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10383|回复: 0

【基督教】全德之路(原著:大德兰)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德之路(原著:大德兰)
本书名为全德之路。是嘉默罗山圣母会修女,耶稣大德兰写给恪守嘉默罗山圣母会原始会规的修女们的。

本书主旨
    耶稣,这本书内容包括着耶稣德兰的意见与指教,乃是写给嘉默罗圣母会院的姐妹与儿女们的,这会院乃是她因吾主的协助,荣耀童贞,天主之母的帮助,新建立的会院,它们是烙守原始会规的会院。她写此书更是为了亚昧拉圣若瑟修院的姐妹们,这是她第一座建立的修院,在她写这册书时,她正是她们的院长。
   
声明
    在此书内我所说的一切,完全服从慈母罗马圣教会,如果有反对她教训的地方,那是因为我的愚昧无知,为此我恳求那应该审查我这书的学者们,为了爱天主之故,要多多注意,更正他们所能发见的此类以及其它的许多错误,如果书中有些善境,但愿它为天主有光荣!但愿它为我们的至尊主母至圣母亲有令誉,因为我虽卑贱不堪,但是还仍在穿着她的衣服。

    叙
    耶稣,圣若瑟修院的姐妹们已经知道了圣道明大会修士多明我巴臬斯硕士——我的现任神师——答应了我写一切对于祈祷的思想,他们相信我能够完成这项工作,因为我曾和许多神修家、圣人们讨论过这些事,他们也一再的提醒我写些这一类的东西;好,我决定服从他们的提示,我深知他们对我的爱情,我知道他们大概喜欢阅读我所写的文法不整,错误孔多的东西,远超过一位学者所清晰、明白、玲珑、透辟写成的若干著作,我相信他们的祈祷,或者天主要看在他们的面上,赐给我写成一本有益于他们生活方式的著作,如果我的东西有些缺点谬误,硕士司铎汇当先校阅过,他或者予以改正或者付之丙丁,均无不可;而我.我已算服从了天主忠婢们的命令,他们可以证实如果不是天主来帮助我,我是什么也不能够的。
    我的目的是要对魔鬼的某些小诱惑——正因为它们的微小而不让人注意——指陈一些药方。此外我还要讨论另些事实,但这是依照天主使我了解并使我想起来的程度而定,我不晓得我谈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井井有条的陈述,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不去井井有条的陈述,因为我对这题目所写的东西,大都是杂乱无章,愿天主在全部写作的过程中帮忙我,使完全依照祂的圣意,因为虽然我和我的事行都是残缺不堪,但我的这种心愿却是恒久不变的。
    我晓得我的爱情与希望,要我竭尽全力帮助我的姐妹们,在奉事天主上,大踏步的前进,我对她们的爱情,加上我的年龄以及我从几处修院中所得来的经验,或者比若干学者,更能有效的讨论某些小事。实在,这些人因为要务鞅掌,再加上他们又是英雄丈夫,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的注意,这本身并不算什么事的事情,因为我们是纤纤弱质,一切事都会使我们受害无穷。另外,魔鬼又是诡计多端,设法用计陷害生活在幽室内的人们,牠知道牠当用新式武器来加害她们。我这条可怜虫,原是阁于自卫的,我希望姐妹们从我的过失里得鉴前车,收得未雨绸缪的效验。我的说话,都是我个人的经验,或者是我在别人身上看出来的事件。
     不久以前人们命令我写我的生活吏,当时我对祈祷已经讨论过若干点,或者我的神师不愿意你们读它,为此我在这里,还要重述在那里已经说过的事件。此外也要加述一切我认为紧要的事件,愿天主自己动手来写这部著作,一如我所祈求于祂的,并使此一著作,为祂有大光荣,阿门。

《全德之路》正文

第一章 我所以建立造间修院在此幽闭的规则之下的原因

 


我已经在我方才所说的著作中,叙述了我所以决定建立这座修院的原因。此外,我也叙述过吾主以许多特殊恩惠,表示祂将在这修院内,受到很忠诚的奉事。在最初商讨成立这间隐院时,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外表这样严厉,也不是要无基金的生活。实在,我很愿意策画万全,我是脆弱而多缺点的;但是我更注意若干善意,而不太顾及我的私意。

    在这时,我晓得了法国方面所遭受的重大不幸,路德教派蹂躏了法国,并且还发展得甚是迅速,我感觉到极端的难过。我当时好似能作些什么似的,跪倒在吾主脚前,流泪痛哭,祈求天主制止这些不幸。我彷佛甘心愿意牺牲自己的千万生命,来挽救这庞大损失中的一个灵魂。但是我一个弱质女子,缺才寡德,我看是没有办法实现我光荣天主之大计的。我的意志虽然如此,但是敌人很多,朋友极少,所以我就决定作一点尽其在我的事件,这就是追随福音经的劝论,完成可能的全德,而使这修院内不多的人们,度着同样的生活。我依恃着仁慈的天主,祂总不会放弃为爱祂而舍弃一切的人们;我心目中所希望的同志们.她们用自己的德行,遮掩了我的过失;这样,我才能完成了中悦吾主的一点事业。我们生活在一起,为教会的战士而祈祷,为支持教会的宣讲师与学者们而苦求;我们尽我们的能力,帮助我们的天主。祂是在被祂满施以恩惠的人们所磨难着,这些叛徒们,仿佛是愿意重新再钉死吾主一次,而不让祂有安枕的地方。

    我的救主,我目击这种惨状.不能不为之心碎!信徒们现在变成了甚么状态?冒犯您最重的人,常常是那些欠您情爱最多,受您恩惠最博的人们;您选择了他们作您的朋友,为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由于圣事,您赐给了他们沛然的圣宠,可是,唉!他们并不满意您为他们所受的一切苦痛!我天主,实在说,现在与世界分离并不是一个大的牺牲,它既是对您这样寡信,我们还能期待它甚么?我们能偶然的赢得它的重视吗?或者我们能给予它更忠诚的标帜,使它对我们保持友谊吗?我们托主洪慈,已经逃避了这传染性的伴侣,而那些不幸与它在一起的人,已经是在魔鬼的掌握之下了,对于它我们能期待甚么?由于他们的工作,他们什么谴责不应遭受呢?他们所嗜好的虚假快乐不过引他们进入永火而已,腥膻所在群蚁趋焉;然而我不忍得他们丧亡,我的心粉碎了;这样的苦痛,还不是难为我最烈的苦痛,我不愿目击丧亡者的数目与日俱增。

唉,我在基督内的姐妹们,请妳们帮助我向吾主作的这个祈祷吧!我们是为了这个事业,才聚集在这里的,这是妳们的圣召,这是妳们的事功啊!这应该是妳们志愿的目的,这应该是妳们痛苦的主题,祈祷的对象。不,我的姐妹们,我们的事情,一点也不屈于世界,当我看见许多人来托我们为他们祈求天主赏赐利禄与金钱的时候,我不禁的窃笑。不,更好说我忧心灼灼,我希望要有更多的人,向祂要求践踏世财的圣宠,这些人的意向是好的;因为他们的热心,使我们不得已答应他们的祈求,但是我内心晓得,天主是总不会俯允我这样的祈求的。

世界又动乱起来了,人们又想望重行处罚耶稣,你看人们不是都在诽谤耶稣吗?人们不是要解决祂的教会吗?我们那有时间来浪费作这样的祈祷呢?如果天主肯俯允,有谁还能升天得救呢?啊,姐妹们,不,现在我们不是向天主讨论不关重要的事项的时候了。是的,如果我们不看看人类的脆弱,它是时时喜欢得到帮助,在我们能够时,我们也应该帮助它的,我很幸福的让人们看见.是不应该为那些劳什子用这样的热愿祈求天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说明如何不应操心世物并说明神贫的利益

 


亲爱的姐妹,你们不要想,因为你们不企图中悦世俗便会缺少食物。你们总不可运用人的技巧,来寻找养生之物;如不然,你必要饿死了;是的,你们是该饿死的,你们看你们的净配吧,祂该为你们操持必需的物品,如果祂喜欢你们,那些不太关心你们的人,也会维持你们的生活的,这是经验之谈。放心吧,只有为天主工作好了,如果你们为此该饿死的话,那末我要说,有福的圣若瑟院的修女,为了爱主之故,你们总不可忘记这一点:你们既然舍弃了拥有财产的权利,那么你们也该放下这种对暂时世物的一切操心,不然你们是要前功尽弃的。那些天主圣意愿他们具有财产的,好吧,他们该当有这样的挂虑,这是他们的正路。但是,姐妹们,我们如果开心这事,那就是疯狂了,关心别人的财产,是替他人操心,可是你们的操心,并不会改变他人的意见,也不足以启发别人周济你们的心意。你们将这些操心挂虑。留给那能感动人心之主吧,祂是财主与财物的主人翁。我们是听了祂的召叫而奔来此地的;祂的话是真实的;是不能不见诸事实的;天地可以过去,祂却不会不管我们,我们不要害怕祂不照管我们,如果有一天祂不照管我们了。那正是为了另一个更大的利益,祂不是许可圣人们,为了祂的原故失掉性命吗?那正是祂愿以殉道来增加他们的光荣,如果祂愿意很快的结束我们的一切事物,而要我们享受永乐,啊,那是多么便易的交易阿!

    姐妹们,你们该看这意见是甚为重要的.为了使你们在我死后不会忘记它:我才把它写在这里,因为当我在世时,我总不会忘记提醒你们,经验告诉我们,依照这种意见是要获得无限宝藏的,我们有的东西越少,我们的挂心便也越低微。如果我们得到的周济,超过了我们需要,我感到比我们缺少若干东西时,还更为难过。我不知道,天主会不会将我们投置在困难中,而不急于的援助我们,事实证明,祂常是急于援助我们的。

    我们应当是真正贫穷,如果我们在人们眼中,外表是穷人而没有精神的神贫,欺世误人,莫比为甚;是的,如果这样,我觉得我们好似是富人向人求救一样,但愿我们总不如此。如果我们过于表示挂虑,而引入来周济我们,久而久之,蔚为习惯,我们在不必要的情形之下,也要求人们周济,有时恐怕我们还要向比我们更需要救济的人,要求救济,周济人者是不会因周济而损失什么的,他们只有得利,可是我们却只有损失。女儿们,千万不要这样啊,如其不然,那还不如你们有基金呢。

    所以我们不要顾虑这一点啊!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我如此作,好似是为天主之故向你们求布施一样,愿你们当中最年轻的修女,如果有一天,发见了这种趋势,她应当向至尊天主呼号,她应当谦逊的告诉长上,说给他这不是走的好路子。因为这样重大的错误,将引到真正神贫的破产,希望天主仁慈,不要使这种灾难临头,希望至尊天主,总不要放弃她的忠仆。你们要我写的东西,并没有其它的目的,只要使你们想起你们的任务来就够了。

    女儿们哪,请听信我,天主为了你们的利益,使我懂得了一些藏在神贫内的宝库,你们当中有经验的人,全都了解这点,但是却没有像我这样的清楚,因为过去我不但没有我的誓愿所要求的精神神贫。不,更好说我是精神的疯狂。

    神贫是一种财宝,在他内包括着世界上的一切财物:它的国土很广漠,是的,我重复一句:它使我成为世界财物的主人翁。因为他使我们践踏一切的财物。如果我们不要财物,帝力国力那将于我何有呢?我们又何必愿使他们高兴,而因此稍有不悦于天主呢?如果我们知道为一个贫人的最大光荣,乃是真正的穷苦。那么他们的光荣又何有于我呢?我觉得光荣财富,乃是一对孪生姊妹,想光荣便不能恨财富,恨财富就不会不贪光荣。

    请谨记此点:我以为光荣,永远是要引入贪恋金财货币的。如果在世上能找到一位有光荣的贫人,那真是奇事。纵然有这样的事,人们还不会对他重视的。但是真正的神贫,为了天主而服膺的神贫,是一切人都应该与以光荣的,而它则没有归光荣于天主!但是也有另一件确实的事,就是我个人从经验知道。我们如果不需要人,我们便会有许多朋友。

    关于神贫之德,已经有许多书籍在讨论,我不了解,我也不敢置喙。我害怕在我赞美这些书内的论点时,反而减低了它们的价值,因之我只有搁笔了。现在我所说的话,都是我的经验所见,我承认我是被拖曳给你们说这些事的,直到目前,我还没有明白其中理由,但是既然是事实,为了爱主之故,为了我们的武器在神贫圣愿,我们是不能不谈论它的:在我们立会之初,我们的可敬司铎们,他们便很重视这种德行,当时他们是矢忠矢诚,贫无一有,这是熟悉个中情形的人告诉我的。现在,外表上,我们虽没有像他们一样完全的保存这种德行,至少内心里,我们还该是一样齐全的,保有着这种精神。生命暂矣,我们的报酬将何得而不能呢?纵使没有任何酬报,但试想我们跟踪了吾主的劝谕,在某些事上效法了至尊上主,这报酬还不够堂皇吗?这是我们嵌在旌旗上的武徽,我们应当尽心保守无失。但愿我们的修院、衣服、言语、特别是思想,一切的一切,都要符合此,姊妹们只要你们忠于此一宗旨,你们便不必害怕;叨主恩佑,这会院的全德是不会塌倒的,如同圣加拉所说,高垒深沟乃是神贫,她说:她愿神贫之城,谦德之垣,保卫着她的修院。是的,如果神贫不亏,修院光荣,一定会妥保无失,其美丽远过于高度华屋!你们总不可建筑华屋大厦,我求你们为了爱主之故,为了祂圣子的圣血,不然,我要甘心的情愿,在大厦落成之日.便是大厦塌倒之时。女儿们,用穷人的银钱,建筑高屋大厦,这是最坏不过的事,愿天主总不要准许这事!愿你们的屋子完全神贫而固陋,在某些事上我们效法我们的国王吧:祂生时只有伯利恒的马棚,祂死时只有十字架,这是祂稍能憩息的住所,建筑大厦华屋,为他人或者有理由存在,其心虽善,但为了我们十三位小弱修女,小小的一角落,就已大定,你们有一个花园,是因为你们幽闭的地方太小;同样,也是为了顺利祈祷并有利热心,你们可以建筑几间草舍,你们能退隐其间,专心祈祷。这个,我是赞同的;但是华厦大屋,丽饰轮奂,我望天主保护你们,你们不要忘了审判之日,这是要毁掉的,但谁又知道这日子不很近了呢?这个仅仅十三位修女的院子,在倒塌时不是不应当有巨大的响声呢?真正的,贫人是不应有巨响的,他们应当以无声无响的生活,来吸引人的同情。

    如果我们看见一个人,因着施给我们的周济,免去了地狱,那为我们该是何等快乐呢?

    一切都是可能的,总之,你们应当为恩人们时常祈祷,既然他们使你们生活,(虽然一切是来自天主之手,但是我们却应该感谢天主,借着他们的手来维持我们)所以你们总也不可忽视了这种责任。

    我不晓得我在开始时与你说了什么,因为我已经离题了,但是无疑的,恐怕是天主愿意如此,因为我并没有想写给你们我这里所写的事件,但愿天主永远以圣手支持我们,愿神贫的全德总不从我们手中失落。阿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圣女继续第一章内已经开始的题目

 


此章圣女继续第一章内已经开始的题目,并劝修女们时时祈求天主援助并保护教会之人,最后以呼吁作结束。

 

    现在我重新再回头讨论天主把我们放在此地的主要目的吧,我的热望,是愿意我们时时日日要作一些事件,让天主喜欢。现在我看见很大的灾难在蔓延,人力是不能将在这原野里所点着大火扑灭的,我看我们是应当效法人们在战争时期所当作的事:当着敌人完全蹂躏了地方以后,地方主人看见他是多方受敌,他便要退入一座防御工事健全的城池,从那里他不时的突击敌人;这些交战的人,都是英勇武士,自然与那乌台之众,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如此,往往可以获得胜利,即使不能胜利,但至少也不会失败,因为其间既没有汉奸内应,除非弹尽粮绝,是不会万有一失的。然而在这里绝没有粮尽之处,那么自然没有降敌的可能。是的,然而我们总不会失败,为什么我这样说呢?这是为使你们懂得,姊妹们,我们所该向天主祈求的事,我们坚心决志恳求天主,使这英勇教友所聚合的一隅,没有一位降敌,并求主赏赐这一隅或城市的军官们——也就是宣讲师与神学家们——大量圣宠,既然他们大部份都属于修会,愿他们在修会中,要受到他们地位上最完备的教育,这是最紧要的一件事,我这样说,因为我们将因教会之力,而不是因世俗之人而得救的,然而我们在这两种关系之下,都不能援助我们的国王,至少我们应使我们的祈祷来帮助天主的忠仆,他们需要辛辛苦苦的修德进学,才能在今日为天主出力。

    你们或者要问我,为什么强调这一点,为什么我们应当援助胜过我们的人?我要答复你们,我看你们还不全了解天主所赐给你们的大恩,天主引你们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物的纷扰,危险的机会与世俗的往来,这是一个很高超的圣宠。我们说的这些人是不能享受这个福分的;并且在这样的时候,他们也不应享受这样的清福,他们应当支持弱者,鼓励卑微,军队没有军官还成什么体统?所以他们当生活在人群之中,与人群往来,出现在宫殿之中,有时候他们外表也应当像众人一样。

    我的女儿们啊,你们想想:与世界来往,生活在世俗之中,操心世事,更如我之所说,还得适应世俗,然而内心则是不羁于世俗,为世俗仇敌,自处如在旷野。最后,他们应当相似天使,而不应彷佛凡人,你们想想这岂是小德小行者,可以作到的吗?如果他们不真如此,他们是不配名符其实的称为将军的,并且天主不会许他们出离他们的范篱,因为那样他们只能作恶而不能行善。现在不是教训人者,还要身肩不成全的时候了,如果他们的德行不圣,他们不晓得他们应该如何轻贱世物,如何应脱离无常而专心永恒之物,虽然他们想法遮掩,他们的弱点,也是将要显露无遗的,并且他们是与谁相处呢?不是与世俗吗?为此他们应当毫无疑义的看世俗是不会对他们稍有宽恕的,也没有一点缺失,不渗入世俗之目的。好行为容或能从世俗人们的眼中飞逝,或者他们不认为这是好行为,然而恶行与缺点,放心吧!他们是不会看不见的。现在我每每惊愕,那些告诉世人全德意义的人们,并不是为了自己保持全德,不,他们认为个人是没有责任的,他们想如果是要他们自己符合于天主的诫命,那实是太过了。全德,他们只是用以苛责他人的工具,有时候他们责斥他们当中有德的人,如同是为满足个人,所以你们不要想我所说的人们,他们只需要天主一点不大的帮助,便可支持他们所打的可怖之战争了;不,必得是丰渥的圣宠,那才可以游刃有余呢。

    我求你们要努力工作,以便堪当获得天主两件事一:第一件,是愿在我们所有的学者与修土之中,人人都有打我所说的这战争所需要的特长,希望天主赏赐那些还没有完全备有这种特长的人们,因为一个完人是比很多非完人更有用处的。第二:愿这些交战的人,我再重复一句:这并不是小事,得到天主的支持,不受世俗的陷害,稳度风波,不要蛊惑于美人们的软歌莺语,是的,为完成这事,我们在这幽静的小院中,在天主台前,我们是可以作点什么的。我们要替天主作战,我觉得我含辛茹苦在这小角落内,所作的工作是很好的,我也愿意这里要完完备备的遵守天主和圣母的原始会规。

    你们不要想恒心为此事祈求是没有效益的,因为有些人认为如果不为自己祈祷这未免太难堪了,但是有什么比我所说的祈祷更好的祈祷呢?或者你们难过的想,你们的祈祷并不足以减轻你们等在炼狱的苦痛。放心吧:祈祷是有这样的实效的:然而,纵使你们在炼狱应作补赎,这又何闳之有?如果因为我的祈祷救了一个灵魂,而我在炼狱一直到世界穷尽又有什么关系,又何况为很多人的精修前进有关,与天主的光荣有用呢?你们轻视那些苦难吧,只要它们能为你受过多苦的天主有光荣!你们注意知道什么是更成全的事吧,我求你们为了爱主之故,求至尊天主俯允我们为作宗徒事业的祈求吧,至于我,我虽可怜,我也常为此事而祈祷,这事,攸关于天主教会的利益与光荣,我之一切誓愿,都在依照着这个方向的。

    我仿佛敢于设想从我这方面,为得到这个效验,我是有力的,然而,我天主,我坚信我所看见聚合在这里的修女们的,我知道她们全部的志愿与雄图都是为中悦您,为了爱您,她们抛去了她们的所有,她们为更大利益为您牺牲了她们的财产。造物主呀,您并不是忘恩的,是,我保证您是要俯允这个祈求的。主啊.当您经过世上的时候,您并没有讨厌妇女们,不,您对待她们常常是同情,当我们向您祈求光荣财货与世俗的利益时,请您宛如充耳不闻吧,但是当我们的祈求是为了您圣子的光荣时:永恒之父啊,您能不俯听那为您自愿牺牲千万光荣千万生命的人吗?主啊!请您不必因我们的缘故,俯允我们的祈求,我们是不堪当此的,但为了您圣子的圣血与功劳,俯听我们吧!,

    哦!永恒之父啊!请注意,不要忘掉这一切的鞭打,苦辱及患难啊!造物主啊!像您这样的柔情蜜意,怎样能忍心使您的圣子为了您更喜欢,并完成您给祂爱我们的命令所用大爱情完成的事业,在目前受这样的轻蔑呢?您不见这些不幸的异端人凌辱圣体,取消圣龛,毁灭圣堂吗?是您的圣子为使您喜欢曾少作了某件事吗?不,祂一切作得尽善尽美。永恒之父啊! 祂在世时,无枕首之地,常是苦难压顶,这还不够吗?这应该取消祂为宴会朋友,——因为祂认得他们的脆弱,知道在患难中需要祂给他们天上神粮来鼓励他们——所有的地方吗? 祂不是把亚当的罪过无限超越的赔补了吗?每当我们跌在罪坑里,不也是这位极爱羔羊为我们补偿吗?至尊之主呀,请不要容许这事吧,愿您的至尊息怒吧!不要看我们的罪恶,而注视您极爱子已经救赎了我们吧,您记念祂的功劳吧,您想想圣母,光荣之后,以及许多致命圣人,圣人们为您的光荣倾流义血的功劳吧!

    唉,主啊,我怎敢藉我众姊妹的名义向您作这样的祈求呢?您看我在我的女儿们当中,是多不配作中人,向您说明祈求,并为您予以俯允呢。至尊的判官,不会因我的冒失而更生气吗?是的,我觉得这是有理有义的。但是,主啊,您需知今而后你已是仁义之至了;对这可怜的罪女,对这在您面前敢于大胆如此的微虫,请广布您的仁慈吧。我天主,您看我的志愿与眼泪伴着我祈祷,因您仁慈之名,求您忘掉了我的罪行,可怜这样多的丧失的灵魂吧!救援您的教会吧,主啊,不要让这灾难打进教会,愿您的光明驱散这些黑暗。

    我的姐妹们,为了爱主之故,我求您们为这小小的罪女祈求吧!求吾主赐她谦逊,我求你们的这件事,你们当把它看作好似一件责任,我并不托你们特别为国王,教会,官长,特别是为我们的主教祈祷,我看见你们,现在的修女们,对这事是很担心的,我不能再向你们多要,但是我希望后来的姐妹们,她们要了解,如果有一位圣人作长上,她们也该是圣人呀!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愿她们永远不忘向天主呼祷。

    你们的祈祷意愿、规则、斋诫,如果有一天不向着我们说的这个目的走了,请想想,这便是你们缺了天主把你们聚合在这里的目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劝守会规并语及内修生活之重要三事

 


此章劝守会规并语及内修生活之重要三事,并明言第一事为爱人,后更论私交之害。

 

    我的女儿们:你们适才看过了我们所应达到的目的的伟大,然而为了我们在天主及世人眼内我们不成为冒失鬼,有什么我们不该作的呢?显明的,我们当作的太多了,为我们最有力的援助是高举我们的思想,这样才勉强我们提高我们的事工,好啊,如果我们完全遵守我们的会规与细则,我希望仁慈的天主,要常允我们的祈求,女儿们,我就不再向你们要求什么了!你们符合你们的圣愿以及你们的圣召所要求的事吧,虽然符合与符合之间也有很大分别。

    我们原始的会规,告诉我们要无间断的祈祷,为了满全我们这最重要的任务,我们什么也不应忽视,我们要遵守会规要求于我们的守斋克苦与静默,你们不晓得么?为了使祈祷名符其实,是应当有这一切事件的帮忙,此外,放纵与祈祷则是背道而驰?   

    你们曾请求我,论祈祷说几句话,但是,我求你们对于我的说话,要践诸实行,并且要善意地屡次细阅。我现在所说的一切,在谈论内容——即祈祷本身之前,我要先说几件对于要走祈祷之路的人的几件必要事件;他们是很为重要的,它们能使人在事奉天主上快速前进,而使不必太成为默祷者。另方面,如果没有他们,人们也不能成为默观祈祷人,而人们却自己想是默观祈祷人,这是极大的自欺,愿天主扶助我,说我该说的事,为使这东西为祂有光荣,阿们。

    我的朋友与姊妹,你们不要设想我嘱咐你们实行的事是很多的,愿天主使我们满全我们先人所写给我们并且他们也遵守的一切。他们是如此的挣得了圣人的名字;我们不必因他人的主意,或由我们个人想法寻找其它的事,这是错误的。

    我的目的是要陈述给你们会规的三点。对于我们了解我们所应遵照的真正义务,以及占有天主一再嘱咐我们内外和平,是很为重要的,第一件是我们彼此应有的爱情,第二件是牺牲一切世物,第三件是真正的谦逊,它虽是我们最后提出的德行,但它却是主要的,它包括着其余一切的德行。

    我们彼此应该有深刻的爱情,这是我要最先叙述的,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有爱情,那么对于一件最难忍受的事,真也就成为最轻易举的事了,如其不然,则只有厌恶频生而已,如果在现世,人们都好好的克守了这条爱德的诚命,那么以我看,那是遵守其它一切命令的最有力的援助,然而有时人们是失之太过,有时则又失之不及,人们总未尝尽善尽美的完成了这条诫命。

    最先看去,失之太过在我们当中是不会发生弊端的;然而实际上,它却是产生了无数的弊病与缺点,依我看,如果不是亲自眼见的人,对这事是不会相信的,魔鬼在这里是要设各样陷阱的,那些良心疏忽的事奉天主的人们还认为这是德行呢,至于那些企求全德的人们则对此事是一目了然的,因为他们感觉到意志逐渐衰弱,在全心事奉天主之途上发生阻力,我相信这种缺点的发生在妇女身上更多于男子的,对于团体为害是很大的,因为它使众姐妹不能彼此相爱;它使人时时想念一位朋友,焦虑不安;使人寻找时间与他谈话;很多次也使人谈情说爱,谈论家常琐事而不畅谈对主之爱,实在说这样的友谊很少帮助我们多爱天主,不,我相信魔鬼屡次藉着这样的友情创造堂派,分裂修院圣家。

如果姊妹们的互爱是走向光荣天主之途的,那使我们很快的就会看出来;她们的意志是不受情欲指导的:反之她们是在研究办法战胜情欲,我希望这样的友谊,在庞大的会院内多多益善;然而在我们这不过只该有十三位修女的会院内,我希望人人都是朋友,都彼此相爱相亲相帮助。为了爱慕天主,愿她们不要有私心之爱,纵让它是圣善的,也是不要有才好,从这样的友谊内,就是在兄弟们当中,也容易生出毒素,并且我也看不出这究竟有一些利益没有。如果这些修土,再有裙带关系,那就更坏了,简直成了瘟疫。姊妹们,信我吧,我所说给你们应以自持的态度,你们或者认为太过,然而这其中却含有着一种高度的成全与湛深的和平。它从无数的危险中,解救出那些还未深进于德的灵魂。我们的意志时常催迫我们,爱这一位超过那一位,这是自然的事。很多次我们的本性,使我们更爱那德行不成全而本性方面却禀斌特优的人们。是的,我们应当用力抗拒这种情绪,不要使它们称霸成雄。我们应该爱慕姊妹的德行与内在的优点,我们应当小心,总不要看重外表的特长。姊妹们,我们总不可让我们作了某人的奴隶,只可作用血救赎我们者的亲随,因为你们不知不觉之间,你们便要被那种情绪束缚而不能挣脱了。天主啊,照我看真不晓得有多少卑鄙之事,生于这种私心之爱。它们是这样的儿戏可笑,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人,简直不能了解与相信;我们现在不必去说它了,总而言之,它对于一切人都是恶毒,而对于长上则是疫疠。

    为了取消这种私心之爱,我们应当在这种情绪初萌之时,便匠心于以斩断。但是这种工作在慎密之外更需要的是技术与爱情,最重要的方剂,乃是姊妹们应当在定时团聚与讲话,如同我们现在厉行的一样,规则写给我们要独居一室而不愿共聚一堂,所以在圣若瑟修院内没有一间共同工作室,虽然这是一个可称赞的习惯,另外姊妹们各居一室,却是更容易保持缄默的,从此人们可以习惯独居而易于作高深的祈祷,祈祷是我们圣家的榜样,为此我们应当特别研究便我们如何便于实行的办法。

现在我们再谈彼此应有的爱情,你们或者觉得,这是出乎你们嘱托的范围了吧!不,你们想不管什么人,纵使蠢愚无智,如果他们常常像你们一样应当生活在一齐,在同一的地方,同时又不能与外界的人们谈话来往并娱乐,他们能不彼此相爱吗?我们相信天主爱我们,我们的姊妹们也爱天主,因为我们舍弃了一切不就是为了爱天主吗?此外,德行不常是引人向爱主吗?我希望天主仁慈,使我们这修院的姊妹们,时时事事在实行着这种德行。

    对于这点我觉得不必言之谆谆了,但是对于姊妹的互相亲爱呢?什么是有德行的爱情呢?有什么记号使我们可以认出来,我们是占有吾主耶稣对一切人,特别是对宗徒们训诲谆谆的这真爱的德行呢?我愿意用我这无力的笔,给你们简单解说一下.如果你们找到比我解释的更好的书,那么你们不必封闭在我的解释里,因为或者我是不知所言呢。

    我愿意说两种爱情:一种是完全精神的,彷佛没有一点肉欲与本性温存的关系,它是完全纯净的,另一种也是属于精神的,但是我们的情欲与弱点,却也有它们的份子;这种爱情也是良好与可有的,如同对于亲属与朋友,这个我们已经说过了。

   现在我要给你们谈论的,乃是没有情欲的精神之爱;因为一有情欲参杂在内,它整个所能存在的和谐,便告破坏了,但是如果处之谨慎明智,来与有德之人,特别是神师们来往,那是极有益处的。然而,如果我们在神师身上,发现了无谓的趋向,我们便应当视为嫌疑,无论如何圣善的谈话,也要避免,简简单单在办了告解之后,就引身而退,最好是该通知长上,这样的神师对我们的灵魂并无利益,我们应当予以更换;如果能不损于该铎的名誉,这乃是最明智之举。

在这种情形,以及其它魔鬼最易于给我们设陷阱的困难中,如果我们打不定主意,最好的办法是就给一位饱学之士(如果有必要,那是不该被拒绝的。)与他办告解,随从他的主意;因为说到决定作一事而不去讨他人的主意,特别是在有关于近人的名誉时,我们真不知犯了多少错误!为此研究对策,是最重要不过的事。当着魔鬼在这方面打击我们的时候,除非是很快的予以停止了。我们要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我再重复一次,最好的办法,如果可能,是说给另一位神师,希望天主仁慈,使我们常能找到一位神到师。

    我所给予你们的策划,乃是很重要的,因为在一位神师身上,有这种虚妄,乃是一件最危险的事。为一切姊妹们乃是一个地狱,一座陷坑,为此我求你们不要等待恶事扩大;从开始你们便应用各样办法予以摒除,良心所许可的方法,你们是不必怀疑的。

    希望仁慈的天主,总不要使这专心作祈祷的修女们,依恋着一位不是天主伟大忠仆的神师,如果这样,那只有使我们相信她们没有祈祷的精神。她们也不设法完成,她们在修会内所应企求的全德了。当她们看见神师不懂她们的言语,也不爱给她们讲谈天主之事,她们还能爱他?这是因为他不相似她们。如果相似的话,那么在这很少有的机会中,或者他是坦坦白白的,或者他是不愿自扰,也更不愿扰乱天主的使女们。

    我既然开始谈论这事了,我还愿加述魔鬼在这里所能加给的损害,也是非常可观的。并且人们发见这事的时间,多是在旷持日久之后,一座修院的全德的失掉,而人人往往不晓得它的原因,就是这事的作祟。如果对神师愿意将他的虚妄,透传给他所喜爱的修女,那么对一切修女其它之事,他将是视若无睹了。愿无穷仁慈的天主,救我们于此等事项。就这一件事,就够使全体修女搅乱不安了。因为她们的良心告诉她们的事正与神师所说相反。如果强迫她们只有一个神师,那她们将不知所措了,也将不知如何恢复和平,因为那该当给她们方剂,要使她们和平的,却正是搅乱她们的人呢。

在一些地方,是有这种大难的,我实在可怜她们。现在,你们可以不必惊奇,我为什么要恳恳谆谆使你们明了这种危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续论神师问题并说明饱学神师之重要

 


但愿无穷仁慈之主,不要使这圣家里的一位姊抹,陷于我上面所说的身心之苦内!假定一位上司,对于神师有一种太过本性化的依恋;姊妹们便不敢向神师述说一点关于上司的事件,同样也不敢向上司陈说少许有关神师的情形,于是她们就会有不告重大罪过的诱惑,因为她们害怕有痲烦发生。啊,伟大的天主啊!如此,魔鬼将要为害多大呢!啊!这种勉强与虚荣心,对姊妹们的害处,真是多得无算,因为只有一位神师,使人们很容易想象这修院德行已高,荣誉已大,如果魔鬼不能用其它办法加害修院,牠往往会运用这个陷阱的。实在如果姊妹们要求他位神父,人们立刻会设想,这修院内的一切规律,是完全丧失了。假如她们要求一位会外司铎,纵让他是一位圣人,人们也会感觉,即便只和他一次交谈,也会羞辱了修院似的。

    我恳求作上司的人们,为了爱主之故,要时时提高警觉,加紧保护这种神圣的自由,在普通神师之外,要有其它的神师,她们应当与主教或省会长商议,以便使她们的女儿们,不时的得与饱学之士,讨论灵魂的事件,尤其是在那普通神师,德行虽好,而没有丰富学识的时候,更为重要。学识对在一切事上指引明路,是件很重要的东西,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找到德行学问兼而有之的神师。不过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天主在祈祷中加给您的恩惠越高,您的工作与祈祷便愈需要一个更坚实的基础。

    第一块基石,你们已经知道就是圣善的良心;需知为了不犯小罪以及企向全德是什么也不应疏忽的。您觉得神师都晓得这一切吗?你错了,我曾向某位神师讨论过我灵魂的事件,他根据神学,告诉我某些事件,一点也不算什么东西。啊,他为害于我真是不可言喻,当然,他并不是蓄意欺骗我,那绝对是不会的,不过是他的学识不足罢了。同样的事情,在我的其它的两三位神师,也都发生过!我们的最大利益,就是得到真的光明,使我们完全的遵照天主的法律,它是祈祷的坚固基石,没有它,我们全部的建筑将要完全塌倒。但是如果人们不给您办告解的自由,不给您诉心的自由,这是说不给您向我上面说过的神师讨论的自由,其结果也要房倒屋塌的。我敢更大胆的说一句:纵使普通神师,有一切的优点,你们也该有时候,向另一位司铎处理这些事,因为那个神师也能够自欺,不被他在一切事情欺骗,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在这些事上请你们注意,不要相反服从之德。在一切事上,我们总能寻获到合法的方法。人们都极愿享有这种自由;为此上司们为给予他们这种自由,总不该疏忽任何事件。

     我方才叙述的这一切,特别是向上司们说的,我再向她们恳切的祈求,因为这修院姐妹,她们既然是专门寻找灵魂的安慰,长上自然应为她们设法。天主引导人们的道路是不同的,只是一位神师,不见得会都认识一切道路,我向你们保证,纵然你们贫穷困苦,如果你们愿意达成全德,放心吧,你们是绝不会缺少真正圣人,来向他们计论你们灵魂的事件,求得你们内心的安慰的。支持你们肉体的天主,祂也能为你们找到一个人,激动他们单纯的心,来光照你们的灵魂,她也会救治我最害怕的灾患。神师也能陷入魔鬼的陷阱中,对于一段道理错误了;但是如果他晓得你们,向另一位神师讨论灵魂的事件,他将更为注意,更为谨慎将事了。

    希望仁慈的天主,在这修院的大门为魔鬼关闭了以后,不要再让牠进来。我恳求本城的主教,催你们的长上,为了爱天主的缘故,希望他当着这里有德学兼优的神师的时候,给予姊妹们这种自由。我们这里是一个小城,很快就能知道底细,更希望他不要拿去这种自由。

    我方才所说的事,乃是由我自己和他人的经验而知,我这是说学者与圣人,他们都在研究过,何者是更适于姊妹们走全德之路的。我们发现了在我们院内的危险中,就是我所说的自由,我们曾深思熟虑过,副主教也总不能随意进入我们的隐院,神师也没有这样的自由,他们的使命,是在监视院内的收心和名誉,同样也是在使姊妹内心外面的进步;他们如果看出了几种缺陷,他们应去告诉长上,然而他们却不应代替长上的任务,这是我们现在的作风;但是这种作法并不只是我的看法,主教本人也有同样的见解,我们应当服从主教。是的,为了种种动机,我们并不服从会方,主教本人实在是一位圣德热心之士。总而言之,他实是一位天主的忠仆,他的姓名是阿瓦略满多萨,是名门之后,很上心用各种办法保护隐院。他召集了学问德行之士,并也请来了经验丰富的人,规定了我才说过的各项。

    希望后来的主教们也遵照这种种规定,因为这些是有德之人赞同了的,并且还都恳求过上主,指示给我们应当遵照的最好办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出比这些办法再好的。这既是有关天主的光荣,愿天主永远维护它们!阿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重论圣女在开始时所论之完全爱情

 


我又走题了;但是我所讨论过的事,关系太大了,了解的人是不会指责我的。

现在我们重新讨论一下,我们彼此应当有的神圣爱情吧,我这是要说纯精神的爱情,我不知道我了解的对否,我不想给你们长篇大套的讨论它,因为有这种爱情的为数并不很多,吾主赐予这样大恩的灵魂,她应当热诚的感谢天主,因为这乃是最高全德的标帜,为此我也要稍一论及,希望为大家有些利益,有人如果希望这个德行也愿欲得到它,那么当着他看到这篇时,他更能奋身而前,照定它的道路走去,愿天主使我了解这个德行特别是使我会讨论说出它来。

我彷佛不了解什么时候爱情是纯精神的,什么时候爱情是难以情感的;我不禁自问,我怎的竟敢讨论这个目,我彷佛一个在听远处说话的人,分不出谈话的意义,自然,有时候,我也不晓得我的说话,然而天主却要我如此说,如果在某种情况下,我走笔离题了,这并没有什么可惊奇之点,因为这为我是很自然的,我什么也不能成就。

我现在彷佛觉得是这样:天主如果光照了一个灵魂,使她明白何者为世界,以及世界之所值寥寥;也使他明白了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两世界是有分别的,  一个是永远,另一个则是电光石火;祂也给灵魂揭穿了什么是爱造物主,什么是爱世物;灵魂认识这些真理,不但是由于知识或者由于信仰,不,而且还是由于本人的经验,这其间是有差异的,她看出并证实了爱造物主所得何事,爱受造物所失者何条,她也知道了何者为造物者,何者为受造物,也知道了天主在祈祷中所指教给她的许多真理,或者是天主自动教给她的真理时,那时候,她爱天主的方式,自然较之那些天主还没提升到这地步的灵魂更为成全。

姊妹们,你们觉得我所说的这一切为你们是多余吧!是的.你们要说给我这一切你们都晓得,但愿真是这样,但愿这种认识深刻而正确的印在你们的心内!但是,如果你们知道这些,你们一定会知道,在我说天主这样光照了的灵魂,是占有精神爱情的时候,不是撒谎了。天主提拔到这种地步的灵魂,都是慷慨大方的,她们绝不把情爱,施给某些像我们这可怜肉体的事物上,纵让这肉体有美丽与优点装饰着,她们能觉出这些东西可以赏心悦目,但是那只使她们光荣天主,

至于使她们留恋在这些东西上,这是总不可能的,我说她不留恋在这些事物上,这是说她不为了事物外在的利益去爱它,如此的去爱世物,这在她眼里是等到于爱虚无,是依恋阴影,她们如果这样,她们便感到无地自容,再无面目向天主说我爱你了。  

但是你们要告诉我,这样的人们不是不知道爱,和不知还爱人们所给予他们的爱吗?这里我要答复你们,人们爱他们不爱,为他们并没有关系,有的时候这样的情形发生了,他们本性的最先冲动,也是使他们高兴人们对他们的爱情,不过,稍一定神,他们便会感觉到这是疯狂,如果这些人在德行学问上帮他们的忙,他们便没有这种情绪了,其余一切的情爱都使他们感到讨厌:他们了解,从中并取不出什么利益来,只是遭受重大的损害,他们不让自已对他们知恩戴德,感恩报爱,他们只是把这些托附给天主,因为他们将这任务已经托给天主,他们了解人们给予他们的爱情是来自天主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可爱之处,如果有人爱他们乃是因为天主爱他们,为此他们乃将报恩之责遗留给天主,他们也为这个目的祈求天主,然后他们便自自由由,如同不关他们的事件一样。

在仔细想过之后,我有时在想,如果不是说的我所说的那些能够帮助我们走入全德的人,而愿意被他人爱慕这是何等的盲目呢?实在,请想想,如果我们愿欲希望近人的爱情,在这爱情里我们常是找到一些本人的快意利益,我所说的那些全德之人,早就把这些世俗所能给予他们的一切幸福与快乐,践踏在脚下了,他们的快乐是这样,他们的希冀是如此,他们只是希望在天主之内,在谈论天主找到他们的幸福与快乐,他们被他人的爱慕与否,这为他们又有什么利益损害 ?他们认识了这条真理之后,便禁不住自己嘲弄自己在过去的时候,曾为了他们的爱情,是否得酬报而焦应的事件。

但是, 虽然我们的爱情是如此圣善,我们仍然愿意见爱,这是很自然的。然而如果你们接到了你们的报酬,你们务必要认出来那也不过败花稗草而已;这一切皆是气体,皆是风吹即散的几微原子,当着人们极端爱慕了我们之后,当我留下有是什么呢?我上面说的那些人,除非是论到那些能帮助我人们得成全的人们,他们是不再挂心他们见爱与不见爱了:他们了解,如果没有这些人们的忠诚,他们要很快的被人类软弱压倒在地,你们或者说:这些人他们,是除了天主不爱任何人,也不会爱任何人吧!我答应说:他们爱的更多:他们的爱情是真实无伪的,热烈的、有利的;总而言之:真是爱情!他们常是施舍多于接受,对于造就物主他们的准备也是这样,他们的爱情,我保证的说真是名符其实的爱情,地下的低级之爱,只是有爱情的名字,其实那乃是阶权,一点也不班配爱的称呼,或者你们还要问我,他们既不爱看见的事物,那么他们情将何锺呢?说真的,他们是爱他们看得见的事物,也爱他们听得着的东西,然而他们看见的东西乃是永恒,如果他们爱呢,但他们并不止于形体:他们注意的是灵魂,他们在考察是不是有点东西值得他们爱慕,如果他们还找不到什么可爱的东西,而只找到了德行的开始或者向善的准备,好了,那就仿佛挖矿的人,在其中发现了金子,他们的爱情便不会感觉疲乏:他们甘心愿意完成最艰辛的工作为了这个灵魂的利益:他们希望他们的爱情是持久的,他们也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人没有占有天上的幸福与持爱天主之情,这事便是不可能的。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纵让他们用各种方法为朋友尽力,纵让他们肯为爱朋友而死,为他尽力服务.此外纵让他们拥有本性的一切优点,他的朋友也不能供献给他一个有力而持久的爱情,他们由经验已经知道并认识世界上的一切财富并不算什么.他们也不肯自欺欺人,他们看出来他们是不能达到同一目标的.这样的爱情是不能持之久远的,因为如果近人不遵守天主的法律,那爱情就该与生命同朽,他知道自己与那不在天主爱德之内的,未来的结局并不一样。

天主通传给真正智慧的灵魂,对于重看与生命同腐朽的爱情,是不会超过他所有的分量的。并且也不把它当什么。只是那些将幸福安置在世物,快乐,光荣,财富的人们,对这样的爱情,才认为是点什么。如果他们是富人,他们能有朋友为他们找快乐过庆辰;但是那些恐怖一切虚假财物的人们,他们对于这种友谊并不感觉什么,他们也不看重这个。

如果这些人们在爱他们的近人,那他们是在热愿他们的近人爱主并见爱于主的。他们晓得如果不是这样,爱情是不会长久的。另方面,这样的爱情为他们是珍贵的,因为他们从不忽略任何一点有益于近人灵魂的事。他们为近人获得些许利益,就不惜牺牲他们的生命千次万次!啊,珍贵的爱情啊!但愿他则效爱情的王子——耶稣,我们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仍旧讨论同样题目

 


此章仍旧讨论同样题目,这就是说仍旧讨论精神之爱,并指陈出几种意见以便获得此爱。

 

     大家如果看见这种爱情的热烈,一定认为是件奇妙的事啊。为了它应该流多少眼泪,作多少补赎,作多少次祈祷,为了接近他想在天主心内是有能力的事件,以便将所爱之人,托付给天主的仁慈,什么样的热火,他不该烧起来呢?对于他的前进,什么样的恒心,他不该保持呢?如果他不曾达成了进步,他是不肯休息的,当着他看见她身上已经有了改善而又看见她有些后退了,他便好似是不知此世的幸福滋味了。无论吃睡,他都在为此事操心,他常恐怕他如此爱慕的灵魂丧亡了,他害怕永远与她分离,现世的死亡他是不肯挂齿的,他是不肯依恋着一阵微风即能吹散那事物的。他更不爱慕患得失的东西,我再重复一次,这种爱情是没有加杂着毫厘的自私自利的成分的;他的全部希望是愿意看见这个灵魂充满了天上的福宠,这就是真爱情;它并不建筑在可怜世界俗情爱之上。自然不必说罪性的情爱了。愿天主在这点上常保护我们,这乃是一个地狱!我们不必拉长我们对它的描述了,我们是不该陈述些微的恶事的。姊妹们,为我们,我们不该提出它的名字,也不该想它存在于世界上,也不可同意人们无论开玩笑或者郑重其事的,向我们说这一点,更不许人们当着我们的面讨论或谈说这一类的情爱。因为只要我们如风贯耳,那便为我们只是有损而无一利的。

    我所说的爱情,乃是一个许可的爱情;如同我所说过的,那就是我们彼此对父母或朋友有的爱情,我们害怕我们所爱的人们死亡,如果他们只是头痛,我们便要难过,如果我们看见他们在串难之中,我们便失掉忍耐,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精神之爱,并不是这样的,在最初之时,他也能感受到本性情感的行动,但是稍一定神,他便要注意他所爱之人的困苦,是不是有益与她的全德,是不是在德行上长进了,以及她们如何忍受了这些苦难,他恳求天主赏赐她忍耐,想帮她获得功劳,如果看到她甘心忍受,他便一点难过也不会感觉到;而且他还喜欢与感觉有安慰;虽然他也很愿意,自己替代她受苦,而不愿看见她受罪。如果可能,他还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功劳,以及由苦难所得之利益,全部给她们;但是他并不因此而失去了和平与憩息。我再说一句:这样的爱情简直是耶稣—无穷爱情之主—对我所有爱情的翻版!

  如此爱人的人,是能得到很大利益的,因为他们愿意承受苦架,以便从此使近人取得神益,而他们并不感觉难过,那些作他们友谊的对象的人,可以得到场许多珍宝。你们相信吧!或者是他们斩断他们彼此私心友谊,或者是他们为这些人,终久要从天主方面获得向同一道路迈进的圣宠,如同圣莫尼加为圣奥斯定所获得一样,大家同到天国去。

他们对朋友是不会二心三意矫揉造作的,如果他们看见这些人稍一离开天主的正路或者犯一些过失.他们立刻就会告诉她们的;他们是不会如此作的;如果她们不曾改过,那他们也不会乞援于谄笑与矫饰的,或者是他们绝断了彼此的友谊,或者是这些人改过,因为他们是不能忍受行径的:这是正义,这是两方面的一个连续战斗,虽然他们已经抛弃了整个世界也不在操心,他们是不是事奉天主,他们唯一劳心焦思的,就是满全天主圣意;同他们的朋友们,他们是不会如此作的;在他们身上他们仔细无遗的看见一切,就是很轻微的过失,他们也看得清清楚楚;我要说:他们的十字架是很沉重的。

    我愿意在你们身上看见的爱情就是这样,虽然在开始时,不能达到这种成全的地步。但是如果有天主圣宠,日久天长,自然要逐渐完成的。现在我们且从方法开始;无疑的其中还加杂着本性爱的部份,但这本性爱只要不是特殊的,便不会为害你们,并且很多次这种本性爱,还是圣善而需要的,对无论大小姊妹们的病苦与患难,也该表现情感;有时候一件很小的事情所加给我们的难过,较比另一个更大事情,加给我们的苦难不相上下,有的人很容易因他们的性格,为很小的小事就受感动,如果你们的性格不是这样,也不可缺少对你们的姊妹们的同情,天主恐怕在这事上,不使您难过,而在其它的事上,则将使您感动;我们自认为沉重的,纵使实际上也是如此,而他们或者认为轻而易举。为此我们不可根据我们自己来判断这些事。我们也不可以在不用我们一点努力,而天主就使我们强壮的时候的眼光,来看我们自己,要看当是在我们最软弱的时候。

    你们该当知道,这种建议为使我们同情他人纵小的苦难,也很是重要。这种建议特别是向那些我说过的灵魂说的。因为她们热愿受罪,他们也觉着一切的十字架是轻巧的。他们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他们那软弱的时候,同时他们也要知道,如果现在他们是强者,那并不是来自他们个人的,不然,魔鬼会使他们对近人的爱德逐渐冷下去,并使他们对过错视为一种全德。我们应当永久的警觉与热心,因为魔鬼是不会睡觉的。那些企向更高全德的人,他们对这事的责任较之他人更为严重。因为魔鬼所给他们设下的陷阱,非常隐密,牠是不敢别样引诱他们的。但是,如果这灵魂不加小心,非等到陷入阱内以后,他们是看不出其间的损害的。总之,他们应当永久醒悟与祈祷,没有再比祈祷更好的方法.来发现魔鬼的隐密陷阱,而使牠显露本来的面目的了。

当有的姊妹们需要一个特别的散心时,你们也应当设法同他们一起表现快乐。同样在普通散心时间,虽然你们不感兴趣,也应当表现快乐。如果你们处事明智,一切都可变成全备的圣德,在需要时,彼此表现同情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你们却不要为这个缺少谨慎与服从,上司的命令,能够内在的,为你们显得太厉害;但是你们不要显出来,也不要说给别人,除非是谦逊的向长上本人,不然为你们是有重大损害的。

    在有些事上,你们应当向姊妹们表示关心与同情,也应当极为悲伤姊妹的一切过失,只要她们是会公开的;另方面,你们也应该头示并练习你们的爱德,设法忍受这个过失而不要显出惊奇。同样姊妹们对于你们的过失也是如此。不,你纵然未加注意,可是你的过失却更多。此外,你应该将这些姊妹们多多托付给天主.设法以高度的成全,来修成相反你在姊妹们身上所发现的过失的德行。你应该勉力这样作去,这样你是以行为教训人,比起用言语来好多了。言语可能失的德行的时候,我们正是运用有效说服人的方法。记着,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不要忘掉它啊!

啊,一个姊妹如果忘掉自利,而为其它姊妹着想,在一切德行上实行着真正的进步,完全的循规蹈矩,为一切的同人益处多多,这是多么超等而真正的博爱啊,这是一种比人能说的干切温言柔语都更好的友谊。在修院内人们总不要说,也总不能向这位或者那位说这一类的言语,比如:我的生命,我的灵魂,我的宝贝,这柔情蜜语,留给你们的天上净配吧!

    既然你应当在寂静里很长时间与耶稣同居,这些话是可以使用的,至尊天主是肯嘉纳这些话的。如果在你们中间,彼此习于运用这样的话.那处在你们与天主一起时,它们便不大会使你们情意缠了绵,除此之外,是没有理由使用这些语言的。太女人气了,不是吗?女儿们,我希望你们无论在什么事上,不应该,也不应现出女人气来。你们应该相似男子大丈夫,如果你们尽其在已,天主将会使你们成为你们所惊奇的男子丈夫的。这为她有何困难呢?祂不是从无中造了你们吗?

    爱德的另一个超等的标记,是应当解除姊妹在隐院的劳苦工作,而自己甘心来承担,看见姊妹们前进于德,自己要非常喜欢,并且也要诚实的感谢天主,这是爱德的标记之一  。这一切事件,不但为本身方面具有很大益处,就是对于姊妹现处的和谐与平安,也是利益多多。赖主仁慈,我们的隐院内对于此事,大家都有经验,愿天主永久维持这个平安,如果有了相反的事发生,这是多么可怕啊!你想一个小小的团体,四分八裂,该是多么苦恼啊。愿总不要如此!

    如果偶然有一句相反爱德的话语出现了,我们应当立刻设法救治,大家一同热烈向天主祈祷。此外,如果在你们当中,因着分派,野心或面子关系,而生出不良的效果,你们也当像上面一样去作。我在写这几行时,想念着或者一天我们要遇上这样的情形,我的脉搏几乎要冻结了。我看这是隐院最大的灾难。如果你们当中发生了这样事,那你们便完了,请想想你们这是将你们净配从家中,从他自己的家中赶出去了,而逼迫她另找一住所。你们向至尊天主呼吁吧!寻找补救的方法吧!如果你们在领这样多的圣体与告解后,还是达不到目的,那么你们该害怕你们当中有茹达斯。

    但愿长上为了爱天主的缘故,提高警觉,不要使这种灾难进入会院;更愿她从一开始,就用力反对它,无论是灾难与救治方法,完全都系于此点。如果她看见一个姊妹兴风作浪,愿她一点也不要疏忽的,派遣她到另一处修院地方去。为这件事,天主要给你们需要的资财,无论如何,你们应该驱逐这个瘟疫。尽其可能的斩断这树木的枝干。如果这还不足.那么拔下它来算了。如果您不能派遣到另一个修院去,就把她关在监狱内吧!总不让她出来?这样待她.远比使她与大众来往,散布这不可救治的灾祸,胜强百倍。

    啊,这是多么可怕的灾祸啊,愿天主救助祂所住在的这些修院吧!我更希望看见一团烈火进来把我们整个烧死!

    我后来还要给你们多说关于这个重要题目的事,现在我不愿多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内外牺牲世物的大利

 


现在我们要讨论我们应该有的牺牲了。如果要成全,必需全牺牲。我说全牺牲,因为实在说,我们只应该依恋造物主而超出在一切受造物之上。我们如果尽其在己努力逐渐的求得成全,我们将没有多少可打的战争,至尊天主要灌输给我们这些德行的。天主要伸开他的手掌来保护我们,相反魔鬼以及整个世界。姊妹们请想想,我们整个的交给万有之主,不保留一点,而获得这样的幸福,能说是小的恩宠吗?我再重复一句:既然祂是万福之源,姊妹们,我们不该活泼的感谢祂把我们放在这保险所内,使我们唯一的工作就是摆脱世物的大恩吗?我也不晓得我为什么给你们谈论这个德行;因为你们当中没有一位不可以教训我的,我承认,我也知道,在我身上,对于这样重要的德行,是没有修到我所希望以及我所相称有的成全地步的。还有对其他的德行,以及我所在此书内叙述的德行,我都是一样不够。是的,写起来很容易,作起来则比较困难;但是我所写的东西,并不都是恰恰当富,因为很多次为把一件事情谈得中肯,是需要经验的,如果说我有经验,说真的,我所有的经验,都是相反我所讨论的德行的经验。

    至于外在的牺牲,我们从我们与一切隔离上就可以看出来。啊,我的姊妹们!求你们为了爱天主之故,你们了解天主引领你们到这里来的大恩吧,希望你们每一个都反省反省。你们不过才十二个人,是至尊天主愿意你们有这些数字,还有多少人,我晓得她们比我好多了。她们老早就愿意得到这个地步,我虽然是如此的不配,但是天主却赐给了我这般大恩。我天主,愿你获赞美!愿一切受造物都唱赞美您的圣歌,我,啊,我对您这个洪恩以及您所给我的其它恩惠,我都是无法感谢的。主,您召我度修会生活这不是一个大恩吗?但是因为我不忠不信,天主啊,您才不肯信我吗?啊,那里有这样多的圣德灵魂们,我的过失一直到我生命的末日,是不为她们知道的,所以你把我引领到这里来,姊妹们人数很少,我的过失不为她们所见仿佛是不可能的。这样可以使我提高警觉,这样您为我除去了一切得罪您的机会,我主啊,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推辞了。我得承认.同时我也较以前更为需要你的仁慈,宽恕我可能冒犯的过错。

    女儿们,我所祈求于你们的,是你们当中如要有一位认为自己不能实行我们这隐院的一切,请她说明,还有许多别的隐院,在那里也同样的奉事天主;她能够去到那里;但是她不要留在这里;怕的是扰乱了至尊天主聚集在这里的几位修女。另外,在别处,她可以从亲友那里求得一些安慰;在这里,如果有时允许人接见亲友,那只是为了安慰他们,至于修女本人,如果她愿意看亲友是为了个人的快乐,因为亲友们是不专务内修生活的,那个修女她应当自视为不成全的,他们应当自信还没有牺牲精神;她的灵魂还是在病态中:她还没有精神的自由;她也没有占有完全的平安;她需要医生。我向她说,如果她不切断这种黏滞,她是不会痊愈起来的,那么她并不是这圣家的真分子。

在我看最好的方药是直到她个人已经真正完全的自由了的时候,是她不看亲友;从天主得到这种恩惠需要长时期的祈祷,如果她已经修养有素了,那么这些谈话为她将是一个苦架。是的,到那时她能看她的亲友了;那为她们只能有益,而也不为害个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在人离开世俗之后,逃离父母亲友的大益

 


此章说明在人离开世俗之后,逃离父母亲友的大盖;并陈述那时人们应该寻找

 

如果我们修女们懂得与我们的近人时常来往加给我们的害处,我们是该如何躲避他们呢?我看不出他们可以给我们什么安慰,我这不只单说在事奉天主一面,就是在和平与休息一面也是一样。我们不能且不该分享他们的愉快.剩下给我们的只是共分他们的患难。对于这些患难,我们不要有一个人不在痛哭的。有时候,我们还需要超过池们本人,实在说,如果我们接受一点安慰肉体的东西,那么灵魂就应当付出很高的代价来。

    在这里是没有这种危险的,因为一切都是共有公开,你们当中没有一位,可以自己占有一点安慰肉体的东西。亲友的周济,都是凭大家的;并且那个姊妹也没有比其它全人有更感恩的本分。你们已经知道,乃是吾主本人供给团体的需要啊!

   在我看见因时常与新友发生的害处时,我的毛发不禁悚然,人们如果不是过来人,是不会相信这事的。我所说过的成全,今天在许多会院内仿佛都忘掉了似的,我不晓得,我们既是信誓旦旦宣布为主离开一切,而我们却不斩断主要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亲友,这算我们离开世俗吗?事情竟演变到这种田地,使修女们认为如果不更爱亲友而同他们多来往的话,那便是缺德了,啊,多美的言辞,多好听的理论哪!

    我的女儿们,在我们这家庭内,我们有特别的安置,我们把他们都托给天主!这是合理的,但是我们要尽其可能的不想念他们,因为我们的意志很自然的依恋他们超过其他的人。至于我,如同我在别处已经说过的,我特别爱我的亲朋,我竟忘不掉他们,我从我本人以及他人的经验知道:我这里不说父母们,他们很少有疏忽对儿女热诚的,如果他们需要安慰,与他们有来往那是正义的。所以我们不要对他们显示出古怪的行动来,只要对我的全德的主要工作没有害处即可:我们能够看望他们,但是我们也应该保持着完全的无所羁勒的心。对于兄弟姐妹众叛亲离我也是一样说法,但是对其他的亲朋则不是这样了,在我的工作当中,这后者给予我的帮助最少:反之,援助都是来自天主诉忠仆。

    姐妹们,请你们相信我,你们忠心的事奉天主吧!按照你们的本分事奉他!你们交通规则找不到任何新友比至尊天方给你派遣来的人们更诚挚爱你们,事情实是如此的。我知道,你们应该保持你们之样的态度,如果你们不是这样,那便是你们对你们的真朋友,真净配不忠贞了。无疑的你们很快的就可以获得我所说的自由了,你们要信任那些单单为主之原故爱你们的人超过信任你们的近人吧!他们为你们是没有害处的。在这些你们不想念的人们里面,你可以找到父母和兄弟;他是只从天主一面等待着他们的报酬。他们为你们可以牺牲自己。然而那些等待我们的报酬的人们则不然了;当他们看见我们不能为他们尽一点小力,不久他们就不管我们了。实在,这事并不是普遍的,然而却是很普通的常事,因为说到底世界总是世界啊。

    那些给你们说反面道理的并且认为这乃是德行的人们,请你们不要信任他,如果我要给你们说明这依恋人世的种种害处,我应该说的很长,但是因为有比我更有知识的人们对这点已经言之恐其不详了,所以我不愿再说了,虽然我是可怜至极的灵魂,我还能深刻看出这种危机来,那么那些更成全的灵魂,当然他们更能看得清楚,知得明白了!请你们相信我,那些依恋我们最深而避世俗,很自然的他们说的是有益处的。我再重复一句,你们相信我,那些依恋我们最深而我们又最难斩断的,就是我们的亲友们。如果远离亲友能帮助我们斩断这种依恋,那么远走异乡的人们作得是对的。可是依我看,这种牺牲精神并不后于肉体的远离;它乃是在于灵魂与吾主好耶稣慷慨的结合上。如果灵魂在耶稣身上找到了一切,自然她便忘掉了其余的一切,然而我们知道,远离世物,是很帮助我们的牺牲精神的,如果我们了解这个真理的话,那时候,恐怕天主要使我们拿过去与亲人来往,当快乐的事,变成十字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16 11: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说明谦逊与牺牲的连锁性

 


此章证明如果我们不牺牲自己而只是离开亲友,那仍是不足的,并附带说明谦逊与牺牲的连锁性。

 

    在你们摆脱世俗离开亲友以后,你们紧闭在我所说的种种条件的这个地方,你们就觉得没事可作,也没有什么战争可打了吧。姊妹们,你们不要如此放心吧,你们不要在睡觉啊,如此你们简直好似那因为害怕盗窃贼,而将他们紧紧锁在屋内边,如果我们不善自临视自己,如果我们不把弃绝自己的私意,当作最重要的事项,那么将要有一大堆困难,剥削我们的自由,阻止我们的灵魂,摆脱世界与财物而且直线的上升到天主那里去。

    为了救治这病,最好的良药是我们不断的看一切是空虚,一切都是一闪即逝,这是转移我们的情感贪爱脆弱世物而向永无止息的事物的方法;这个方法外表看去虽然脆弱无力,然而久而久之,他却通传给灵魂一个最大的力量。此外,我们也应警觉不要贪恋一个世物,无论它多小,我们要转移我们的思想,使她转向天主,因为只有天主保护我们,祂她召叫我们进入这个圣家已经是绝大洪恩了。主要的工夫虽已作了,但是还有苦事该作,那便是牺牲我们自己,相反我们的性格,我们与我们自己是相合无间,我们也很自爱。

  从此我们可以进入真正的谦德之门,因为这两个德行,我觉得它们双双相连的它们是同胞姊妹,是不能分开的,她们一点也不包括在我所说的我们当断绝的亲友之内;不,我们应该喜欢他们,爱慕她们,总不要使她们分开。

    噫,崇高的德行啊!一切受造之国王,世界的皇后,救人于魔鬼一切诡计陷网的救星,你们是基督我主的爱女,祂没有一刻出现不携着你们的。凡是占有你们的,在一切德行上可以大步迈进:他也可以反对全地狱的力量,整个世俗及其引诱,他谁也不怕,天国乃是属于他的,他什么也不怕,因为他不操心虑于失掉一切受造的财物—这为他并不是损失,他只怕一件事,就是不见悦于天主,为此他祈求天主使他坚定于此二德,不要因自己的过失丢掉了它们。

    说真的,这些德行的特点是这样,她们总是隐藏在占有者的身内,他总不会在他身上发见他们,他也总不相信他有这些德行,虽然人告诉他们占有这些德行,然而他却很看重他们,时时在专心获致他们,为了更成全的占有它们,他是什么也不疏忽的,他们总不欺哄占有他们的人,人们如果与他来往没有一点疑惑,他们可以发现这两个德行。

    但是试想光荣的国王这样的举扬了他们,用自己很多的苦难祝圣了他们,而我却向你们赞美谦德与克苦,这是何等的疯狂啊!勇敢啊,姊妹们,这是我们努力出离埃及的时候!当我们找得了这德行时,我们就找得了玛纳;一切事情为我们便都充满了滋味,无论他们为世俗人是多么苦涩,但是为我们却是显得甘饴的。

好,现在我们唯一该作的事就是根除我们的自身之爱,有许多修女很爱自己的舒适,在这里他们有不少的事当作:在这件事上特别是修女们,就是那非修女们也一样应当作战,这是一件可奇的事情,有人说有许多修女,加入修女会目的,只是为了不死,并且也加尽了小心,实在说:这种行为在隐院内,其可能性甚是不大,而我竟连此意愿也希望没有。

     姊妹们,勇敢啊!你们来到此地,目的是为基督受死,并不是来为基督享受。魔鬼向人们鼓吹,为了守规尽分,人们应当善自珍重;于是人们就加尽小心照顾身体,到死恐怕没有一个整月,完全遵了会规,不,恐怕连一天都没有,我不晓得这些人为什么进入修会,对这点你们不要害怕缺少明智,这是太特殊的,神师们本人也会害怕我们由于克苦而自杀,不会让我们太过的。

    追随相反这条修道之路的人们,他们不要心乱,我所说的事,我是知道一定的;如果有人要说我是以己度人,我一点也不着急.因为这是真理。照我看,天主是愿意我们更衰弱的;这至少为我是一项天主给我的大恩。因为我无论怎样总该寻求方便,祂要如此乃是为了我的利益。

    观看这些修女们,委身于何等磨难,真算是一件好奇之事。很多次她们竟有心意愿作过度与不明智的克苦。普通说,这种心意也不过延长两三天的工夫,后来魔鬼便使他们想象这为他们是有害的。激励她们害怕补赎的心情,在此种经验之后,便不敢再遵行会规的克苦了。

    我们且不要看会规的某几点是很容易的,比如静默,并且不为害我们,比如我们稍一有些头疼,我们便不去歌侣,但歌侣并不会害我们的,我们愿意自找克苦;但我们却不愿作这种或那种规则(注一)。有时候痛苦是很轻的,我们便觉得没有义务遵守规则,或者我们想我们已经满了本分,因为已求得了准许,不,不要这样;或者你们要说:那么为什么长上赐给这种准许呢?如果她知道我们的内心,她可能不给我们。人们告诉地这事是要紧的;支持我们的医生也作一样的说法;朋友或亲友正在那里哭诉,你要长上作什么呢?她害怕缺了爱德,她更爱留给你犯过比较使她个人犯过更好。

    这样的事是常常发生的。我在这里说给你们是为使你们能加以预防;因为如果魔鬼开始恐吓你要失掉康健,我们便总不能作什么了。愿天主赏赐我们光明,使我们在一切事上行走得当!阿门。

 

 

注一:在埃斯果里王家图书馆所藏圣女亲笔字,便有:你们不要看某些规则是很容易的。比如静默并不害我们。我们稍一头疼便不再进歌侣了,但这不会害我们的;第一天因为我们头疼过,第二天因我们头疼过,第三天则因为我不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8 12:54 , Processed in 0.03724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