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3060|回复: 0

【电影】大德兰修女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5 11: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别名: 特蕾莎:死亡与生命

导演: 雷·罗里加
演员: 帕兹·维嘉  蕾欧诺·瓦特林  杰拉丁·卓别林  何塞·路易斯·戈麦兹  欧塞维奥·庞塞拉
地区: 法国 / 西班牙 / 英国 年代: 2007 片长: 97分钟
看点: 剧情 宗教 传记 文艺 女性 文艺青年
简介: 十六世纪,特蕾莎出生在一个信奉基督教的贵族家庭。她自幼耳濡目染,对基督以及圣徒生活具有浓厚的兴趣。因不满父母所安排的婚姻,特蕾莎离家出走,进入阿拉比附近的一家修道院,成为一名修女。时宗教虚伪腐败风气弥漫,信仰与虔诚已成为饕餮颟顸之辈的护身法宝。而大德兰前始终身体力行,她恪守戒律,保护穷人,关爱弱小,并对宗教戒律进行改革。这些做法毫无疑问遭到了教内卫道士的抵制。但凭借对基督至高无上的信仰,大德兰毫无畏惧地向最终的胜利迈进。本片荣获2007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




      “不心烦,不怕惧,万物常逝去,天主永不移。
  忍耐者,万事得,谁拥有天主,不缺少任何。
  有天主足矣。”──《大德兰诗集》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来,十六世纪西班牙圣女大德兰(也称为阿维拉的特蕾莎,St. Teresa of Avila,1515-1582)都是基督宗教史上的一座巨塔。十六世纪时期的西班牙女性地位并不高,但她却堪为当代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她是宗教改革者、文学家、学者、神秘学家、灵修学家、杰出的教会圣师。

    大德兰生于1515年的亚味拉(Avila),父亲是富商,母亲出身于贵族家庭。然而,由于大德兰的祖父如同当时许多西班牙犹太裔,因畏惧被放逐而放弃犹太教,归依天主教。大德兰十四岁时,母亲就过世了,父亲开始送她去附近的修道院念书,渡过近20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二十岁时自感有修会圣召,但随即了解乃出于害怕炼狱,而非出于天主的爱。她父亲断然拒绝了她的请求,却没有令她胆怯,态度坚决果断的她毅然离开家庭,进入亚味拉的加尔默罗隐修院。一年的时间,她的健康日益受损,父亲前来领她回家后,她逐渐陷入昏迷状态,几乎丧命。虽然最后她痊愈了,但是复原得极为缓慢,有三年期间,腰部以下完全瘫痪。大德兰的身体终于康复,但此时她的灵修生活却转为冷淡肤浅。

    松散的修院制度无助于她的灵修生活。加尔默罗隐修院起初的严格作风,到此时已丧失殆尽;祈祷风气早已消失,会院此时成了富家少女的寄宿之处。会院的围篱不再高筑,修女们忙着在会客室接待访客;士绅们也不时地访造此处。39岁时,大德兰开始转变。一日,她震慑于十字架上受苦的基督,她领悟了自己灵性生活的肤浅枯燥,立时下定决心,愿意度更严谨的祈祷生活。很快地,她进一步体会天主丰厚的爱情,她的内心一点一滴地改变着。她决意来改革纪律焕散的修会,期望回复原始的创会精神。经过一阵据理力争的过程,她终于得到长上允许,在1562年,于亚味拉建立了一座新会院。

    她建立的新会院犹如赤足加尔默罗会(Discalced)一般出名。事实上这个修会足上穿了麻绳鞋,此名乃取其神贫之意,这一点亦是大德兰改革会院的初衷。会院里的修女们不收捐款,完全凭自己的劳力维生;会院围篱高高耸立,沿着篱笆开垦着一块块的菜圃;修女们过着严谨规律的祈祷生活。

    从亚味拉开始,大德兰在西班牙陆续建立了十六个隐修院,但她同时也得忍受同会姊妹的反对,圣职人员的怀疑,以及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审查。此时西班牙的政治社会十分复杂:全国陷入战胜摩尔人(Moors)的狂欢中;仇视天主教徒;1492年开始驱逐犹太人;誓反教也逐渐在此时兴起反对教宗浪潮。身为女性改革者,这个时代的她凭靠的是个人的远见,然所有的行动都被当时人视为有所危害。她和圣十字若望联手革新修会生活,一起改革加尔默罗赤足男修会;圣十字若望也同样尝过苦头,因为他曾被反对改革的同会弟兄监禁。大德兰披荆斩棘,清除这一路上的阻碍。当问她如何在手上只有一小袋钱,就要建立修会时,她这么回答:“德兰和钱都不算什么。但只要有主,德兰和这些钱就够了。”宗教裁判所不是她唯一的担忧,她还得忍受一路上的病痛、饥饿和穷困。更意想不到的意外是她的交通工具──驴车。一次,大德兰乘坐的驴车翻覆,她摔进了一条烂泥溪中。她抱怨天主折磨她,同时也听到一句话:“我就是这么待我的朋友。”大德兰马上回说:“是啊!我的主!怪不得祢的朋友这么少!”圣女大德兰是一位“里外”兼修的大圣人,这位勇毅过人、在马背上奔驰的“革新者”生活非常简朴,她的灵修生活主要是以祈祷和补赎为主,她一生中创立17座修院。作为一位着述极丰的文学家,圣女大德兰写了很多灵修书籍,她的那些灵修著作都是她自己的经验和总结,著有:《自传》、《全德之路》、《建院史》、《天主之爱的微思》等;在62岁灵修臻至圆融之境,更写下了不朽的灵修之作《灵心城堡》(旧译《七宝楼台》)。她曾经说:“为了传播福音能进一步,或是使一个罪人悔改,我愿舍弃十个王国。我相信,如果我能令别人明白信仰的真理,我会将自己的生命当成虚无的。的确,我相信只要能从苦难中拯救一个灵魂,我宁愿忍受许多次死亡。”

  很少有人有圣女大德兰这么深的神秘经验,在她多次神魂超拔的时候,她的内心就犹如被天主的爱所穿透,这一切都写在她的自传中,其它的书中也交代了这些神秘经验。在留给同会姊妹的格言中,她写道:“记得你只有一个灵魂;只能死一次;只有一次短暂的生命,只有你自己可以过;只有一个永恒的光荣。若这些你都相信,再多的事情都不算什么了!” 大德兰逝世于1582年,1622年后由教宗封为圣人。1970年时,教宗宣封为教会圣师,是教会第一位女圣师。

  “我看到我的左边有一个天使……他身材不高,矮小儿漂亮,脸色红润……后来我肯定他就是小圣特雷萨的沉迷天使薛吕班……他拿着金色小鱼叉,我仿佛看到了叉尖的火焰。他像用鱼叉数次刺进我的心脏,接着又掏走我的五脏六腑,上帝伟大的爱此刻在我体内燃烧着。我感到强烈的痛苦,不时地发出呻吟,可是这种痛苦却是那么妙不可言,我简直舍不得让它停止……我的灵魂现在同上帝一样的满足。这种痛苦不是肉体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痛苦;尽管我的肉体也分享到它,甚至感觉还要剧烈。有一种如此甜美的爱的慰籍出现在我的灵魂与上帝之间……”。“天使双手握着长长的金矛,不时地刺入我的心,并用力进入我的内脏。当他把金矛拔出来时,仿佛是要把我的五脏六腑也给抽出来,并给我留下了充满神之爱的一切……我的确感到了刺入我内脏最深处时的疼痛,当我的精神配偶把他刺入内脏的箭拔出来时,内脏仿佛被撕裂......。

  这是圣女大德兰在自传中的文字,讲述了她的超验体验。圣女大德兰的一生完全奉献给了基督教,她为了苦修,自己像一头骡子一样,穿着破麻布衣服,背着石头在阿维拉城中穿行。

  圣女大德兰为后人留下的灵修实证之言,读来有如山涧一股清泉,细细密密注入心田。以下是《全德之路》的文字:
  “祂既是主,便能随心所欲;
  祂既心疼我们,便能迁就我们的眇小。
  祂不会一开始就让人触碰如此奥妙的事,免得眇小的人受惊吓!祂会逐步扩展人心智,使人终于能够承担祂所要给予的。
  但祂不勉强人,人让位多少祂工作多少;
  人尚未全然腾空自己之前,祂也不会把自己完全给人。

  在无价的灵修指引《七宝楼台》一书中圣女大德兰写道:
  真理为何?
  天主是永恆真理!
  耶稣受审时,比拉多问他:“真理为何?”
  活在大地上的人,对真理究竟知道多少!
  要与主相契相合,就必须用心学习活在此真理内。并不只是不撒谎,凡事诚实而已!
  面对天主和人,处处都要真。任何事上懂得辨明天主的归天主;自己的归自己,而自己本是零

  
  “我们的上帝是如此地伟大,使得祂愿意为我们做一件无可比拟的事情,那就是赐给我们一种学像祂爱子的生命。因此我可以肯定地感受到,这些恩惠(即苦难),都是为了让我的软弱刚强起来。”
  
  “你们要知道,蜜蜂并不只株守家园,却时时出去采花吮汁。灵魂对认识自己也该这样......她该不时的飞翔遨游,以便观赏天主的伟大与尊威。 "
  “人生在世,无论圣德到达如何崇高地步,也不能有恃无恐,总应该小心翼翼戒慎恐惧地把持自己”。
  “这里有一个建议,是极端重要的,希望你们总不要忘掉它:开始专务度祈祷生活的人,唯一的目标是设法坚固自己的善志,努力契合主旨,举凡有助符合天主圣意的方法,总不放过。”
  “他要我们常常枯窘,他也有时候许可这些毒虫将我们咬伤,这是为使我们晓得以后如何防御它们......为了证实药品的效力,先让人服毒,然后用此灵药,即可不受毒药之害。天主也晓得从我们的失败中取得神妙的效果。 "
  ”纵然我们没有其它的可怜象,与无限的不幸事,只是分心走意,不能收敛心神,便是我们最大的不幸。“
  ”姊妹们!请你们相信我,如果你没有和平,如果你们不设法在自己家内保持和平,在外面你们是不曾得到它的! “
  “另一个器皿受水的水源,也同样是天主...然而我并不晓得它是经过灵魂的那一部分,也不清楚它是用什幺方式在工作。这些神味与怡乐,在开始时就不像世上的快慰,心里什幺也感觉不到。在后来,它们却涌溢了一切;这道天上之水,分布在各个楼台与灵室,最后并达到全身。这就是我所以说这种神味起于天主,结束在我们的心身,一切过来人们都能证明这一点。这些神慰与甘馨使整个的外我也都感觉出来。”
  “这些恩惠与神味,此生永远不能以人力占有。那幺,你们一定要询问我说,如果我们不设法获致,我们将如何获致呢?...我们不设法去获致这些恩惠,才是获致的最好方法。”
  “这是一种我认为也是超性的宁静祈祷。它并不在黑暗中,也不在闭目静坐,它并不在于这些外表的动作,虽然是在不知不觉间,也要闭上眼睛,也要真的清静!我学得即使没有一点人工,灵魂一样在建筑我已经说过的祈祷之塔;感官与外面的什物都彷佛失去了它的地盘,而灵魂则渐渐的在收复失地。”
  “此时能力在安眠...灵魂实在是如同睡眠一样:她并不是完全睡着了,但她也没有感觉清醒。在这里我们的整个官能全都安眠了,对世物与对自己漠然不觉,宛若深深的睡眠。实在说,灵魂在这结合祈祷短短时间,彷佛是没有感觉了一样,虽然她有意思想,仍是不能想过去的任何事物,并且也不需要用人为的办法,推动智力工作。"
  “如果说她在爱,她却不晓得如何,也不知道爱的是什幺,更没有什幺意愿,她简直是完全死于世俗了,却更多地活于天主。”
  “世上的快慰只是我们粗糙的肉体感觉,而精神的快乐则深入我们心的极深处...”
  “你们看到这个灵魂,被天主从对万物的关系上,完全夺去了智能,以便在她身上染上真的智能;她在这个祈祷的时候,什幺也看不见,听不到,什幺也不了解;当然,这样的时候是很短的,然对灵魂来说,她觉得比实际的时候还短促。天主自己已在这个灵魂的深处工作的情形是这样,当她在回醒过来的时候,她绝没有一点怀疑,她曾在天主内,天主曾在她内。”
  “灵魂在生活于普通的生命中,她应该自己使她死亡...不可能疑惑其胜利,只要我们的意志真正的与主的意志结合。”
  “依我看,要知道我们是否有这两种爱德,最要紧的标帜,乃是在于我们真爱近人;因为我们没有确信我们是爱天主。虽然我们有很严正的记号;但是我们确能知道我们是否爱近人。你们要确知,你们在爱近人上应进步,你们在对天主的爱便也愈深湛。”
  「我觉得,人们在想我是在叙述个人的经验,这使我非常羞惭,这是最可怕的事,因为我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 但,另一方面,不论你们怎样想,我觉得这羞惭是由于脆弱和诱惑。只要天主能受光荣,多为人们认识一点,那么即使全世界反对我,我也在所不惜。」
  “我所说的结合,实在是与婚姻圣事分别很大,距离很远,它的表现只是精神的,吾主在此所给的神乐神味,比起在现世的结合是千百倍的超过去。全部的相互之爱,以及这爱情的工作是极为圣洁的,微妙与温馨的;人们是没有办法解释的,天主却很知道使我们感觉出来。 ”
  “灵魂在这里只有一件事该作,就是看她该结合的净配,乃是一种神秘的方式。只是几秒的时间,她便了解了她用感觉与官能,在千万年后都不能了解的事件。但是净配是太完美了,他最愿意她只由此一见,便于工作成为极崇高的,可以如人们说的,愿意与他携手。那时候她变成了爱火中烧的,她不忽视任何在她以内的事件,以便不阻碍这神圣的婚礼!但是如果她忽视或者冀图任何在他净配以外的事,她便失掉了一切!”
  “她只要一次享见了净配,这种享见在她心内是这样活泼,竟使整个的意愿,被他的亲在所盈满。灵魂自此以后,已经决定不再追寻另一位净配了:她只是愿意更多的热爱,她要用牺牲来购买一个最贵重的圣宠......”
  “任何一个灵魂,若不为世间这样或那样的痛苦所迷惑,他到达了这种境地,就会知道天主所提拔的灵魂所受的痛苦,有多么大多么深!”
  “很多次,只要是灵魂心分意走,也不去想天主的时候,至尊天主立刻就喊醒她。有人说乃是一道闪光,或者是一声响雷,然而,她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不过她却很清楚是天主在召叫她;她对这很多次非常清楚,特别是在开始时,她显之栗栗,并且自怨自艾。虽然并没有什幺使她痛苦的东西,她感到有一种莫可名言的甜蜜方式伤害了她,然而她却不知道是谁伤的,并且如何受的伤。她也知道这是一个很宝贵的礼品,也总不想治愈它。她不能阻止自己向她的净配倾吐她爱情的幽怨,因为她知道如果他在这里,他也不愿露面,也不愿要她享受他的亲在。如果她的烦苦非常尖锐,同时她也充满了甜甜蜜蜜。她不愿意感到吗?但是她却没有办法,不,她的意愿是永不要解开这种束缚;因为她尝到了一种比在安息祈祷的神醉中更纯真的幸福,不过在神醉中却没有痛苦”。
  “精神的事件,是与我们现在所能见,所能了解的是何等有区别啊,因为我竟找不出任何比喻,来替您解释一个很小很小的神恩,更何况您在灵魂内所完成的伟大神奇呢?这个恩惠在灵魂上神效无比,使灵魂五内如焚。她不知祈求什么,因为她彷彿已经很清楚神就在她内了。你们或者要对我说,如果她了解这个,她还愿意什幺?是谁还给她有烦苦,这对她是多大的庆幸呢?我不晓得!我只知道这种烦难,彷彿深入到她的肺腑,在从她拔出射伤她的箭时,真的实在彷彿忽然曳出了她的心肺,她感到强烈又强烈爱情之火。”
  “在这时光,我自问,这种情形是不是从我天主发出来的爱情焰火,沛降到灵魂上,使她感到这火的灸热!因为还不够强而有力的将她焚化,尽管这火是甜甜蜜蜜的,...这种甜蜜的苦痛,本不应称这是痛苦......有时候它持续得很久,有时候它逝去的很快,都是依照天主愿意给她的程度,因为这并不是一个人能用自己的力量,所能获得的恩惠......这火所以不完全焚化灵魂,是因为她要去取火时,火星殒灭,她还感到愿意接受这火星所给予她那充满爱情的痛苦。”
  “在这里,绝不该想,这种情形是来自我们的本性,来自抑郁,魔鬼的陷阱或幻想,不,因为灵魂所灸烧的感情,显示着它们是来自永恒不变天主所居的处所,其所产生的效果,绝不像其它虔诚的情感,纵然是神醉如狂,还能使我们有些疑虑!在这里,感觉和能力一点也不感到神醉神痴,它们注目凝视,自问经过,并没有一点纷扰......。”
  “灵魂整个的被焚烧...彷彿一只凤鸟似的被重新...整洁了自己,主便来与她结合,这个除了他们二位,是没有人了解的 ...。”
  “她整个的人彷彿是在一个完全与我们现在生存的地方,完全不同的境界,在那里,别的事情且不必说,只是就光明来讲,她看到的是超过现在的光明远远,终其一生的勉力,她连想象都是不能想象的。另外还有事情要发生。在一刹那,她同时要获得许许多多的知识,这是她的想象与智力所多年工作都不能达到的千分之一的,这并不是一个智力的神见,而乃是一个想象的视见,这时候,人用灵魂的眼睛,对于世界的认识,比起用肉体的眼睛来,要好得多了,有时候,还有人什幺话都听不到的情形,我们可以看见许多圣人的实例,我们认识他们,也与他们有过来往,他们就是这样。”
  “那时候灵魂与肉体是否在一起,我不能说,但是,我却能强调:他不在肉体之内,也不是与肉体分开。”
  “灵魂这时已经完全出离了自己,毫无疑问,并使人看出有奇妙神秘。在她又回复原状的时候,她感到获得了莫大的利益,至论世间的财富,她则一点也不着重它们,她比拟它们不过如所见的粪土而已,从今以后,她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要在剧烈的痛苦中经过,她已经不再用习惯喜欢的眼光,去看任何事物了。吾主彷彿是愿欲指给她,他要给她指定一个地方,如同以色列人派遣代表去到预许之地,他们带回来了肥沃的证据,人灵也因此得到鼓励,不害怕忍受着路上的极大苦头,因为她晓得她应该在那里找到安息的地方。”
  “他给予她默观的可奇事物,在其精神是有着极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她是有永远不会忘掉它们,直到她永远享受它们为止”。
  “有时候,我们所说的灵魂的这些愁苦,这些眼泪,这些叹息,这些巨大的冲力,彷佛是来自我们的爱情,并有一个剧烈的痛苦,随之而来,但这一切与我要说的折磨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因为这不过如同还在冒烟的火,虽然难受,但是还能忍受,然而在那种折磨中的灵魂,则是她的爱情之火,逐渐梵烧着自己。很多次,只要她想起一个思想,或听见一句死亡来迟的语言,一下子,她不知道从那里,也不晓得怎样的,便有强力的一击或者像火箭一样的射中...在这个折磨存留的时候,灵魂是不可能有一点忆起自己的;因为她的官能,彷佛一下子被束缚住了,如果不是为了加增这个折磨,她是没有任何自由的。 “
  “他将夺去她的认知能力,不使她知道她所享有的恩惠是什么方式,因为灵魂所感到的至深喜乐,那时是看到自己在天主跟前,但是在天主要与她结合时,她已经什么也不了解了,她的一切能力皆被停止作用了” 。
  “我们的好天主愿意灵魂之眼的鳞片掉下来,以便用特别形态看见并了解一些祂所给的恩惠。从她一被引入这个住室之中,至圣圣三的三位,便用一种理智的神见或真理的表示...将自己显示出来,好似是无可比拟的光团。她看到这三位是不同的;然后由于所给于她的奇妙知识,她更完整确信的了解三位只是一个实体,一个能力,一个智能,一个天主!”
  “神圣的订婚则是完全两样的,在双方办好订婚手续之后,他们多次还是拆散了。这种结合也是一样的,因为虽然结合乃是两个合而为一事,然而这两个事物还能够分开,并且各白独立;...然而,在另一个圣宠内,或也就是说在这神圣婚姻内,情形就不一样了;灵魂永远与天王在我们所说的中心中,住在一起。”
  “在这个恩惠中,灵魂不再忆起自己的肉体,如同与它分开而自己成为一个纯神一样。”
  并且,“另外在这神婚中,她很少使用想象,因为这种秘密的结合,乃是发生在灵魂的最深部...不需要任何门窗...主是在灵魂中心显示自己,而不是在想象的神见中,然而是在一个理智的神见中,比起前面所说的理智神见,更要微妙万分了,祂就是这样显现给宗徒们,并没有经过门窗,而给他们说:和平与你们向在。”
  “彷佛是一个小小的水流,迷失在大海中,而再也不可能与它分开。或者又彷佛一道由两个窗子进入屋中的伟大光明,它虽然在进入时是分开的,但在它们合在一起时则只是一道光明”。
  “天主方才将灵魂放在祂的住所中,这乃是灵魂的中心,这个正如同人们所说的天堂一样,在那里的吾主,这个灵魂就如同他人一样的停留不动,同样,人的灵魂在一游入内部时,彷佛在感觉与官能中,再也感不到她普通感到的纷扰了。最少她再也不受到任何灾害,她的平安再也不会改变了。”
  “第一个是忘我,如同我们说的,灵魂仿佛是真正不在了一样,她已经改变了,可是她并不知道,她不再梦想,她不再想有自己的天下,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光荣,因为她已一心一意操心在天主的光荣上了...。”
  "第二个效果是一个热烈希望受苦的心,但却不像以前那样的扰乱她了...她也认为天主的一切安排都好,如果她愿意她受苦,她很喜欢,如果她不愿意,她也不再像以前的那样难过了。此外...她们对那些加害并喜欢她们受害的人们,也不去怨尤他们了。反之,对他们还怀有一种特别的爱,当她们看到他们陷入苦难中,她们更显示给他们热爱逾恒,并准备妥当愿意为救他们而受苦...。”
  “ 在目前呢,她们一心只愿事奉天主,光荣天主,有利于天主,只要她们能够对某个灵魂有利,她们不但不再有死亡的愿望,而更愿意在最可怕、折磨的环境中,多活几年以便为天主获得一点点的光荣...她们的全部光荣,是要相帮这个被钉的天主作一些事,如果她们能够的话,特别是在她们看到祂是这样的被冒犯,而真正完全舍弃一切,来从事关心光荣天主的人数这样稀少时候,她们更愿意相帮天主!”
  "在这里,这个楼台与其它楼台的分别,我再重复一次,人们的灵魂不像在其它楼台内一样,再也没有神枯与内在的搅乱了,我们可以说她是永在安静之中,她再也不畏惧:她不怕魔鬼还能反对这样一个崇高的恩惠了。"
  “从那时起,这只可怜的小蝴蝶,只是一心一意,要与天主结合为一,一切都使她满意,也使她飞跃前进。”
  “至尊天主所能给我们最大的圣宠,乃是使我们在现世度着效法祂极爱之子、在今世所曾度过的生活。”
  「我们所能说,也能懂的事,就是灵魂,更好说是灵魂的精神,在这时已经与天主成了一个……灵魂永远与天主,在我们说的中心,常相守不分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5 11: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耶稣大德兰-1961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9 01:34 , Processed in 0.03358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