见。然而我怕他只是大有助于那些“向上帝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上帝的义,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上帝的义了”(罗10:2,3)。至于保罗在此所说的上帝的义是什么,他在该节经文之后,立即加以解释说:“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祂的都得着义”(罗10:4)。可见上帝的义不是在乎律法上的诫命,因为那只能叫人惧怕,乃是在乎那由基督的恩典而来的救助——而对律法的畏惧,只不过是如对训蒙的师傅畏惧一样(参加3:24),是要引人得到基督的恩典。人若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他为什么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义若是藉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若基督不是徒然死了,就唯有在祂里面,罪人才得称为义。信那称罪人为义的基督,这种信就算为人的义(罗4:5)。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上帝的荣耀,因祂的血,就白白地称义(罗3:23,24),但凡不认自己为属于那些“犯了罪,亏缺了上帝荣耀”的人,就当然不感觉到有成为基督徒的必要,因为“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太9:12)。所以,祂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悔改(太9:13)。

第二章  人若无信而仍能成全义,就不必信基督得救了。

因此,人类由犯了罪的始祖所产生的本性,若能完成律法并成全义,那么,即使在某国,某时代中有人未得到信靠耶稣宝血的机会,他们也必定得着永生作为他们的义的赏赐。因为上帝并非不公义,绝不因还未有人向他们宣扬基督在肉身所显神人两性的奥秘(提前3:16),就剥夺义人的义所应得的赏赐。因为人未曾听见,怎能信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10:14)“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但我说,人没有听见么?诚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罗10:17,18)。但是在这些事还未成就以前,在福音还未传到地极以前——因为有些遥远的国家(虽然据说是很少)还未有福音传到——人类的本性既在古时未曾听见这一切事要发生,到现在也未曾知道这已成就了,请问这本性现在可能有,或曾经有过什么辨法呢?它能否只相信那创造了天地的上帝,从自然知道它自己也是上帝所创造的,并有一种义的生活,就可以成全了上帝的旨意,而不必受教相信基督的死和复活呢?如果过去或现在是可能的话,那么,我就必得说使徒论律法所说的话:“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7)。既然使徒论那单为犹太国所接受的律法如此说了,那么,我们论那为全人类所接受的自然之律,就多么更有理由说:“假若义是藉着本性来的,那么基督就是徒然死了。”若基督不是徒然死了,那么人类的本性得以称义,而从上帝的义怒和审判中得着救赎,除非是藉着信和基督宝血的圣礼,就没有辨法了。

第三章  受造的本性,原是完整良善的,但后来为罪所败坏。

人的本性在最初受造的时候,无辜也无罪,但人由亚当而来的本性却是堕落了,所以需要良医的救助。无疑地,本性在其构造,生命,感觉和智力中所仍有的一切良好品质,乃是由它的创造主至高上帝,但那使这些良好品质都归于暗淡与衰败,而需要光照和医治的病患却并不是由于那无可指摘的上帝,乃是由于人自己因自由意志所犯的原罪而来。可见,犯罪的本性所受至高公义的审判,是应得的。即使我们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林后5:17),我们也“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然而上帝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我们得救是本乎恩”(弗2:3-5)。

第四章  白白的恩典

无论是婴孩,或是成人,若无基督的恩典,都不能得蒙拯救。那赐给我们的恩典,不是因我们有任何功德,乃是白白的因此可称为白恩。使徒保罗说:“因祂的血就白白地称义”(罗3:24)。因此,凡未为恩典所释放的人,无论他们是因还未能听福音,或是因不愿顺服福音,甚或是因幼年未能听到福音,以致于未曾接受,他们可能接受了并可能救了他们的重生之洗,他们都是该被定罪的;因为他们或由于生来,或由于自己错误的行为,无不是有罪的。“因为世人都犯了罪——无论是由于亚当或由于自己——亏欠了上帝的荣耀”(罗3: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按公义论,世人都该被定罪。

因此,全人类都应该受罚;假若他们都被定罪,受该得的刑罚,无疑,这是按着公义而行的。所以,凡靠着恩典得蒙拯救的人,不得称为功劳的器皿,而是称为“怜悯的器皿”(罗9:23)。这是谁的怜悯呢?岂不是上帝的吗?祂差遣耶稣到世界来拯救罪人。这些罪人,是祂所豫知,所豫定,所选召,并称他之为义,使之得荣耀的(罗8:29-30)。因此谁还能如此癫狂无理,对那愿意解放谁就解放谁的怜悯不存感谢的心呢?凡明白这整个道理的人,就不可能怨责上帝将全人类定罪的公义。

第六章  伯拉纠派有极坚强和敏锐的思想。

我们若明白圣经,就不会持论反对基督的恩典,或著文表示人类的本性无需医治,以为婴孩是完整良善的,而且成人若立志,也可以度公义的生活。他们在这几点上似乎表示了很敏锐的意见,不过这只是“智慧的言语”(林前1:17),使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但“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雅3:15)。我不愿将这节经文以后的话引出来,因为我们不要得罪我们的朋友;他们确有坚强和敏锐的思想,不过我很巴不得他们不再用来走错路,而要用来走正路。

第七章  奥古斯丁进而驳斥伯拉纠所作之书,但仍未提及伯拉纠之名。

你们所送给我的书之著者,热烈攻击那些以人类本性衰弱为措辞未犯罪的人。这样的攻击并不十分有理。我们应该竭力阻止一切图使基督的十字架落空的企图。如果有人主张说,基督的圣礼是不必要的,我们可以用其他方法达到义和永生,那就不免使基督的十字架落空了。这一点就是那本书所作到的——我不说这是由于故意作的,否则,作者就不能称为基督徒,我想这是由于不知不觉。他的论点的确十分有力,不过我巴不得他所发现的能力是纯正的,少像那些疯人向来所表现的。

第八章 伯拉纠在可能性与实在中间所给的区别。

伯拉纠首先作一区别,他说:“问一件事,是否能够有,只涉及其可能性,这是一回事;问一件事是否是实有,那又是一回事了。”没有人会怀疑这种区别是完全真实的,因为凡是实有的,就是在过去能够有的;但凡是能够有的,不必都是实有的。譬如:我们的主使拉撒路复活,毫无疑问,祂是能够如此行。但祂没有使犹大复活,难道我们因此就断定祂不能使犹大复活吗?祂一定能够,但祂不愿意。若祂愿意的话,祂也能使犹大复活。因为子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约5:21)。然而请你们注意,这区别虽够真实,也够明白,但他用它有何意思,有何企图。他说:“我们所讨论的,仅是可能性的问题,若从可能性进而讨论到别的问题,除某一些既成的事实以外,我们就认为那是一种严重的错误。”他把这点反覆申述,好使人以为他除了讨论不犯罪的可能性以外,心目中就没有其他的问题。在讨论这题目的许多章里面,他有下面的话,说:“我要再一次申述我的立场,我说,人无罪是可能的,你如何说呢?难道说人无罪,是不可能的吗?但我并不是说,有人是没有犯过罪的,你也不会说,没有一个人不是犯罪的。所以我们的争论点乃在乎可能与否,而不在乎是否。”于是他列举圣经上的一些往往被人引用来驳斥他立场的章节(如伯14:4;王上8:46;传7:21;诗14:1),并坚持说,它们与所争论的问题,即人有没有无罪的可能性一问题,是毫不相干的。他说:“没有人能出污泥而不染”,“没有人是不犯罪的”,“在地上没有一个义人”,“没有一个行善的”,这些和同样的章节所证明的只是说人不是无罪的而并非说人不能是无罪的。它们只表示某些人在某种时候才是这样的人,而不是证明他们不可能做别样的人。这正是他们所以应当受斥责的缘故;但假若他们不可能做别样的人,他们就不该受斥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甚至无机会得称为义的人,都被定罪。

试看他所说的是什么话。但我要说,一个婴孩若出生在一个不可能受基督之洗礼的地方,并在那里死了,他就是一个因不能而没有受重生之洗而死的人。伯拉纠的意思是要免了他的罪,不管主的判决如何,要为他开天国之门。可是,使徒保罗却不免了他的罪,因为他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5:12)。因此,由于那临到众人的罪,这婴孩之不成为基督徒,虽只是因为他不能,却仍足以使他不能进天国。

第十章 凡没有听见基督之名的,就不能得称为义;否则基督的十字架就落了空。

但他们说:“那婴孩不该被定罪,因为论到世人在亚当里都犯了罪的一段,所指的罪,并非生来就有的,乃是因他们效法亚当而自己犯的罪。”这样,若亚当被称为那随着他的罪而来的一切罪之源,只因他是人类第一个罪人,那么,为什么不认第一个罪人亚伯,而认基督为一切义人之首呢?但我不是指一个婴孩而言。我是指一个死在不能听到基督之名的地方的年青人,或是老年人而言。请问,这样的人单凭他的本性,我凭他的自由意志,究竟能否成为义呢?假若他们主张他能成为义的话,这就等于使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因为他们主张人虽不靠基督的十字架,都可凭自然律和意志的能力,得称为义。我们可以说,这样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因为即使基督没有死,众人也能得称为义;并且他们之所以不义,只是因为他们愿要成为不义,而不是因为他们不能成为义。须知人没有基督的恩典,就不能得称为义,但是伯拉纠却还敢于免了那人的罪,说:“若一个人所以是那样的人,只因为他不可能成为别样的人,他就不该是斥责。”

第十一章 伯拉纠狡猾地承认恩典

于是伯拉纠对他自己的立场提出了一个异议,好像是别人提的,他说:“你会说,一个人可能无罪,但这是由于上帝的恩典。”立即他加上下面的话,好像是对他自己的提议作答,说:“我多谢那的美意,因为你不但同意撤消你刚才对我的意见所提的异议,或是对它仅予认可,而且还赞同它。因为说,“一个人可能怎样,但这是由于什么”,在事实上,这非但不啻是同意其可能性,而且还指明该可能性的情况与条件。所以谁都比不上一个人指明一件事的可能性之条件,更清楚同意那件事的可能性了;因为,没有一件事的本身,就不能有该事发生的条件。”在这句话以后,他又提出另外一个异议来反对他自己,说:“可是你会要说:此处,你似乎是拒绝了上帝的恩典,因为你没有提到它。”于是他又回答这个异议,说:“那么,谁拒绝恩典,是我还是你呢?我既承认这件事,就也必承认了那产生这件事的工具;而你既否认这件事,无疑也否认了凡使这件事得以成就的工具。”他忘记了,他是在回答一个,并不否认这件事的人,而且这人所提出来的异议,他在前曾说过“人可能无罪,但这是由于上帝的恩典。”一个对于伯拉纠的热烈主张加以反对的人,既承认说:“这件事是可能的,但仅是由于上帝的恩典。”请问他怎能说他否认这事的可能性呢?然而,那承认主要之事的人既已不在话下,伯氏对那些主张人类不可能无罪的人,还能提出质问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呢?他可以随意质问任何反对他的人,不过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否则他的罪很大;那就是:没有上帝的恩典,人不能无罪。诚然他说:“不论一个人承认这个可能性是靠恩典,还是靠帮助,还是靠怜悯,总之每个人都承认这件事。”

第十二章 我们所说的恩典,不涉及本性的构成,只涉及本性的复原。

亲爱的朋友,我念到这些话,心中深感快慰,知道他并没有否认上帝那惟一能使人得称为义的恩典;因为这种否认是我素来最畏惧最厌恶的。但当我念下去,我就开始怀疑起来。最使我怀疑的是他所用的直喻。他说:“我若说,人能辩,鸟能飞,兔能跑,同时却没有说到促成这些动作的工具,即舌、翅、腿、那么,我既承认了这些动作难道我会否认其条件吗?”在此他所列举的肢体——舌、翅、腿——是由自然有效,是按照其构造有了如此的性质;可是他在这里却毫没有说到我们所了解的恩典,即那惟独能使人称义的恩典;因为这是一个涉及本性功能之医治,而并不是涉及本性功能之构成的题目。因此我们有些怀疑,当我们继续念下去,我就知道我的怀疑,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律法威吓的范围和目的;“完全的旅客”。

但在我要再进一步讨论以前,且看他说了什么。在讨论罪之差异一问题时,他先提出某些人所主张的,来作为对他自己的一个异议说:“有某些常犯的罪,应该被算为轻罪,它们不断的侵袭,使人不能完全避免它们。”他认为这些事,“如果真是不能完全避免的话,连被指责为轻罪,也是不应该的。”自然,他没有注意到新约所说:律法指责人,为要叫人因所犯的过犯,逃避到上帝怜悯他们的恩典之下,所以律法有如“训蒙的师傅,”把人“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加3:23,24),好使人的罪得赦免,并靠上帝的恩,不再犯罪。这是继续前进的人所走的路,而他们一旦努力前进,就可称为“完全的旅客”。但是所谓至高的完善,乃是指一种无以复加的境地,是指一个人获得了所追求的。

第十四章 对伯拉纠之驳斥。

其实,向他所提出来的问题——“甚至你自己没有罪吗?”——并不真属于那所要辩论的题目。可是,他所说的!“他并非无罪,乃是由于他自己的疏忽,”这真说得十分巧当;但他应该因此祈求上帝,不让这种疏忽辖制他如同有人曾经祷告说:“求你用你的话,使我脚步稳当,不许什么罪孽辖制我”(诗119:133),免得他单靠自己的勤劳和力量,就不靠这方法,也不靠那对义真有所愿望的方法,以致得不着真正的义。

第十五章 每种教义并未都用了许多的话载在圣经上。

也有人对他说:“圣经上并没有任何地方说人能无罪,”他却加以反驳说:“此处的问题,不是在于圣经对每种教义用什么话语,”可是圣经的说法恐怕不是没有理有的:经上往往说到人无可推诿的话,却没有任何地方说人是无罪的,只有一位是例外,关于祂圣经明说:“祂不知罪”(林后5:21)。同样,我们念到经上关于祭司有话说:“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来4:15),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祂虽具有“罪身的形状”(罗8:3),但实际上却没有罪。祂若不是在其他方面都与罪身一样,就不能称为罪身的形状了。但经上还有一句话说:“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约一3:9);同时使徒约翰自己,似乎他还不是从上帝生的,否则他是对你些还未从上帝生的人说的,他肯定说:“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一1:8)。关于这两节经文,在我写给马尔克立努的书信上,我已经尽我所能仔细加以解释了。据我看,上面所引经节:“他也不能犯罪,”是指“他不应该犯罪”的意思。因为谁会如此愚蠢,说:“人应该犯罪”呢?事实上,所谓犯罪,无非是指作不应该作的事。

第十六章 伯拉纠将使徒雅各的一句话变为问词,来曲解其意义。

使徒雅各说得很不错:“惟独舌头没有人能制伏”(雅3:8)。伯拉纠对这句话所给的解释,据我看,是错误的。他说:“这句话好像是责难人的;使徒好像是说,‘没有人能制伏舌头吗?’他好像用责难的语气说:‘你能制伏野兽,难道不能制伏舌愿吗?’这就是说,制服舌头较制伏野兽还容易。”据我看,这不是本节的意思。使徒雅各若怀有易于制伏舌头的意见,他就一定要在该节经文之后,加上一段将舌头与野兽相比较的话。但在该节经文之后所说的,却是“舌头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的毒气,”意即舌头比野兽和爬行物更有害了;因为野兽只能吞食人的肉体,舌头却能致死人的灵魂。因为“诽谤的嘴,害死人的灵魂”(智慧书1:11)。所以雅各的意思并不是说,制伏舌头较制伏野兽还容易,乃是说在人里有一个多么利害的恶物——舌头——它不能被人制伏;野兽可以被人制伏,舌头却不能被人制伏。他如此说,不是容许我们对这恶物加以疏忽,让它继续不断地来伤害我们,乃是要我们因舌头的邪恶,祈求上帝施恩帮助,使我们能以制伏它。因为雅各并没有说:“舌头是不会被制伏的”乃是说“没有人能制伏,”以致当舌头被制服了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这是由于上帝的怜悯,帮助,和恩典所致。因此,人要努力制伏舌头,努力的时候,要祈求上帝帮助,舌头也要祈求能被制伏,而制伏者乃是主,祂曾经对祂的门徒说:“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太10:20)。这句话是要警戒我们去制伏舌头。我们凭自己的能力一旦失败了,就要祈求上帝的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继续以上经文之解释。

雅各既着重描写了舌头的恶毒说:“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应当的,”他在说完因这题目所引起的一些事以后,他立刻加上一个劝告,指明人靠什么帮助才可以不至发生(他说)不应发生的事:“你们中间谁是有智慧有见识的呢?他就当在智慧的温柔上显出他的善行来。你们心里若怀着苦毒的嫉妒和分争,就不可自夸,也不可说谎话抵挡真道。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摩的。在何处有嫉妒分争,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雅3:13-17)。这就是制伏舌头的智慧,是从上头来的,不是从人心里来的智慧。难道还有人敢于把这智慧与上帝的恩典分开,自高自大的地把它归于人么?若是它可以为人所有,我为什么还要祈求上帝把它给我呢?他是不是应当反对这样的祈求免得它对那有能力可以履行公义的一切诫命的自由意志有损呢?如果他应反对的话,他也应当反对使徒雅各,因为后者教导我们说:“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上帝,主就必赐给他,只要凭着信心求,一点不疑惑”(雅1:5,6)。这信心就是诫命驱使我们达到的,好使律法所指明的,由信心所完成。舌头没有人能制伏,只有从上头来的智慧才能制伏。由于舌头,“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雅3:2)。这位使徒所说的这个真理,无非就是他以后所说:“舌头没有人能制伏”(雅3:8)。

第十八章 谁可说是属肉体的

这里有一经节,人不得引来反对这些经文,而证明人并没有不犯罪的可能,那就是“属肉体的智慧,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欢”(罗8:7,8);因为他在这里所提及的,是肉体的智慧,而不是从上头来的智慧。再者,这经文所说“属肉体的”,明显不是指那些还未死的人,而是指那些按照肉体而活的人。但我们所讨论的问题,不是在乎这点。若是可能的话,我倒希望听他论及那些按照圣灵而活的人。这些人虽然还在世上,从某种意义上说,却不是属肉体的。他们按照圣灵而活请问,是靠着上帝的恩典呢?还是靠着自己,以为在被造的时候,就已经足够地赋有自然的能力和固有的意志。殊不知,那完成律法的,无非是爱(罗13:10),而上帝的上帝浇灌在我们心里,并不是由于我们自己,乃是由于所赐给我们的圣灵(罗5:5)。

第十九章 无知的罪;上帝赐智慧给凡祈求者。

此外,他也论及无知的罪,说:“人应当特别谨慎避免无知;无知所以可责,因为人由于疏忽便不知道他若稍加注意就必定知道的事。”其实,他宁可对任何事都加以争辩,都不愿祷告说:“求你赐我悟性,可以学习你的命令”(诗119:73)。人不努力求知道什么疏忽的罪,似乎靠着律法所定各种献祭而得赎了,那是一件事;人愿意知道,而不能知道,因此,由于不知道而违反了律法,那是另一件事。所以圣经吩咐我们,要从上帝那里求智慧,因为“祂厚赐与众人”,那就是赐给凡具有与此大目的相称的恒切祈求心的人。

第二十章 伯拉纠所认为必要的祈祷

伯拉纠承认:“人所犯的罪,需要神的救赎,因此人必要祷求上帝,”那就是说,祷告的目的乃在求得赦免;因为他自己承认,“凡已经作了的,”并不能被他所鼓吹的“人的本性的力量和人的意志,”所“废掉”。因此,人需要救赎。但人需要帮助,才可免于犯罪,这一点他未说到,我在这里也读不到这样的话;很奇怪这个题目他连提都不提。主祷文却教导我们求免我们的债,并求不见试探。一个是求过去的过犯得蒙救赎,另外一个是求将来的罪可得避免。虽然我们的意志必须赞同才能成就这事,但是单靠意志还不够;因此,看这样的祷告,既不是冗赘的,也不是祂所厌恶的。因为你祈求你所能的事,是再愚拙也没有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章 伯拉纠否认人的本性已为罪所毁损或败坏。

现在你可以看出一个很有意义的事实,那就是伯拉纠竭力为人性的完整和无误辩护,并用“智慧的言语,”以图反对圣经,使基督的十字架落空。但十字架将永不会落空,反之,这样的智慧将要被灭绝。在我们证明一一点以后,愿上帝的怜悯临到他,使它对自己所说的这些话觉得惭愧。他说:“首先我们必须要讨论,我们的本性是否因犯罪以致衰弱改变了。第一,我们要问,什么是罪?罪是一种本质吗?或不是本质,而仅是一个名词吗?若是后者,它就并不是一件事物,或是一种存在,也不是一种本体,而只是错误行为。”于是,他加以补充说:“我假定就是这样。如其为然,那没有任何本质的罪,怎能使本性趋于衰弱,或使之改变呢?”请你注意,他是多么无知,意图推翻圣经上最赘贵的话。经上说:“主阿!求你怜恤我,医治我,因为我得罪了你”(诗41:4)。若人没有受伤,没有受损害,没有衰弱,也没有败坏,又怎能说得着医治呢?既有什么必得着医治的,请问它是从那里受了伤害呢?你既听见诗篇作者承认的事实,还需要这么讨论呢?诗篇作者说:“医治我的灵魂。”试问他,怎样受了伤,需要医治。请听他下面所说的话:“因为我得罪了你。”恐怕伯拉纠对他要提出一个他自以为恰当的问题,说:“你说,‘医治我的灵魂,因为我得罪了你;’请告诉我,罪是什么?罪是一种本质吗?或不是本质,而仅是一个名词而已,不是一件事物,或是一件存在,也不是一种本体。而仅是错误的行为吗?”于是诗篇作者要回答说:“你的解释不错,罪不是一种本质,所谓罪不过是指错误的行为。”于是伯拉纠再加以询问说:“那么,你为什么要说,‘医治我的灵魂,因为我得罪了你;’罪既然不是一种本质,罪怎能败坏你呢?”但诗篇作者既因受伤感到痛楚,就必不因讨论以致于疏忽了祷告,所以他要简单地回答说:“请你离开我,主曾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康健的’当然指义人,‘有病的’指罪人。)我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9:12,13)。你若能,你同主去辩论这一点罢。”

第二十二章 我们的本性怎样被那不足称为本质的罪所败坏。

现在,你难道还不能看出这争论的趋向吗?那就是要废除圣经所说:“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那么,请向,祂怎能在没有疾病的地方施行拯救呢?因为该福音书所说的罪,即基督的子民必须被拯救出来的罪,是本质,并且照伯拉纠所说,是不能败坏人的。弟兄阿!你记得你是一个基督徒,这是何等好的事情!相信,也许就够了;但你既坚持要讨论,只要你先有坚定的信仰,那也无害,反而有益。于是,我们不要假定,人的本性不能为罪所败坏,反要相信圣经所说,人类的本性已为罪所败坏,且进而询问这怎样造成的。我们业已知道,罪不是一种本质,难道我们就不知道不吃饭(不必提别的例子),也不是一种本质吗?因为绝食,是绝那作为本质的食物。但虽然绝食不是一种本质,可是那绝食之身体的本质就要衰弱,健康就要受损,精神就要萎挫而极度疲乏,所以身体既令还能继续活下去,但它既然绝食而受了摧残伤害,就难能再用食物。同样,罪不是一种本质,但上帝是本质,也是至高的本质,只有祂才是人类的真正食物,人若不服从而与祂隔绝,以致无力,不能接受所应当接受的,这就像诗篇作者所说:“我的心被伤,如草枯干,甚至我忘记吃饭”(诗102:4)。

第二十三章 亚当因基督的怜悯得蒙拯救。

请你们注意,他怎样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论点,以图反对圣经上的真理。我主耶稣所以有此名称,是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中救出来,祂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悔改”(太9:12)。祂的使徒也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1:15)。但伯拉纠却说了与“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相反的话,因他说:“我们不能说这病是由罪所致,不然就不免说,罪的刑罚是叫人犯罪更多了。”我们甚至为婴孩也求助于至大医生;但伯拉纠却问:“为什么的寻求祂呢?他们是康健的人,而你却为他们去寻求医生。甚至亚当也不是为了这样的缘故被判定死,因为他后来并没有犯罪。”伯拉纠这样说,好像除了教会叫我们相信,甚至亚当也靠主基督的怜悯得救以外,他曾听说亚当后来有完全的义一般。伯拉纠又说:“至于亚当的后代,他们不但不比他更衰弱,而且比他成全了更多的诫命,因为亚当忽略完成一条诫命,所以可说他的后代还比他成全了更多的诫命。”这受生(亚当却不然)的后代,伯拉纠若定睛看,就可比知道,他们不但没有能力遵守诫命,而且一点也不明白诫命,甚至当他们饥饿的时候,他们也难能吃奶呀!就是这样的人,必可因她的恩典,在教会里得蒙拯救,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但这些人却否认这样的恩典,自名为具有比那创造人类的主更深的见识,因此用不健全的话肯定婴孩为健全的。

第二十四章 罪就是罪的刑罚

伯拉纠说:“若罪人变为衰弱,以至于更加犯罪,那就等于使罪本身作为罪的刑罚。”他却不想到,真理之光离弃那违反律法的人,是多么应当的,这人一旦被这光所离弃就成为眼瞎的,因此一定会犯更多的罪,甚至跌倒,受困扰,既受困扰爬不起来,就要听见律法训示他求救主的恩典。难道使徒所说的那些人,不该受刑罚吗?他说:“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那昏暗当然就是他们的刑罚,而由于这刑罚——那就是说,由于他们失去了智慧之光,使心地昏暗,他们就陷入更严重的罪。因为他们“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你若明白这话,就可知道,这就是严重的刑罚;请看看这刑罚的结果如何,使徒说:“他们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3)。他们所行的这一切事,都是由于他们罪的刑罚所致,使“他们愚拙的心昏暗了。”这些行为,虽然可算为刑罚,然而也是罪,所以使徒继着说:“所以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罗1:24)。从这节经文可以看出,上帝是怎样严严地惩治他们,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同时,也可以看出他们由于这样的恶行所犯的罪。使徒说:“他们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罗1:24)。至于罪的刑罚本身便是罪,这个道理可以从下面的话看得更明白:“他们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那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使徒又说:“因此上帝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罗1:25,26)。请看上帝的刑罚是多么众多,而且由这刑罚又有更多更重的罪产生出来。“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罗1:26,27)。然后,为表明这些事都是罪,也是罪的刑罚,使徒就再继续说:“他们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7)。可见刑罚越多,所产生的罪也越多。往下使徒再说:“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任凭他们出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才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上帝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罗1:28-31)。难道伯拉纠仍敢说:“罪的刑罚,不应该使罪人因受刑罚的原故而犯更多的罪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 上帝仅离弃那些应该被离弃的人。我们有能力去犯罪,却没有能力回到义路。死就是罪的刑罚,而不是犯罪的原因。

也许他要回答说,上帝不勉强人去做这些事,不过离弃那些应该被离弃的人。他若这样说,就说得完全真实了。我已经说过,凡为公义之光所离弃,在黑暗中摸索的人,都是在黑暗面中行那些我所列举的黑暗行为,直等到他们听见并遵守经上的诫命:“你们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弗5:14)。真理的主称他们为死人,因此经上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太8:22)。可见真理的主所指明为死了的人,就是伯拉纠以为不能为罪所损害或败坏的人。他达到这看法,单由他发觉罪不是本质呀!没有人告诉他:“人之被造,就是能够从公义走到罪恶,却不能从罪恶回到公义。”人用了败坏自己的自由意志,足够使他走到犯罪的地步;他既也失去健康,若要回覆公义,就需要一位医生;他既已死了,就需要一位起死回生的主。但关于这样的恩典,伯拉纠却没有提说一个字,好似他自己的意志,既然足够毁灭了他,也足够医治了他一般。我们并没有告诉他,死亡是罪的原因,其实死亡不过是罪的刑罚;因为人遭受肉体的死,并不算犯罪,但心灵被它的生命——上帝——离弃而死,却是犯罪的原因,以致心灵不能不产生出死行来,直等到基督的恩典把它复醒过来。我们必不能说,饥饿和别样身体上的痛苦,是足够产生罪。其实,当义人遭遇这些困难的时候,他们的生命才显得更清高,他们因忍耐而克服了困难,就获得更美好的荣耀;但这是由于恩典,由于圣灵,和由于上帝怜悯的帮助;义人不是夸耀自己的意志,却是由于谦虚地认罪而获得了克难之力,因为他们知道对上帝说:“你是我所盼望的,你是我所倚靠的”(诗71:5)。除非我们有了这恩典,这帮助,和这怜悯,我们就不能活下去,但不知如何伯拉纠对这方面毫未提说,可是他进一步公开地反对那使我们得称为义的基督的恩典,而坚持说,只要有意志,本性能以行义。但罪人靠着恩典,虽因信从罪得蒙释放,但是那因罪而了的肉体的死却还是存在着,这道理我已经尽我所能,在我所写给已故的圣徒马尔克力努的书上解明了。

第二十六章 基督死了是由于祂自己的选择。

伯拉纠说:“我们的主能够死而无罪。”其实就是祂的生,也是由于祂怜悯的能力,而不是由于任何自然的条件;同样,祂经历死亡,也是由于祂自己的力量,这就是祂把我们从死亡中救赎出来所付的代价。可是,他们要辩论以图推翻这个真理,说人类的本性既有了自由意志,就用不着这样的赎价,而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从那黑暗的权势和那掌死权的(参来2:14),进入我主基督的国里(参西1:13)。然而当我主临近受苦的时候,祂说:“看哪!世界的王将到,他在我里面毫无所有”(约14:30),意即世界的王在祂里面找不到任何罪恶,因此无权辖制祂,毁灭祂。祂又补充说:“但要叫世人知道我遵行我父的旨意,起来,我们走罢”(约14:31),意即,我去死,并非因罪的强迫,乃是自愿遵行上帝的旨意。

第二十七章 靠着上帝的恩典,恶亦有用处。

伯拉纠说:“什么恶也不能作为任何善的原因。”可是,有许多人因刑罚而革新,难道刑罚是好的。可见靠着上帝奇妙的怜悯,有些恶有其用处。诗篇作者说:“你掩了面,我就惊惶”的时候,难道他的情形是好的吗?一定不是,但是这种惊惶对他的骄傲是一剂良药,因为在平安稳妥的时候,他曾说:“我永不动摇”(诗30:7,8);以致将那从主领受的,当作自己的。“因为他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林前4:7)因此,上帝要教导他从何处领受了,好叫他在骄傲中所失去的,可以在谦卑中恢复。所以,他说:“主阿!你曾施恩,将力量加在我的美上”(参诗30:7),意即在我富有的时候,我习常说过:“我永不动摇。”其实我所得的,都是从你,不是从我自己而来的。于是至终你从我转面,我就惊惶。

第二十八章 偏离正路者的心意。对有些异端派,我们的事务不是争论,而是祷告。

人的骄傲心完全不能领略到这个道理,但主是伟大的,能使我们领略到。我们真宁愿寻求给那些反对我们错误的论点,怎样作最好的答覆,而不愿觉得我们若脱离了错误,会怎样有福分。因此,我们对待这些人的时候,不是要用辩论的方法,乃是要为他们和我们自己祷告。其实我们的立场并不是说:“为了要有上帝的怜悯,所以罪必须存在。”这句话不过是他自己的想像所提出的异议,但我巴不得完全没有那需要上帝怜悯的苦难呀!但在人还未因犯罪而变为软弱时,人越容易避免罪,罪就是更恶的,而其刑罚也是最公义的,即犯罪的人受那与他的罪恶相称的报应;那就是说因他轻视主,不顺服主,所以他也失去了他那原来在某种范围内所具有肉体的顺服。现在在我们肢体里面,罪的律与我们心中的律交战;我们既然生在这罪的律之下,就不可埋怨上帝,也不可反对最清楚的事实,反要寻求祂的怜悯,来代替刑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 一个表明人行善必须有上帝恩典的例喻。

请注意:伯拉纠是多么谨慎地说:“当人需要恩典的时候,上帝当然就把恩典赐给他,因为人犯了罪以后,需要恩典的帮助,而不是因为上帝愿意有需要恩典的事发生。”你们岂不见他不说,上帝的恩典,是阻止我们犯罪所必须的,而是因为我们已犯了罪么?然后他又说:“这是正如一个医生随时准备医治受伤的人,但他并不希望一个康健的人受伤。”假若这个例喻适合他们所讨论的题目,那么人的本性就一定不会因罪而受伤,因为罪不是一种本质。正如一个因受伤而瘸腿的人,得了医治,是要叫他将来健步;同样,这位天上的医生医治我们的疾苦,不但是要叫这疾苦不再存在,而且要叫我们从今以后能行正路——然而就会得了医治,我们除非靠着上帝不断的帮助,仍不能行正路。因为医生施行医术以后,为求使病人从此以后能按时得着身体上适当的营养,并获得合用的帮助,就把他交托给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帮助一切生活在世上的人,并赐与医生在医疗的过程中所使用的工具。因为医生所用的医疗,不是由于他所创造的任何医术,而是由于上帝的丰富,祂创造了康建的人和有病的人所需要的一切。但当上帝藉着“在上帝和人中间的中保,我主耶稣基督”,使病人在灵性上得蒙医治,使死人得以复活,那就是说,使罪人得称为义,并当上帝使他完全恢复健康,有丰盛的生命与公义的时候,那人若不离弃上帝,上帝也必不离弃他,但要永远与他同在,使他过敬虔和公义的生活。如同身体上的眼睛,就会是完好的,若不藉着光,也不能见;人也是一样,就会当他完全得称为义的时候,若不是藉着公义永恒之光的帮助,也不能过一种圣洁的生活。因此,上帝医治我们,不但是要涂抹我们已犯的罪,更且要使我们不再犯罪。

第三十章 以罪治罪

伯拉纠真是善辩,随他的喜好翻转,把一句话弄成:“为要废掉人骄傲的机会,他活着必须不能无罪。”伯拉纠认为“极顶的荒客和愚拙,无过于以为若要使人无罪,必须先有罪;因为骄傲本身便是罪。”好像伤处不伴着有痛,开刀不发生痛,好叫痛能止痛一样。我们若不是曾有过这种以痛止痛的经验,而只是在世上什么从未有过这种事发生的地方道听旁说,那么;我们也许还能用这个人的话来说,以痛止痛是极顶愚拙的说法了。

第三十一章 天上的医生所采用的医治法,不是由病人,乃是由祂自己而来的。义人存惧怕心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说:“但是上帝能医治各样的病症。”自然,祂行动的目的,就是要医治各样的病症;但祂是随自己的判断而行动,而不是从病人采取医治的方法,无疑,祂愿意赐给祂的使徒大能大力,可是祂仍对他说:“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而且虽然保罗屡次求告上帝,上帝仍不使那“在他肉体上的一根刺”离开他,却告诉他说,这根刺加给他,乃是“恐怕他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林后12:7-8)。因为一切别的罪只在恶行上得势,惟独骄傲是在行善时必须警防的。因此经上警教人说,不可把上帝的恩赐归功于自己的能力,以至于自骄,免得他们因此沉沦灭亡,以致他们倒不如不行善还好些。经上对他们说:“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2,13)。上帝既然在我们心里运行,为什么要恐惧战兢,而不悠闲自在呢?这岂不是为求使我们不骄傲么?我们必需有善的意志,才可以行善,但正因此我们的心灵极易看我们所成就的善为自己的,并在平安稳妥的时候自持说:“我永不动摇”(诗30:6)。因此之故,那按祂的美意在我们的美上再加上力量的上帝,就暂时离弃我们,而那自夸的人就不免惊惶,因为惟有心里的忧伤,才能医治骄傲的病症。

第三十二章  上帝多少离弃我们,乃是要叫我们不生骄傲之心。

对人并没有话说:“你要无罪必须先有罪;”却有话说:“上帝多少离弃你们,你们就生骄傲的心,由此你们知道,你们不是自己的人,乃是祂的人(参林前6:19),并学会不可骄傲。”甚至在保罗生命中的那件事(按指保罗肉体上的一根刺),是如此奇妙,若不是保罗自己作见证,使人不能否认,那岂不是难以置信吗?信主的人难道不知道第一个犯罪的因素是从撒但而来,而撒但是一切罪恶的源头吗?虽然如此,还有些人被“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提前1:20)这句话怎样解释呢?难道撒但的作为是要由撒但的作为来制止吗?信这样的问题,并不是太正确的,听起来似乎有几分正确性,可是一旦加以研讨就知道它们是没有意义的。伯拉纠所用的例喻,暗示他要我们回答的话,他说:“我还要说什么呢?假若我们相信以罪治罪的话,那么,我们也能相信以火灭火了。”火不能灭火,这并没有关系,但我已经说过,痛能止痛。人若知道怎样行的话,毒也能消毒;而且他若注意有时某种热药也可用来退热,或者他也肯承认以火灭火的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章 虽然每样罪不都是骄傲,但是骄傲可说是一切罪的开端。

伯拉纠说:“但是我们怎能把骄傲从罪分别出来呢?”既然骄傲本身显然就是罪,他为什么要提出这一问题呢?他说:“凡罪都是骄傲,而凡骄傲都是罪;请问,罪是什么,看你是否可以找出什么罪不也是骄傲。”于是,他发表了这意见,就企图加以证明说:“假若我没有错的话,一切的罪都是对上帝的轻视,而对上帝的轻视无非就是骄傲。因为有什么是与那样表现轻视上帝骄傲呢?因此,一切的罪也是骄傲,如同经上说,骄傲是一切罪的开端。”(传道经10:13)他若多寻求查考,就会知道,在律法上骄傲的罪与其他的罪,大有分别。有许多罪是因骄傲而来的,但并非凡做错了的事都是因骄傲而做的——至少那由无知,或软弱,和许多因哭泣和哀痛而犯的罪,都不是由骄傲而来。虽然骄傲是一种大罪,但骄傲与其他的罪不同,如我所说的,大部分的骄傲,并不是见于邪恶的行为里,乃在善的行为里。从别的方面看,他那句话也有其是处:“骄傲是一切罪的开端”因魔鬼的堕落是由骄傲来的,而罪是从魔鬼而来的;而且后来魔鬼当魔鬼的恶毒与嫉恨攻击那仍然站立得住的人时,他用那使自己堕落的骄傲去陷害人。因为蛇用骄傲的方法乘机而入说:“你们便如上帝”(创3:5)。因此,经上说:“骄傲是一切罪的开端。”而“骄傲的开端,就是离开上帝”(传道经10:12,13)。

第三十四章  人犯罪是由于自己,罪得医治却是由于恩典。

伯拉纠又说:“再者,人若以为他所有的过犯,不是由于他自己,他怎能来对上帝认罪呢。而罪,若是不能避免的,就不是由于他自己;倒过来说,若真是由于他自己,那无非是自甘情愿的,而凡是自甘情愿的事,就都以避免了。”我们要回答说:毫无疑问,罪是由于罪人自己,但人所以犯罪,是由于一个还未得医治的病,罪在人身上根深蒂固,乃是由于他不好好地使用医药;由于这样的病,所以人越来越堕落,以致他或由于软弱,或由于眼瞎,就犯许多的罪。因此我们必要为他祈祷,叫他得医治,并从此以后过着一种康乐的生活;他也切不可骄傲,好像他能靠那败坏他的力量得医治似的。

第三十五章  上帝为什么不即时医治骄傲。骄傲如何隐伏地成长。预先与后来的恩典。

在讲论这题目时,我要承认我对于上帝更深奥的隐秘之无知。上帝为什么不即时医治那甚至在行善时埋伏在人心里的骄傲根源呢?正为了使骄傲得以医治,虔诚的人曾哭泣哀号地求祂伸出祂的右手,救助他们能以胜过骄傲,将骄傲打得粉碎。当一个人用善行战胜了骄傲他感觉到快慰的时候,他抬起头来,说:“看哪!我活着,你为何这样得意?是的,我活着,正因为你得意。”这句话似乎已克服了骄傲的话时说的太早,其实骄傲的阴影必等到经上所说的正午,才归于消灭:“祂要使你的公义如先发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不过你必按上一节所说的去行:“当将你的道路显露给主看,并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诗37:5,6)。可见成全的是祂,不是如有些人所想的,以为他们自己能成全。因为在诗人说“祂就必成全”这句话的时候,显然他所指的,无非是那些说,我们自己能成就,我们自己能使自己称义的人。在这事上,无疑我们自己也有所作为,但我们不过是与成全这事的主同工,因为祂的怜悯预先临到我们。祂事先临到我们,使我们得医治;而事后,在我们既得了医治,祂也来使我们得以强健。祂事先临到我们,使我们蒙召;事后临到我们,使我们得荣耀。祂事先临到我们,使我们能过虔诚的生活,事后临到我们,使我们常常与祂同住;因为离了祂,我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圣经提到这两种恩典的施行,一面说,“我的上帝要以慈爱迎接我”(诗59:10),另一面说“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诗23:6)。因此,我们要用忏悔的心,把我们道路显露给祂看,而不用辩护的心歌颂它。因为所行的路,若是我们自己的,而不是祂的,就无疑是迷途。我们显露道路的方法,是要向祂承认我们所行的;因为我们无论怎样隐瞒自己所做的,却瞒不过祂,因此,向主祷忏悔,本为美事。

第三十六章 必须避免因行善所生的骄傲,宣讲恩典并不废弃自由意志。

所以,祂要赐给我们祂所喜悦的事,好叫我们里面若有什么事使祂不喜悦,也使我不喜悦。正如经上说:“祂要从祂的路,叫我们离开我们的路,”(参诗44:18),意即祂要使祂的路成为我们的路,因为这恩惠是祂赐给凡信靠祂盼望祂行这事的人。有一条义路,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因他们“向上帝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上帝的义了。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祂的都得着义”(罗10:2-4)。祂已经说:“我就是道路”(约14:6)。而对那些已经开始在这道路上行走的人,也有上帝的声音仍然发出警告,免得他们自高,以为他们所以在这道路上行走,乃是由于自己的能力。因此使徒对这些人有话说:“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1,12),诗篇也对这些人说:“当存畏惧事奉主,又当存战兢而快乐。要领教,恐怕祂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祂的怒气快要发作”(诗2:11,12)。诗篇作者并不是说:“恐怕祂发怒,不将义路指示你们,”或说:“不引领你们走入义路;”而是甚至在你们行义路以后,他也恐吓说:“恐怕你们便在道中灭亡。”若不是因为骄傲的原故,怎样有在道个灭亡的事呢?我常说,也要在这里重复地说,就是在行善的事上,意即在那义路上行走时,也有骄傲的危险,人必须警防,免得他因把那属上帝的当作属自己的而终于丧失了那属上帝的,单剩下那本属自己的。因此我们要按诗篇作者的结论去行:“凡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诗2:12)。这样,我们既对祂说:”主阿!求你使我们得见你的慈爱“(诗85:7),祂就会成就这事,把祂的道路指示我们。我们既祷告说:“又将你的救恩赐给我们”(诗85:7),祂就把祂那平坦的道路赐给我们,使我们行走在其中。而既然我们说:“主阿!求祢将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诗86:11),祂就必引领我们行在这道中。我们若向祂说:“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们,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诗139:10),祂也要引导我们走祂的道路达到所应许之地。祂也要牧养我们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坐席的人,因为经上说:“祂必叫他们坐席,进前伺侯他们”(路12:37)。我们这样说,并不是为要废弃自由意志,而是为要宣讲上帝的恩典,因为这些恩赐的好处,只归于那使用自己意志的人,不过他要谦虚地使用,不可骄傲,以为是由于他自己的能力,好像他自己的能力足够使他在义上得以成全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4 15: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章 人即使完整无罪也不能与上帝同等。

伯拉纠说:有些人反对他,提出异议说:“人若无罪,就与上帝同等了。”其实就是天使也不能因无罪而与上帝同等。这一异议并不是我们的意思。我认为受造者永不能与上帝同等,就令我们是完全圣洁得无以复加了。有人说,我们一旦进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要变成上帝的本质,像祂一样。但请他们把他们的意见再三考虑;至于我,我必要承认,我不敢如此谬说。

第三十八章  就令为谦虚的缘故,我们也不可说谎。谦虚不可虚假。

但伯拉纠有一种意见,是我很赞成的。当人们对他说:“你所主张的似乎有理,但主张任何人都能无罪,那却是傲慢之至,”他就回答说:这句话若是真的,就不必不能算为傲慢的了。他也很敏锐地问道:“你若证明傲慢是属于真理一方可,结果你岂不是使谦虚属于虚假一方面么?“所以,他极有理地决定了,谦虚是属于真理一方面,而不是属于虚假的一方面。那么,经上说:“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一1:8),这句话我们用不着想,就知道是真实的,决不是由于谦虚而说的假话,所以,约翰补上说:“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其实,若他只说:“便是自欺,”也就够了。不过他注意到,有些人想到,“便是自欺”一句话,是用来指一件好事,所以他才补上一句话:“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这样他明明地指出(伯拉纠也不能不同意),我们若说自己无罪,就是说完全不真实的话了;否则,谦虚就不免是属于虚假,并要失掉真理的赏赐了。

第三十九章 伯拉纠歌颂上帝是创造主,却不承认上帝是救主。

此外,伯拉纠还自鸣得意,以为他维护本性,是为上帝辩解,其实他因断定本性是完整的,就否认了医生的怜悯。然而那创造他的上帝,也是他的救主。我们不可过于歌颂造化主。以致不得不承认救主乃是多余的。我们能用应有的称赞,尊重人的本性,并将那些颂赞归荣耀于创造主;但是,当我们对我们的创造主衷心感谢时,就不可忘记祂对我们的医治。我们必须承认,那为祂所医治的罪,并不是由于上帝,乃是由于人的意志,所以该受上帝公义的审判。然而我们既知道,我们曾有能力不犯这些罪,就要承认,我们的罪得着医治,乃是由于上帝的怜悯,而不是由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可是,按照伯拉纠的话,救主的怜悯与救助,只能赦免我们过去的罪孽,而不救助我们避免将来的罪孽。他这话是大错特错了,他所说的不免使我们不儆醒,并使我们不祷告说:“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因为他认为,这不临到我们,是完全由我们自己所左右。

第四十章  圣经为何记某些人的罪。人姿情纵欲,好像非如此就是受了损失一样。

他说的很不错:“在圣经上,我们念到某些人犯罪的事实,记载的目的,并不是要使我们对不犯罪感到绝望,以便在罪中得着几分安全感,”而是要使我们学习悔改的,谦虚并发现甚至在跌倒的时候,也不当对救恩绝望。因为有些人,当他们陷入罪里的时候,就绝望而归于灭亡。他们不但忽视了悔改的补救,而且作邪恶情欲的奴隶,恣情纵欲,好像他们若没有做到他们的情欲所驱使他们做的,就不免受了损失一样。其实是有一定的刑罚在等着他们。所以经上记载从前公义圣洁的人所犯的罪,对我们是大有帮助的,好叫我们避免那充满了危险与毁灭的精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8 14:51 , Processed in 0.0358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