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8704|回复: 0

【基督教】心灵之歌(原著:圣十字若望)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圣十字若望是圣女大德兰同时代的人,他和圣女一同改革加尔默罗男修会。他是一个资禀丰盈的人,具有多方面的才能,在他一生的不同阶段中,兼容各种职衔,他曾是医院中的看护,他是诗人、作家、建筑师——建造修院和水渠,同时也是神修指导者。圣十字若望强调,即使是最轻微的执着,包括心灵的执着在内,都会阻止一个人达到与天主结合。

简介

   这本书是解释并讨论:在灵魂与基督净配之间:爱情交往的诗章。在这些诗章中,陈述并解释了祈祷的要点以及它的若干效果。
   本书是应西班牙格那纳达圣若瑟隐院,赤足嘉默会院长耶稣安娜姆姆的要求而写于一五八四年的。

    前  言

    一、可敬的姆姆,下面的几节诗章,彷佛是由一些对天主热烈的爱情所写成的.天主的智慧与爱情。是无边无涯的。一如智慧篇中所说的(第八章一节):「它们达到世界两个极端L;从天主接受了灵感与运动的灵魂,以一种丰富而热烈的方式,在他的语言中,得到分享。在这里,我并不强调解释明白了这些诗句,便会将爱情的精神,寄放在其中的种种含义,极广阔而全丰美的陈述出来。如果相信:将有关于神秘知识的爱情言语,一如现在所有诗章中的知识,能够完全诠释出来,乃是一种天真的错误。「吾主之神,一如圣保禄宗徒说,前来协助我们的脆弱,祂居住在我们中间,并代替我们,用祂那神圣不可名言的叹息,要求我们所不能想象,也不知道如何对它表达清楚的事件。」(罗:八.廿六)。这个我们是不能完全了解,并且也不能表达出来的。

是的,有关圣神启示给爱情灼热的灵魂,并存留在她们之中的事件,谁能表达之于文字呢?谁能够用语言说出圣神让灵魂所尝味的东西呢?又谁能说出圣神让灵魂所愿意的实情呢?真的,没有一个人。就是连那些亲身经历过这一切的灵魂们,也不能够如此的。为此,他们才使用形像,使用此较,使用象征,来吐露他们所欣赏的一切事件,他们也是使用这个方法,倾泄出他们神修的丰富,揭开一些神秘和秘密。并且也无法说出它们的理由,而只能说出他们的感受.我们对于这些此喻,应该以爱的单纯精神,来了解包括充满在其中的道理;不然,人们就会拿它们当作呓语痴言。而不认为它们是有意义的论说了。这个就是我们在所罗门的神圣雅歌,以及圣经内某些篇章中所看到的。在其中,圣神也不能借着通俗与一般习用名词的协助,更不能以隐蔽的语句,或者使用古怪的形象与此喻,来让我们认识其中的深意,就是连那些圣人博士们,虽然用尽了他们的注解,并且使用了一切可以加上去的东西,但也无法完全成功的表达出其中的意指。在这里,我们所解释的种种,也只是含义的极小部分。并且也是极少于其所隐藏的含义的。

    二、然而因为这些诗章。既然是在爱情与丰富的神秘光明的影响下写成的,那末,我也不可能对它们有完全的解释。并且这也不是我的意愿。我的目的,只是给它们一个普遍的解释,正如可敬姆姆,您向我所要求的;这种处理执着的方式,乃是我所认为更好的。实在。将爱情的语言,留下它的全部幅员,让每人用自己的方式,并按照自己的能量,来加以汲取。是比给他们胶着在一个特殊意义,而不能适应于一切滋味,是更为美好的;不错,我们要给它们一些解释,但是人们并不需要被迫的停留在那里;因为在这些诗章内,所关系的神秘智慧。乃是一个爱情的产品;并不需要分别的了解它,而只让它在灵魂上,产生爱情的效果与情爱就够了,它是以信德的方式来行事,根据信德。我们是在不懂天主的情形下,爱慕天主的。

    三、我的陈述是非常简短的,说真的。我只能有时会停留一下。如果题目需要,或者有机会出现,需要讨论或讲解有关祈祷与其效果的某某几点,我是会加以解释的。这个往往是在诗歌的过程中,有很多的题目,呈现在我们眼前。这时候,我将最普通的放置在一边,我要很简短的将非常的效果,加以简短的讨论,这些事件,多次是在那些由天主的协助。而超越开始修行的人们中间发生的。我这样作有两个动机:第一,因为已经有许多书本。供给初学者使用;其次乃是我因您可敬姆姆的要求,才写出来的。希望天主肯使它超越这些初学者的需求,使人们更深切的进入天主爱情的神圣胸怀内。无可怀疑,谈到灵魂与天主的内在关系,我要使用士林神学的许多观点来解释,但这并不是没有益处的。我希望。我在这些有关纯精神的材料上,能够表达得良好。如果您没有使用过士林神学,藉着它可以了解天主的真理,但您并不缺乏神秘神学的实践。这个不只是使人由爱情知道超自然的真理,并且也还使人们尝到它们的滋味。

    四、我所要叙说的一切,我都顺服慈母圣教会的最好判断,并且是完全的顺服。另外为了使我的说话更有可信度,我在我一方面。就不肯定什么。我也不将它建立在我本人的经验上,也不建立在我从其它神修家所学得以及所听得的认知上(虽然我也计划运用这两种知识的来源,给我帮助)。至少在我认为是更难懂的地方上。我则只是依恃天主圣经的原文,它们会给予(我所说的)左证与光明。

您看我的作法是这样:首先我是引用拉丁的译文,然后我再加以解释,将它们适用到我的主题上我在开始先一般的介绍一切的诗歌,然后在解释之前,我再分别的重复它们,并分别的讲述每句诗歌。也将它放置在解释的上首。

    叙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哦,爱人,您藏在那里?

为什么我哀声叹气?

您在伤了我之后,

如同鹿只一般的逃去。

我随着在您去出后,鸣喊说,您已去矣!



牧童们,你们由羊栈中,

经过高处直达丘陵的顶峯,

如果你们幸运的看到了

我所最爱的人,

说给祂,我憔悴,我痛苦,我要即刻示寂。



为了寻获我的爱人,

我要爬高山、涉水深,

我不摘花拈蕊,

我也不恐怖猛兽群,

我要经过确堡与边界问询。



向受造物问询

森林啊!丛丛的树群,

是由我极爱者所手植,

青青的绿草地啊!

万紫千红的缤纷,

请告知我,你们是否看见祂逡巡?



受造物的答词

在散发着千万的幽香,

祂由这些小林中经过匆忙,

并从祂单独的形象中

在注视着它们细详,

祂留给它们穿美带芳.



  女方(即灵魂)

唉,谁能够医好我!

请你实现完全而真真的将你交给我,

今而后请不要给我派遣,

传递消息的人员,

他们的一切答复,不会使我意满.



一切往往来来的人,

都说给我您的差丽绝伦,

这个只有伤我更多更深,

然而留下我在死亡状况中,

乃是一个不知道他们喋喋什么的人。



啊,生命,既然你没有生活在你生活之处,

那,你如何还能生存?

你所接到的是箭矢穿身,

从你的爱人那里,在你心中提供了对祂的观念,

都是在企向夺去你的生存!



为什么你伤了这颗心?

不让它痊愈快迅?

既然你偷去了我的赤心,

为什么又让它如此忐忑?

为什么不让你的巧手盗竣?



请消灭我的烦恼,

因为没有人可以将它们除掉,

但愿我的眼睛只只的注视你,

因为你是它们的光耀,

只有为你,我才愿将它们用好(注一)

十一

(在西班牙海恩修院的抄本中,加入了下面的一首。)

请给我显出您的亲临。

愿您的视线与美丽让我死竣。

你知道的清清楚楚,

爱情的病苦无药可寻,

只有你可爱的形象亲自履新。

十二

啊!晶晶的水源,

如果在您银色的表面,忽然地出现了,

你那极为我所期望的双水剪,

在我心中就拥有了它们的出现。

十三

我的极爱者,请您回眸!

瞧,我要飞逃悠悠!

  男女(净配。指天主)

我的白鸽,请你回旋,

因为受伤的小鹿只,

已经出现在山巅尖,

被你的飞翔所吸引。

十四

女方(灵魂)

我极爱者一如高峰峻岭,

更好似阗无一人,深谷丛林,

也正像遥遥的海岛,

又恰如澎湃奔泻的河川,

充溢着爱情金风的吟咽。

十五

好似是静静的深夜,

也相似晨熹的升起,

更相似是无声的音乐,

也如同响亮的孤寂,

可人的晚宴,爱情之火洋溢。

十六

请前往佃猎野狐,

因为我们的葡萄花蕊已吐,

至于我们的玫瑰花朵,

我们要作成它松果形的花球,

但不要有人出现在山头。

十七

无生命的阿奎龙,请停停!

南风啊,请来将爱情唤醒!

请妩媚在我的庭园里,

愿使它的香气四溢,

接受者在香花中似仙的惬意。

十八

    新娘

啊!你们,犹太的仙女,

在开花玫瑰树里,

琥珀散发着它的芬芳气,

请你留步在小小村庄,

不要用思想接触我们的门框。

十九

亲爱的檀郎,请藏藏,

请将面孔转向山岗,

但愿你静静不语,

而凝眸着群睢靡靡,

由远方的群岛离去。

二十

啊!你们,轻盈的群岛,

凶狮捷鹿,斑鹿跳跃,

山岭、深谷、江河,

浪涛、清风、炎热烧灼,

你们,畏惧的,坚守着黑夜悄悄。

廿一

是由于琴弦的温馨

美人鱼甜甜的歌音,

愿你且停止怒气,

请不要接触墙壁

好让新娘更妥善的休息。

廿二

新娘进来姗姗,

在她喜爱的快乐之园,

她快快乐乐的休闲,

玉颈倾俯,

在爱人甜甜的双臂间。

廿三

在那里,在苹果树影下,

你成了我的未婚妻,

在那里,我将我的手交给了你

你是被成全了,

在那里,你的母亲失去了面丽。

廿四

我们的床床洋溢着花香,

围绕着群狮的洞堂,

红袍铺展,

静静在和平溢洋,

纷纭着干干万万的金栀光。

廿五

在你步武的芳踪中,

群芳点在飞骋,

星光的撞冲,

酿成了美酒浓,

使它们洋溢着芬香的神圣。

廿六

在秘密的酒窟深,

从枉爱者畅饮,

在我走出时,整个的平原里,

我已一无所知矣!

我也将我所追随的群羊失迷。

廿七

在那里祂给了我祂的心,

在那里祂教给了我充满了知的甜饮,

而我也实在的付给了祂,

我一切所有也毫无保留,

在那里我许给祂作配偶。

廿八

我的灵魂在坚持

我的一切富源来对祂奉事,

今而后我也不再对羊羔守候,

我已经没有对其祂任务担忧,

我的唯一职务就是爱中浮。

廿九

如果在公共的场地

从今日起,我不再要为人所见所遇。

你将会说我已经失迷,

但愿我的爱情夺去的神智,

我注定迷失而赢得无穷极。



在清凉的中晨熹

采摘了花花与绿绿,

拧成了股股的花束

在你的爱情的伸舒,

只由我一丝青发系住。

卅一

只是这一缕青丝长,

你看到它飞翔在我的颈上,

请你注视一下我的颈项,

你就会变成它的俘囚之行,

我的双眸一瞬你便深伤。

卅二

在你注视我的时候,

你的双瞳在我心中印入了美秀,

你便会温柔的热爱我,

我的双眸也因此获有,

钦崇在你内的所覩所囿。

卅三

但请你不要轻视我人

因为你看到我双腮厘深,

今而后,请你给我深深凝眸,

因为你的双睛注视了我以后,

你便会留在我心中恩惠与美秀。

卅四

  新郎

洁白的鸽鹄,

带着青枝回到船舱,

不如归去的杜鹃,

已经找到祂意中的檀郎,

在青青的河岸上,

册五

她生活在寂静中,

在旷野里安排了居停,

引导她走向旷野里,

只是她的极爱者,

在旷野里被爱情伤了身躬。

卅六

新娘

我们彼此喜爱吧,我的可人!

我们在您的美丽中注视我们!

在山上在丘岭丛里,

从那里,流出了清水漪漪,

更向前流入到深渊里,

卅七

然后我们更向前行,

直到石头的高窟中,

那是非常隐密的地方,

我们要进到其中,

在那里石榴汁我们品尝共同。

卅八

在那里,您将给我指示,

我灵魂的所愿所希,

在那里,您立刻要赐给我,

啊!您,是我的气息,

这是您在另一日给予我的宠锡。

卅九

空气的呼吸,

夜莺之歌的甜蜜,

树木带着祂的美丽,

在静静的夜里,

焚烧的火焰中,不带有苦凄

四十

无人注视,在这里,

阿米那,也没有出席,

围困已经解起,

骑队兵,看到了水,

下到水流溪。

全言撮要

  (一)这些首歌曲,是在描述一个灵魂从开始奉事天主,到她达到全德的顶端—即所谓神婚——所追随的道路,在这里,所讨论的乃是引导灵魂,达到全德之神修生活三种境界,或三条大路:即修炼路、光明路与结合路.在本书内所讨论的,乃是这些不同道路的一些固有特征友与一些效果。

(二)最先的几节诗,是有开于开始走全德之路的种种,也就是说,由修炼路向前迈进的种种情况.其次,则是有关进步以及与天主在订婚的阶段中,所发生的种种,也就是说的光明路。

最后讨论的是结合路,那就是全德之人的道路,这就是神婚的境界了,这种结合路或全德是继续光明路而来的,也就是进步路的超越。

最后的诗章,是有关于天堂境界,这是达到全德之灵的唯一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一章

新娘与称为基督的新郎间爱情诗歌的解释

注意:

    一、灵魂因理会应该对自己的贡任交帐而震惊,她认为「生存是短促的」(若伯十四:五),「引动永生的道路是很狭窄的」(玛豆七:十四);「义人也仅仅得以自救」(伯一,四:十八);「这个世界的财富是空虚而骗人的」(哥前七:卅一);「一切都要完结如流水一样的逝去」(撒二,十四:十四);时间是未定的,交帐是严格的。失掉灵魂是容易的,救援被千万的阻碍所包围。另方面,他对天主所欠的债务是很沉重的。他造人乃是只为自已;因之,人类在其整个的一生中都欠着天主的恩债;祂又亲自救赎了人类,这样我们看得更为清楚,人所存余的生命,都该为天主,他必需完全符愿天主圣意的爱情。就是在他诞生于世界以前,他就已欠了所接受于天主的许多思债;然而,人在其一生中,却疯狂的将它们大半都失掉了:在上主手持火把监察耶路撒冷之时(索福一:十二),他对自己所接受的一切恩泽,没有任何例外,一定都要彻底偿还。「到最后一文钱为止」(玛豆五:廿六)「现在已经很晚了,恐怕已经是末日来临了」(玛二十:六)。他应该补偿一个这样巨大的灾祸,一个这样无穷的损失。是的,他实在使天主大怒了,并且祂对她也隐藏起来,因为在一切受造中,只有她才故意地忘掉天主。她充满了恐怖,在她所在的地方,她看到了危险与丧亡,她内心中为痛苦所粉碎了,她放弃了一切事物,她也抛弃一切其它的事件,而没有迟稽一日或一时,她的心充满了叹息并被天主的爱情所伤了,她强烈的呼叫她的爱人。给祂说:

啊,极爱老,你藏在那里?

为什么让我哀声叹气?

你在伤了我之后,

如同鹿只一般的逃去,

我随着在您走出后,叫喊着。你已去矣。

解释:

二:在这第一页诗中,灵魂为天主子,圣言,她的净配之爱情所夺魂,她愿意与祂由光明而实体的神见,结合为一,她并向她的净配,诉说她爱情的焦虑,并对祂的不在,加以幽怨。她的幽怨的根基,乃是因为祂的爱情伤到了她。她已弃绝了一切受遗物与自己,但她还应该遭受她亲爱之人不在的痛苦。因为她还没有被剥走有死的肉体,还不能让她在永恒的光荣中享受祂。为此她喊叫说:

您藏在那里?

三:这正是如同说:圣言哪!我的净配。请显示给我你所藏身的地方?用这些语言,她向圣言要求,将祂天主的本质显示给她,因为天主圣子所退隐的地方,依照圣若望所说(一:十八),乃是圣父的胸怀。这是说,天主的本质,对一切有死者的注视,是不能接近的。并且对一切人类的智力,也都是隐蔽的。这也就是依撒意所以使用这些话:「您真是一个隐藏的天主」(依四五:十五)的意指。并且我们也应该注意:在现世,天主的交流与显示,无论多么伟大,多么崇高,一个灵魂在现世从天主接受的知识,以及其所见,是多么深远,那也并不是天主的本质,对于祂,人们乃是一无所见的,也与祂没有一点点共同点。实在,对灵魂来说,天主还是一个隐藏的天主。虽然灵魂在天主身上发现了一切完美,她仍然应该看祂,到如同是隐藏的。他应该在祂的退隐中寻找祂,而向祂说:「您藏在那里啊?」实在,天主给灵魂的最高的交流,与祂最使人感到的亲在,作为证明天主在这里的证见,并不比神枯与剥去这一切恩惠,作为不能证明天主的不在的证见,更准确有力。这就是若伯所以说:「如果(天主)来到我这里,我也不能看见祂;如果祂离去了我。我也不会知觉。」(若伯九:十一)的话的理由。

    四:从这些话中。我们应该抽取下面的教训。人的灵魂,虽然有从天主那里接受了的崇高交流,认知与精神的情感,她也绝不该因此而自己认为:她比别人更多的占有了天主,或者认为天主与她结合的更亲密,或者她觉得他已经本质的感到或懂得天主了。另方面,如果一旦间,这一切可感觉与精神的交流,她都没有了,并且也让她留在神枯,黑暗与被遗弃之中,她也不该为此而相信天主不在她心内了;因为,实际上,在第一种情形中,灵魂不能够确定性的知道,她是在圣宠的地步中。而在第二种情形中,她也不会确切知道:她是不在圣宠地步上.智者给我们说:「没有人知道在天主前,她是不是堪得(天主之)爱与恨的」(训道篇九:一)。

    在现前的诗章中,灵魂的主要目的,所以并不是只在要求感情与感觉的虔诚,它并不供给灵魂显明的确信,灵魂在今生是在占有她净配的圣宠;而是要向天主要求她所愿意有的确信。与在天堂上占有的永福,而清楚的看到祂的本质与亲在。这是她愿在来生中。以确切的方式,得以享受的。。

    五:在神圣的雅歌中,新娘要求的就是这样的事件,她愿意与她的檀郎。天主圣言的天主性,结合为一,她向天父这样地表示了她的意愿说:「请指示我,您在那里食住,在那里休息?」(雅一:六)须知要求他指示在那里食住,那乃是要求祂指示给她,祂那天主圣言的本质;实在,天父只是在祂唯一圣子圣言的食住中,也就是在圣子中,才能获得光荣。询问天父日中在何处休息,乃是向祂作与上面所说的相同的要求,因为父只有在其圣子内休息,也只有在圣子那里居留(意指享受),天父是在圣子那里安放祂的一切快乐,祂在曰中,将自己整个的本质,都交流给祂的圣子;这是说,天父在永恒中,永恒继续的生圣子。也永恒持有这个受生者,灵魂在这里所要求的,乃是天父所满足的这个食物,天主圣父在不让一切受有死有坏的造物,看见的休息地方,乃是祂圣子在其爱情无限甘饴中,布满香花的锦床。作为净配的灵魂,要求并愿意看见并要祂出现,为此她才说出:「您隐藏在那里啊?」

    六:在这里需要我们设法:在现世,使渴望天主的灵魂,使用方法,要找到她的净配天主圣言;而在现世,以其最大可能的爱情结合。与净配结合为一。灵魂只有用畅饮在现世所能从天主手内所获得的滴水,才是解除自天主而来的焦渴的方法。灵魂呢,她是由爱情的结合。来询问她的净配,藏身何处?我们因天主之名,拖曳着灵魂的手,答复她的问题,并指给她净配所隐身的正确地方,指示给她一定能找到祂的地方,她要带着在现世所能有的完美与温柔。这样,她在步武着外人的踪迹上,才不会冤枉走错路。我们清楚的知道,圣言,天主圣子,他由天父与圣神陪同,本质并亲自的在灵魂的本质内,藏身在该处。希望找到祂的灵魂,应该在爱情与意志上,离开一切受造物;她应该进入到自己的深处,也自持在极深的专心凝志中。在那里,她只是与天主在一起,世界万物,对她来说,就像不存在的一样。这就是圣思定主教,在自语录中向天主所说的:「吾主,我在我以外,完全找不到你;因为我在外边寻找你,乃是一个错误:我在外面寻找你,而你却是在我以内啊!」(自语录三十一)天主乃是隐藏在我们灵魂之内。在那里,真正的默观者,应该寻找祂,并询问说:「你隐藏在何处中?」(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个罪恶的灵魂,如何找到她的所天,由爱情与祂结合。达到现世所能的极限,她有着饥渴,非常喜欢畅饮从天主流出来的活水,并在此世加以享用,因为她是向其所天讲话,为此我们对她答复,最好是藉用天主之名,并指示给他是适宜而确定的退修地方,在那里她可以找到确定自己在修全德并与比生相合的甜美享受,如此,她便不会再像她的伙伴一样,空空踏着她们的路子了)。      

    您隐蔽在何处?

    七:灵魂啊。你是天主的所创造之物当中最美丽的,你有着热烈的愿望,愿欲知道在那里能找到你的爱人,以便能找到他并与他结合为一。瞧,现在我要告诉你他的所在;你自己就是他所居留的住所,是他藏身的隐蔽之地。对你来说,这应该是多么有安慰,多么有喜乐啊,你的宝藏。你希望的对象,是这样的接近你,祂就在你的心身内,或者更好说,你没有祂,你便没有存在。你,且听听你的净配向你说了什么:「你看,天国就在你们心内」(路十七:二十一)。圣保禄使徒说:「他的仆人,在他那边说:“你们是天主的殿宇”」(后,六:十)。

八:对一个灵魂,知道天主总不离开她,这是多么大的幸福与安慰,死罪本身并没有使祂本人离她而去,那么,这不是更有理由,使祂在有圣宠的灵魂上定居了吗?

    亲爱的灵魂,你还能愿意什么呢?你还向外找寻什么呢?因为你在你自己身上,你已占有了你的丰富、你的快乐、你的喜欢、你的满足与你的国土了;这是说,你已占有了你所希企,你所努力追寻的爱人了。你喜乐吧,你在你的内在凝志上欢跃吧,在那非常临近你的伴侣上喜乐吧,在你心中钦崇他吧,你不必在外面寻找祂了,那只有使你分心困乏。另外,在任何地方,你绝不会比在你心内有更大把握,更大的快速和更亲蜜的找到祂,唯一的困难,就是祂停留在你身心的方式,乃是隐而不现的方式,然而你知道,祂一定在你那里隐藏着,为你已经是个很大幸福了,因为你若真正寻找祂,一定会在那里找到祂。可爱的灵魂,在你问询祂:你隐藏在那里的时候,你这询问,乃是有确切把握的啊!

    九:然而。你还能提出一个异议,既然我所爱的,住在我内,那我为什么找不到祂,也不感觉到祂的存在呢?

    理由是这样。因为祂隐藏在你心中。而你却没有像祂一样的隐藏了你,以便去寻获祂并感到祂。那愿意找到一个隐藏的对象者,他也应该深入到祂隐藏的深处,找到了以后,他也应该隐藏起来。你那极爱的净配,乃是隐藏在你心之旷野内的宝藏,「为这个宝藏,明智的商人,为了买到它,是用去了他自己全部的财产」(玛,十三:十四),为了寻获你的爱人,你应该忘掉属于你的一切,远离一切受造物,而隐身在精神内在的隐密之处所内;在那里,关上你的门户。这是说,用意志拒绝一切事物,你在秘密处,祈求你的父亲(六:六),如果你同祂一样隐密的居住着,你便会秘密的感到祂,你也会在隐密中热爱祂,并享受祂,你秘密的在祂内取得你的快乐。这是说,在一种超过一切语言和一切情感中享受祂。

    十:可爱的灵魂啊!勇敢吧!既然你现在知道,你所希冀的爱人,居留在你的胸怀内,你就该设法隐藏的与祂住在一起啦!那么,在你的胸怀内,你就会感到祂并用爱情来抱紧祂了。你听从祂,祂在用先知依撒意的言语,召唤你作这样的引退:「来吧。进入你的退隐秘密之中吧,关闭上你的门户」这是说,对一切受造之物,关闭上你的官能——隐藏一点吧!至少是现在」。(依二六、三十)。「现世的生命是太过短促了,灵魂哪,如果你知道,在这种生活中,看守着你的心,你的心,神秘。」(依,四十、三)。这个秘密的实体,乃是天主自己,  因为天主乃是信仰的实体与对象,信仰乃是由神秘与神秘物构成的,然而当信德在这些帐幔下隐藏而埋藏着的时候,这也就是如同圣保禄所说:在那存在于天主的完美,显示出来的时候,天主秘密的神秘与实体,在灵魂的眼中,就显露出来了。

    在这个具有死亡的生命中,灵魂最后是隐藏起来,她不能像在来生一样的深入到天主的神奇中,然而如果她能像摩西那样,「藏身在岩石洞中」(谷,三子.二二),忠实的效法天主圣子,度她的净配那样完美的生活,她会获得天主用右手保护她,从后面显示给她,换句话说,她在未来,从现世生活,会达到一个非常崇高的完美,而与天主之子,她的净配,结合为一,并由爱情转化成为天主。

那时候,她将看到天主子离她很近,对这些神秘,也看得非常清楚。并明白了解了。她也能获得在现世从天主那里所能获得最丰富的认识,她再不需要询问「你隐藏在那里」了。

    十一:可爱的灵魂。现在你知道你在你心灵的隐蔽处,为找到天主所应讲作的事情。然而如果你愿更多的一些事情,那请您听听一句实体的言语,一个不能为人的理智所了解的真理。你在信仰与爱情中,寻找你的净配吧,不要为取得一点点的快乐,也不要品尝什么,更不要了解比你应该知道的更多事件,信仰与爱情是瞎子的两个引导者,他们由你所不知道的路子上引导你,引导你到天主秘密的深渊内。信仰,我们所说的这个神秘,它具有引导我们灵魂向着天主行步的任务;爱情是指示给我们道路的向导。所以,在她要默观的时候,她会深掘信仰的秘密与神秘,她能够挣得爱情使它显出听包藏于信仰的东西。我这是要说,她会找到她甘心称之为净配的天主子。这个净配,在另个世界上,由特别的圣宠与天主的结合而为她显示出来;在另个世界,则是由本质的光荣,由面对面的快慰并无遮掩的看到他。

    一个灵魂,即使是达到结合的境界——这是在此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无论如何,净配对祂来说,还依然是隐藏在圣父的胸怀内,正如我们上文所说的,灵魂由于企望在来世的完美享受,为此,她才不止息的重复说:「你隐藏在那里?」

    十二:可爱的灵魂,你为寻找你那隐藏的天主,恒久的所作所为,是很好的。由比,你高度的荣耀了祂;由于你对祂,比对一切你所能达到的,有更高更深的重视,你就很奇妙的接近祂了。为此,你一点也不要让你的官能,停留在它们所领会那些东西上;换言之。你总不要将你的快乐。放置在你从天主那里所了解的事件上;也总不要将你的爱情与欢喜,安放在你从尝味天主而给你的神慰上;你要将你的爱情与快慰,安放在那你不能把握并尝到的事件上;那就是你由信仰所寻找的那一个,我再重复一句,天主是不能向迩并且是隐藏的。即便是有时候,祂彷佛显示给你,并让你尝味,让你把握,你依然还该相信祂是隐藏的。你依然还要服事祂,彷佛埋藏在秘密的深渊中。你千万不要效法:那些对天主有不称于他的思想的混人们,他们在那些不为他们的智力所了解的事上,就随意、随心、随情的作出天主的形象,天主离祂是更远了,祂也更隐藏了。天主完全站在他们的反面,人们越不清晰的认识祂,祂便离人们越近。实在,正如达味先知说的:「祂将祂的隐藏放在黑暗中(咏、十七、十二),实在是这样,在你接近祂的时候,由于你精神之眼睛的脆弱,你必须具有黑暗晦黯的印象。为此,在任何时候无论是在逆境中,或者是在精神或物质的顺境中,你要看天主常是隐藏的,在向祂呼喊时说:

    极爱者,为什么让我哀声叹气?

    十三:灵魂称呼耶稣为极爱者,是为了更感动祂,并使祂倾听自己的祈祷。在天主真正被爱的时候,祂是很容易俯听爱祂之人的祈祷的。在圣若望福音中,祂本人也向我们说:「如果你们住在我内,凡你们所愿意的,都会给予你们」(若,十五、十七)人们能够绝对真诚的称呼祂是爱人的。因为灵魂完全属于祂,她的心要绝对与其它一切不是天主的东西断绝。因之,她的思想,是常以祂作为对象的,达利亚责斥桑松的话,可以引用在这里:「当你的精神不与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怎能说你爱我呢?」(士师,十六、十五)所谓精神,就是指的思想与爱情。然而也有一些人,称呼祂是极可爱的净配,可是在实际上,他们并不是祂真正的可爱者,因为他们并没有完全将自己的心交付给祂;为此,他们的祈求,在净配天主的眼中,并没有很高的价值。天主也不会立刻听从他们的祈祷。祂在期待他们的恒心祈求,要他们的精神常常在天主那里,他们的心也要为天主之爱所深人,因为人只有由爱情,才能从天主那里得到他的所求。

十四:她随后又说:「为什么让我哀声叹气?」对爱祂的灵魂来说,我们要注意,祂的不在,为她乃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苦刑;因为她不爱任何在祂以外的事物,她自然也找不到她所寻找的任何休息与与轻松。不错,在这方面,我们能够认识一个人是否真爱天主,她不可能在一些小于天主的事物中,找到满意。这是我所说的一个爱天主的灵魂,即使她占有了其它的一切福祉,这不但使她不会使她因此而快乐,并且更使她占有的越多,她所尝得快乐反而越少。因为在那些爱天主之人心中的快乐,并不是在占有,而更是在于精神完全的剥削与贫穷中。由比,我们所说完美的爱情,是在于取消一切,因之也只是在于一个最后亲密与特恩的结合中,这就是与天主紧紧联结在一起。灵魂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也尝得了一些满足.然而她还不能达到餍足,达味圣王只是期待着在天上的完全满足。他说:「在你的光荣显示给我的时候,我才有靥足。」(咏十六、十五)。

    灵魂所能在此世尝到的心中的和平安静与满意,总不能完全的使她平息,也无法不带有个甘甜而和平的叹息。真的,叹息是不能与希望分开的。圣保禄宗徒让我们清楚的了解:这个叹息是什么,他曾给我们说:「我们在我们心中哀声叹气,我们在期待著作为天主的义子。」(罗八:三二)(这正好似说:在我们心内,我们已经有了爱人的定情物,我们感到难过的:乃是天主的不在。是的,是因极爱者的不在,灵魂才永永远远的,让人听到他的哀声叹气。灵魂特别是在尝味过一些充满甜蜜与馨香的交流以后,而天主又让她留在神枯与寂寞之时,她才更会说出她的哀叹。另外,这是灵魂在她爱情燃烧的心中带有的叹息,在那里灵魂为爱情所伤,在那里灵魂也自然更感到净配不在的叹息与痛苦。还有在灵魂尝到了与净配的甜蜜与香香的交融以后,忽然又处于枯干与孤独中,自然她就会极易感到净配远离痛苦。为此,她又加上说:

    您如同鹿只一样逃去

十五:我们注意到在雅歌中,女主角将她的所天,比成鹿只与山上的羚羊:「我的爱人,正相似山上的羚羊与庞只」(雅二、九)这不但是因为牠们爱僻静与隐蔽的地方,并且牠们也逃避一览无余的平原,而更是在指示说牠们在出现后,又完成了快速的隐藏。极爱者也是这样的,祂来访唔灵魂,使她们享受,也鼓励她们。然而在祂访唔了她们以后。又让她们感到自己的不在;以便考验她们,压伏她们并教训她们,从她的不在中,又使灵魂感到更加增了苦痛。为让他了解这种情形,她才说:

你在伤了我之后

    十六:她的思想是:你连续的不在,所加给我的难过与苦愁,还不算够数;你在用你爱情之箭,深深的伤了我之后,更增加了我愿意看见你的热情,而你却像鹿只一样,快速的逃去,而不让我有片刻的捕捉到你。

    十七:如果想对这节诗,作一个更广泛的解释,我们应该说,不必说天主对灵魂用了很多的拜访。用爱情伤了灵魂以后,并引她走向自己。从而生出一些烧炙的接触。而使灵魂叹息。天主的接触,正好似火箭,它们伤了她的灵魂,穿透了她,让她受爱情之火完全的焚烧。这种事,才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说的本义的爱情之伤刺,它们强力的焚烧着意志,那让给为这烈火与爱情之火焰所焚烧的灵魂,感到自己已经荡然无存;这时候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自己,而完全更新,而度着一种全新的生活,如同被焚毁的凤凰,又从牠的灰烬中重新生了出来一样,「我的心被焚烧了,我的肾也已换掉;我一无所知的,蹄于无有了。」(咏,七二、二一)。

    十八:先知达味在这里所说的肾。乃是指的贪心与情爱。它整个的颠倒,而在心之爱情的火烧内,变成了神圣之物;这时的灵魂,由于爱情,已将自己变成虚无;他们只知道爱了!在这充满爱情的时间,意志的贪心的转变,在灵魂中鼓起着一种折磨与一种焦虑,一心一意的想见到天主。爱情的严格要求,为她彷佛是不能忍受的,但这种苦刑,并不是来自她已受到创伤的缘故,不。灵魂认为这个爱情的创伤,乃是她的真正健康;她的苦刑,是来自她极爱老。在伤了她之后,而留她在苦难之中。让她为殉道之苦所俘虏。但祂并不以强力伤害她。也不拿走她的生命,而只是让她在完美的爱情中,清楚而光明的神见中看到祂,与祂结合在一起。

    十九:灵魂为了表示并解说痛苦是由这种爱情之伤所激起,来自极爱者的不在,她喊叫说:在您伤了我之后,这是说:你留下我受伤了,为了你给我的爱情的这些创伤,我快要死亡了,而你却轻快如小鹿一样的引退了。

    痛苦由爱情的伤痕而生,并且是非常强烈深湛的。她使意志觉醒,并带给意志一种奋进。为走向占有极爱老而受苦。在痛苦中,灵魂感到爱情的感触很近很近,同样,灵魂对于净配的不在,也感觉非常敏锐,她立刻会发出她的叹息,因为在爱人失去的同时,也就隐藏起来了。灵魂也就找不到她了。灵魂这时很自然的,依照她占有天主意愿的深浅,而陷入痛苦与叹息中。因为这种爱情之伤的访唔,与天主所作对灵魂其它的访唔不同,后者使灵魂休息与满意,给她带来和平、甘甜与安逸。前者则是给灵魂产生伤创,超过治疗;产生磨难,超过满意。事实上。它们是使我们灵魂知识活泼,并增加我们的意愿,因之也就增加我们的痛苦。人们称它们为爱情的创伤,也称之为精神的创伤;对灵魂来说,这乃是非常可喜可羡的;在这里,灵魂也愿意因这创伤,死亡千百次,出离自己而与天主结合。从下面的诗句中,她使我们可以了解:

    我随着你走出,喊叫说,你已去矣!

二十:爱情的创伤,只有用那给创伤者的药品来医,灵魂又说了:她随追着那伤了她的人走出,她大声地喊叫着,要求祂给予药品;她是为这种创伤之火所焚烧着。然而这个出离自己的语句:在神修语言中,是意指着两种的追随天主的方式:首先,灵魂由于她所怀有的轻视与恐怖,走出了一切受造之物。其次,她是以完全忘我的方式,走出自己;由于对天主之爱,她有一个对自己的神圣恐怖;天主在自己一面,让我们看到了:祂使用强大的力量、感动并高举灵魂,使她脱离了自己的覊绊,并使她脱离了她自然的倾向。灵魂使用她向天主喊叫的方式,而向祂作了某种的表示:(这两种出离自己的方式,从女方净配所说下列的语言,可以了解:她说:「我随后你走出」。实在,这两种方式,不但对随后着极爱者净配走出是需要的,并且对和他一同进去也是需要的。新娘子这时彷佛在说:

「啊,我的檀郎,由于你的接触,由于你爱所给我的创伤,不但将我从一切受造物中拔出,使我对它们陌生,并且你还使我脱离我自己!——因为,说实在的,这乃是天主本人,将灵魂与肉体分开——因为你将我提升到你那里,斩断了一切,而大声喊叫要求与你结合,而说:

唉。你已去矣。

    廿一:灵魂这时彷佛说:在我相信已经捕捉到你的时候,我再也找不到你了,我是痛苦的被悬空在爱情的风景之中,在我与在你之间,都没有靠法。

    灵魂在这里呼叫说出去,追随她的爱人,雅歌中的女主角用「起来」一辞说我起来,走遍了全城;我跑遍了全镇与公共场所,找我心灵的爱人;我寻找祂,却找不到。」(雅三:二),这个女方使用「起来」一辞,在神修的说法上,指的是出谷迁乔,灵魂在这里所取用的「从自己走出」,这乃是指的脱离她爱天主的卑微方式,以便达成一个最崇高的爱主等级。然而女方净配对她没有找到她的爱人,而表示受伤难过,这也就是灵魂所以说,她受了爱情的伤,并也停留这种地步上,为此那怀有爱天主之火焚烧的灵魂,在现世所以生活在爱人不在的痛苦折磨的原因,她已经完全交付给天主了,她还在期待着天主的还爱.这是说:她并没有得到对天主清楚的占有与亲见;为此,她才大声喊叫他,然而她只要在世生活一天,这种占有与亲见,是不会赐给她的(非不给也,是不能也。天主的全能不能作不合理的事,必等死后才可),灵魂在这里为了她的爱人已经失掉一切的事件以及她自己,并且她的失掉,对她并获不到利益;因为她还没有占有她所热爱的天主。

    二十二:这就是她所以对天主感到难过的原因。她爱天主并且将自己献给了祂,而她却得不到祂,这种由天主不在而所激起的困苦与折磨,在那接近全德的人们心中,在这受天主所伤的人们来说,其强烈之甚,如果没有天主的支持,她们一定会死亡的。她们的意志是正直的,她们的精神是纯洁的,并且对天主也准备得停停当当;并且,如同我们所已说过的,天主也曾赏赐过她们,使他们尝到一些甜蜜与爱情,这些都是她们在一切之上,所最大希冀的事项;为此。她们所受的折磨,也超过了我们所能说的一切。因为,只要穿过了一道鸿沟,便会有无限的福祉出现给她们,然而天主却拒绝赐给她们,那就是她们所受的折磨与痛苦不能名言的原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二章

牧童们,你们由羊栈中

经过高处,直达丘陵的顶击,

如果你们幸运的看到了,

我所最爱的人,

说给他,我憔悴、我痛苦、我要即刻示寂。

    一:在这一节诗中,灵魂愿意使用媒介与中人.来在近处服事她的爱人,并祈求他们向他诉说她自己的痛苦与难过。因为女爱者这一方,没有办法个人向她所爱的人交谈,使她只有藉用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了。当然,她也愿意用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叹息,与使用最巧妙而能向她所爱者传递她心灵秘密的言语,来表示给她的爱人天主:这就是她所以要说:

「牧童们,你们(由羊栈中)经过高处」这说法的缘故。

二:她对自己的情爱与意愿给予了「牧童们」的称呼,因为它们用精神的福祉营养着她。牧童一字,实在是指的牧养者。这是天主备用牧童们的媒介,交流给灵魂一块天主的草地,没有它们,祂不会将自己交给灵魂们,即使要给她,也是很少很少的。她又说:你们经过。这是说,你们生于一种纯洁之爱。因为一切的企冀与一切的意愿,并不能够上升到天主那里,只有那产生于真正爱情的人才能达到他的。

    三:由羊栈里,经过高处,直达坂陵的顶峯。

    她这里使用「牧童们」的这个名称,指的是天使歌侣。经过他们,我们的叹息与我们的祈祷,才逐渐的走向达到天主那里。陵的顶峯,指的是天主。因为一如垣陵的顶峯高远,天主也一样是最高的高远:在天主内,一如在垣陵的顶峯上,人们发现并分辨出一切在下面的种种,而我们的一切祈祷,透过天上之神的媒介,才能指向天主!如同我们前面说过的;真的,也是这些天使们,将我们的祈求与心愿,代我们呈献给天主,天使曾向多俾亚保证说:「在你带泪祈求天主,并埋葬死人的时候;我已经将你的祈祷奉献给天主了」(多,十二:十二)。

    人们也能够从灵魂在这里所说的牧童,懂成天使们本人;他们不但传递我们的信息给天主,他们还要带天主的信息给我们的灵魂。他们如同好牧童一样,用天主所交给他们的神圣交流与启发,养育我们;他们站在好牧童的立场,也保护我们抵抗狠狼,那是说抵抗魔鬼,天使保护我们并代替我们作战。    .

    灵魂或者是将牧童之名称,懂成爱情的意愿,或者是懂成天使,她都是在祈求他们,在她的爱人天主那里,作她的中间人。而向他们大家说:

如果你们幸运的看到了

    四:她要说的是:如果你们幸运的,为我达成享受他的亲在,看到祂并听到祂,请注意在这里,无可怀疑;天主知道一切并听到一切。摩西为我们作证:祂看见并认识我们心中最小的思想(申,三十一、二十一);人们说。在祂医治我们时,祂会看到我们的需要;在俯听我们时,祂会听到我们的祈祷,我们灵魂的一切需要,一切要求与祈祷,都达不到要天主俯听他们的等级;乃是天主在祂的上智中,看到我们用够了时间,热诚与持久的当口,祂就会俯听我们的祈求,医治我们的灾祸,到那时我们自然会说:祂看见了我们,并俯听了我们。我们在出谷记中,可以得到证明:以色列子民,有四百年之久,作埃及的奴隶。天主当时向摩西说:「我看到了我百姓的苦痛;我也听到了他们的怨声。我要下来救援他们」(出三:七),然而,祂是常常在看到了他们的苦难。然而在他说他看见了的时候,乃是因为他要使这苦难结束了。同样,圣嘉宾向萨加利也说:「萨加利,你不要害怕,因为你的祈祷被俯允了」(路、一、十三)。显然,这个指的是:天主要赐给他很久以来所要求的儿子。然而,天主是常常听到他的祈求啊!

    为此,灵魂应该了解:天主如果不在必要时,不赐给人们一个直接的援肋,或者不俯听他们的祈求。其动机并不是由于我们配不配的问题,而是由于时间的不对与不宜。天主才不予我们以保护;只要灵魂不失去勇敢与恒心,天主在合宜的时候,定会给她帮助的。正如达味向我们保证所说的:「在苦难中,他会卓绝地带给一个适时的援助」(咏、九:十)。在这里,灵魂说:如果你们幸运的看到了。这是说,如果为我的幸福,在我想要看的时间与检会来到。满足了我的愿望与我的祈祷。

   我所最爱的人

    五:这是说:我超过一切受造物之上所爱的人,为了用一个完美的方式来说,她才说:她爱他超过一切受造物,没有任何阻碍,可以阻止他为天主遭受任何痛苦,或完成任何事件。对天主。她是最爱祂,她透过媒介,传递她的一切意愿,给祂陈述她的一切必要与苦难。在灵魂真心真意的,在说出下面的诗句时,那乃是另一个记号,证明她爱天主在万有之上:

    请说给祂,我憔悴,我痛苦,我要即刻示寂!

    六:灵魂在这句诗内,说出了她三种不同的痛苦:憔悴、痛苦与死亡,一个具有一些德行真正爱天主的人,一般来说,都因天主的不在,而遭受在我们灵魂三种能力中三种方式的痛苦。我们的三种能力,不用说,乃是:智力、意志与记忆。智力憔悴,因为他看不见天主。天主是她智力的健康与生命,这是根据天主藉连味所说:「我是你的救援(咏,卅四、二二)。意志呢,她痛苦,因她不能占有天主,天主乃是她的休息、清凉与喜乐。如同达味所说:「你要用快乐的瀑布。靥足他们」(咏,卅五、九)。记忆呢,她要死亡了!因为她证实了,她缺乏那在于看到天主之上的一切福祉,她也缺乏那在于占有天主之意志的一切喜乐,并且记忆还很有可能被剥削去这一切的一切,而永永无息,这些个都使她遭受着死亡的痛苦。实在,在这里她看出,她不一定能够完全占有灵魂生命的天主,这是根据摩西所说:「天主是你的生命」《申、三十:二十)。她为何不想死呢?(因为只有死亡。才能让她完全占有天主,不占有,她还不要死亡吗?)   

    七:这三种必要,天主也提示给日来米亚了,祂在痛哭集中说:「请记起我所吞饮下去的贫穷、苦艾与苦胆」(哭,三:十九)他也指给我们并表达给我们:贫穷是有关于智力;苦艾是一种非常苦涩的植物,有开于意志;智力是认识天主智慧的一切丰富的官能,正如圣保禄说:「天主的一切宝藏。都是隐藏天主上智之中」(哥,二:三);意志是占有天主甘甜的官能,在被剥去这一切甘甜时,灵魂自然就陷入苦痛中了,精神的痛苦,乃是一个打击意志的苦难,这个正如同天使在启示录中,向圣若望所说的:「你拿起这本书,吞蚀下去,这样,您的内脏是会感到苦涩的」(启、十:九)。这里,所说的内脏,指的是意志。苦胆不但是有关于记忆,它也是有关于灵魂的一切能力与一切官能的,它指的是灵魂的死亡。摩西在申命记中,在他论及被罚者所说的话,会使我们了解。所说的这个死亡的意义。他说:「他的美酒是毒龙的苦胆,毒蛇的毒茶,是无法医治的」(申三十二:三十三)这句话指的是灵魂被剥去了天主,剥去了天主就是灵魂的死亡;这三种不幸或苦难,乃是建立在信望爱三种直向天主的德行上的。它们也是有关于我们所说的灵魂三种官能:智力、意志与记忆。

    八:我们要注意在这首诗内,灵魂只是向她的爱人,陈述他的不幸与困苦;爱情是很有分寸的,她并不关怀她所缺乏或所愿意的,她简单的陈述她的需要,而让她极爱者,专心作他所愿意的事。这就是圣母玛利亚、真福童贞女在加纳婚筵中的态度,她没有向爱子直接说出她的要求。她仅仅的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若望二三二)。同样,拉匝禄的姊妹们:她们并不派遣人向救主要求:治好她弟兄的疾病,而只是向他说他所爱的人的病了(仝上十一、三)。这里有三个理由,证明这种行为的正确。

    至于对新娘来说,最好的作法,就是只向她极爱的人陈述她的需要,而并不必向他要求他的援助。在这里,让我们思考思考这三种事件吧:一、我们的主,祂比我们自己更知道我们合宜的需要。第二是灵魂在看见她爱人的需要时,更会使她感到同情,对她所爱的人,她更肯忍让与顺服。第三,灵魂是一心的反对自己的自私与自己的判断,而宁愿将自己的缺失提出,而向祂要求补足自己的不足。这种作法,才真是灵魂在现世最好的作法。陈述自己的三项需要,就等于陈述对医疗的要求;最后。她向她的极爱者说出了:我憔悴、我痛苦、我死亡。这正如她之所说:我憔悴,然而祂却是我的健康,我等待他赐给我健康;我受苦,然而祂却是我的喜乐,我等待她肯使我享受;我死亡,然而她却是我的生命,我就这样等待祂屑肯赐给我所缺的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三章

为了寻获我的爱人,

我要爬高山、涉水深

我也不摘花拈蕊,

我也不恐怖猛兽群

我要经过碉堡与边界问询。

解释

    一:对一个灵魂,要找到她的爱人:叹息、祈祷,它们也正是我们在第一节与第二节诗中所说卓绝的中间人,但它们却是无能为力的.灵魂由于她的意愿是坦诚的,她的爱情是火热的,她不愿意疏忽任何在她能力内的活动方法;实在,那真正爱天主的灵魂,她已准备停当,要作一切事情,为看到她的爱人天主圣子,她虽然使用了一切在她能力以内的方法,但她仍然不满意,她认为自己什么也没有操作。

    在第三节诗内,灵魂自己表示出来,她已经决定了,她自己要着手一切工作,她也告诉我们要使用一切方式,使她对爱人的寻找得以完成。她要操练自己,实行修德,也要实行对适宜于自己的默观生活,与积极生活的操练;为了达成这种目的,她弃绝了一切福祉,一切快乐;在前进的道路上,她不让自己停止在三仇的任何努力与诡计中,这是说,她摒弃世俗,魔鬼与肉体的三仇之一切努力与奸计,使他们不能阻止她前进,为此她说:

    为了一直寻找我的爱情,这乃是指的我的爱人。

    二:爱情就是我的爱人,灵魂在这里使我们了解,为了真正的找到天主,只是用口唇或心灵的祈祷是不够的,乞援于别人的恩惠,也是不行的,应该有自身方面的行动。实在,天主更重视属于个人的行动,远远超过一大堆为我们的意向所作的行动,灵魂在这里,想起了她爱人的这些话语:「你们要找,就找得到」(路一一:九),于是她决心如同我们上面所说的:她要走出去,并用她的行为去寻找,她决心不管任何代价,总是要找到祂为止。她不是效法那些只是以语言:来要找天主的人,并且他们的话,也并不出于诚心。为了达到她们的要求,几乎连一点小小的力气,都不想付出。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一点勇气,为爱天主的缘故,从自己无益的舒适中,也不肯站起来。人们说,他们是在等待:天主的安慰,送到他们的口和心,而不肯自己前进一步,不肯牺牲一点点自己的快乐与满足,也不肯牺牲自己一点点的无谓的愿意。

    然而,如果她们不离开自己,去寻找天主,而只是空空的喊叫天主,她们是永远不会找到祂的。雅歌中的女净配,在起先,她就是以这种很不完美的形式,去找她的爱人,但她如此,却从未能看到祂,于是,她只有在离开了自己之后,而去寻找祂的时候,她才能找到了祂。在她给我们说话时,也就如此的声明了:「在深夜里,我在床上找:我灵魂的爱人。我寻找祂,我却找不到祂:我起来,我在城内绕了一周,在街上,在广场上,寻找那疼爱我灵魂的祂」(雅三:一-四),她又说在经历了一些磨难之时,她才找到了祂。

三:所以,要寻找天主,而又珍惜自己的休息与方便,在

夜里寻找祂,是找不到祂的,然而,那用修德行善,弃舍了自已的痛快与满足的睡眠,去寻找净配的,在白天去寻找他的时候,是可以找到祂的。实在,人不能鸲在黑暗中找到祂,在白日的光明中,就会找到了。净配借着智慧书,让我清楚了这个事件,祂说:「智慧是充满了光明,它永不枯萎,他最容易为爱他的所看见,那找他的人,一定找得到他,他预先显示给那些有意愿追求他的人,那大清早起。起来寻找他的人,是不会困乏费力的,因为她会找到他坐在门口。」(智:六:十三—十五),这个显示给我们,灵魂,只要出离自己意志的小屋子与自己快乐之床,就会遇到天主上智、天主圣子、她的净配的。

    为此,她在这里说:「我要无休无止的寻找我的爱情」。

    「我要爬高山涉水深」

    四:灵魂称德行为山,首先是因为它的崇高之故;其次是在人们要修习默观生活时,为了获得德行,要加心努力并受苦受难;由于在下面的河流——这指的是受苦,补偿并各种操练,人们在度着积极生活的期间,一定要修习:谦德行为与轻视自己,还有各种操练,这样使灵魂,以便进入默观生活。

为了获得道德,这两种生活是为找到天主的一个妥善方法,并且是必要的。所以对灵魂来说,说她前往寻找爱人,乃是想:我去实践德行到它们更高的地步,我要用痛苦与谦逊的实践,压制我自己,总之,我要指向天主;这乃是在天主内,完成善举,并在我们身内除去罪恶,这样她便会进入更深的详情。如同我们要在下面的诗中所要看到的:

    我不摘花拈蕊

    五:为前往寻获天主,灵魂应该有一颗自由、强力与不受一切罪恶,与一切不纯是天主本身之善,所束缚的心,灵魂也要如同在本句诗歌与下面诗句中所声明的:为了达到目的、计划,应该有力量与自由。在本句诗歌内,灵魂说:她在路上不摘花拈蕊;这些花象徽的是这个世界上的喜乐与满意,

如果她愿意摘取它们,并保有它们,它们是能阻止他们前进的;它们共有三种:世上暂时物、感受的福祉与精神的福祉。它们这个那个,只要人们停在它们身上,在它们身上寻找休息,粘着心,对精神的绝对自由,就是一个阻碍,精神自由对于要前进于基督天主之路,乃是必要的,前去寻找天主的人,她声明了自己如我们所说的:采花摘蕊,她也这样想:我不要将我的真心,沾滞在世俗所提供给富贵与福祉上;我也不愿意沾滞在肉体给我的满足与快感上;我也拒绝精神的喜乐与安慰,它们都能够阻止我进入在德行的山上,俯身在痛苦的河内,寻找我的爱情,灵魂这样的声明自己,是追随着达味给那些愿走这条路的灵魂的建议,他说:「如果金钱充裕,你们要注意:不将自己的心灵,系维在那里」(咏六十一:十一)。这种建议:不只仅是指的人们肉体方面的快乐,也一样指的是精神的安慰。人们实在应该注意的是:不止是肉欲的快乐与暂时的福祉,阻止人走向天主,并与天主作对;就是精神的安慰与快乐,接受那占有精神与有意的寻找,也一样对追随基督,我们的净配所走的十字苦路,是一种阻碍,为此,那些愿意前进的人,不要停止在路上采摘这些花蕊。但是只是如此,还是不足,他还应该有力量与勇气说:

我也不恐怖猛兽群

我要经过确堡与边界问询

    六:在这两句诗内,谈到的是三个仇敌:世俗、魔鬼与肉体,它们与灵魂作战,并使灵魂行走困难,她用「猛兽」来指世界,用碉堡(为勇者)指魔鬼,用边界指肉体。

七:用野兽来指世界,因为协约要走天主之路的灵魂,在这条道路上,在想象中看到世界充满了残酷的猛兽,牠们恐吓人灵、难为人灵,而特别是以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使灵魂失掉世俗的种种恩惠、朋友、信用、声誉与幸运。第二:也是很可怕的,乃是要求灵魂,以如何方式,才能忍受痛苦,或是坚决承担被剥去世俗的一切快乐,喜欢与沈醉。第三:乃是更困难的,即在言语方面受到攻击:灵魂会成为一个被耻笑、讥诮与轻蔑目标:这些困难,一般来说,对某些灵魂,乃是极端痛苦的。对他们来说:不但抵抗这些猛兽,是极困难的事,就是为进入神修之路的人们,也是难其难的。

八:然而也有些慷慨的灵魂,一般来说,她们更多遇到比这些更利害的内在与精神的猛兽,这就是各式各样的困难、诱惑、愁苦与折磨,对这些,她都该加以忍受。天主派遣这些苦难,给那些指定要走完美道路的人们,他考验他们、洗炼他们,「一如在火窖内炼煅黄金一样」(智,三、五—六),这是根据达味的语言:「义人们的苦想是很多的,然而天主却要从一切困难中,拯救他们」(咏三十三:二十)。至论那为爱火所焚烧的灵魂,她重视她的爱人,在一切受进物之上;她在他身上,安置了自己的全部爱情与依恃;她也不认为有什么了不起,她说:

    我不恐怖猛兽群

    我要经遇了碉堡与边界问询

    九:灵魂认为:魔鬼乃是灵魂的第二行列的仇敌,她称牠们为碉堡,因为牠们展开了一个巨大的能力,来给灵魂在道路上,设置障碍;实在,牠们的诱惑是很强烈的,牠们的诡计,也是很难发现的,并且也难发现当前世俗与肉体的种种诱惑。这两个仇人,也都前来协助牠们,来给灵魂发动一个大战。达味圣王,在说到牠们时,便称呼牠们为勇者,勇士们愿意毁掉我的灵魂。(咏五十三:五)先知若伯也强调牠们的力量,他曾说:「在这个大地上,没有一个能力,可与魔鬼的能力相比,牠被创进出来,并不怕任何人等」(若四一:二四),这是说,没有任何一个世人能与他相比的;只有天主的权力能够克胜牠,并也只有天主的光明,才能够发现牠的诡计,如果灵魂想要战胜牠,也只有操作祈祷而已;如果不是由谦逊与克苦的协助,人们绝无法脱开牠的欺骗。圣保禄使徒,为了使信徒不受魔害,他给信徒说了这些话:「你们要穿上天主的武器,好使你们能够战胜魔鬼的诡计,因为这并不是一个相反血和肉的战争」:(以弗所书六:一一).血,我们指的是世俗,天主的武器,是指祈祷与基督的十字架,在那里人们才能找到我们所说的谦逊和克苦。

    十:灵魂还说,她已越过了边界,边界如同我们所说的,指的是肉体,它反对灵心。它们乃是自然而有力的不服从与反抗,这正如圣保禄所说的:「肉体由于他的愿意而反抗精神」(加五:十七),肉体彷佛是一条界墙,阻止灵魂在全德上前进,然而这些边界,灵魂应该在粉碎了这个阻碍以后,越过它去,用精神的力量与慷慨,将一切肉体的贪婪与自然的情爱,打倒在地,只要这些情欲,还存在于灵魂中,灵魂就会受到它们的损害,不能走向永生,也不能尝味精神的快乐,圣保禄懂得这些,他给我们写说:「如果,由精神的协助,你们克胜了肉体的事物,你们就可以生活了。」(罗八:十三),这就是灵魂在这节诗中,所要陈述的方法,为达成寻获她的爱人,乃是应该追随这个方法的。总之,他应该有恒心与力量,而不俯身摘采花与蕊,她也要有勇气,对猛兽并不害怕,另外,还要有力量,越过勇者与边界,而自己只要有专心经过德行的大山与大河,如同我上面说讲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四章

森林啊,丛丛的树群,

是由我的爱人所手植,

青青的绿草地啊,

万紫千红的缤纷

请告知我,你们是否看见他逡巡?

解释

    一、灵魂给我陈述了:为开始走神修生活的道路,所应遵循的方法。她应该有勇气,以便在喜乐和满意中,不致走入岐途。她也应该用力量,来得胜诱惑与艰难,为达成这个目的,应该专志于认识自己,这是第一个办法,以便达成对天主的认知。在这个新的诗节中。灵魂开始由思考与认识受造物的路子前进,以便提升自己,到对其爱人造物主的认知。因为,在努力于认识自己以后,对万物的思考,乃是出现给我们的第一个步骤,使我们在神修的路上,达到认识天主。实在,受造物是会给我们揭露天主的伟大与卓绝的;根据使徒的话说:「天主看不见的事理,由被创造的可见与不可见的事物,成为可知的。」(罗一:二。)

    灵魂在这节诗内,与受造物交谈,她询问它们有关她爱人的消息。然而,我们应该与圣思定一样的注意,灵魂在询问受造物时,只应该在它们身上,思考它们的造物主。注一。在这一节内,我们看到的是先询问一切下层的元素与受造物,然后再问诸天上高层的受造物与下层物质的受造物,最后再询问天上的天使。所以灵魂才说:

    森林啊,丛丛的群树

    二、他称呼大地、水、空气与火等元素为森林,同样,丛丛的群树,乃是颇中人意的,因为它们是数不清的受造物.灵魂在由于它们巨大的数目,与它们在每个元素的纷纷不同,而它们是丛丛的群树;在地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走兽与草木;在水内,有着无数种类的海族;在空中有着无数的飞鸟;最后才有了火的出来,它与其它元素,共同形成并保存一切受造物,不错,每种动物,都生存在他的元素中。它们有自己的位置与地方,正好似在丛树中,或在一个它出生并发展的地方。因为,说真的——天主在造物之后,就这样吩咐了它们(创一章),他吩咐大地,要生长草木与动物;命海与水,产生鱼类;命空中为飞鸟的住处,这就是灵魂在看到一切都合着天主的圣意实现后,就用以下的诗句说出:

    由极爱者所手植

    三、在这里灵魂认为:只有天主自己的手,可以从无中生产并创造很多美妙的事物,灵魂也在强调这个意义:「由爱人所手植」。无可怀疑,天主是由一只另外的手,天使或人的手的媒介,产生了很多事物;然而至论创造行为,祂除了用自己的手外,并不会附属于任何人的手。在这里,灵魂觉得有有着强烈的爱情向着她的爱人——天主。这是在她思考一切受造物,都是天主自己双手的功化时,所产生的爱情与甜蜜。她还说:

  青青的绿草地啊!

    四.在这里说的是对天的默观,灵魂称它为绿草地。因为在那里所有的受造物,在享受着清凉,并永久不毁;它们并不折断,也不与时枯萎;在它们中间,正如在清新的丛树中间一样,义人们找到他们的休息与甜蜜。

    五.这个对天的默观,称天为青草地:乃是包括着无限星辰与许多星星——即恒星——的繁杂与美丽。同时,这青绿的花园,也指的是天下所含的一切受造物,它们有着不变的清新,时间也不能改变它们,使它们干枯。因为义人们在那里如同是在充溢新凉草地上休息一样。

    「草地」这个字,教会也甘愿称之为天上之物:在教会向天主为亡者的祈祷中,并给它们说:「愿吾主将您安置在长青的快乐之园中」。灵魂还说这个草地是:

    万紫千红的缤纷

六.万紫千红,当然是花,花之一字在这里,指的是:天使与神圣的灵魂。他们乃是这个寓居的装饰,并且也美化了诸天,一如是在一个纯金器皿的底盘内:一个优美而丰富的珐琅。

请告知我,你们是否看见他逡巡?

七、这种要求,乃是有关于我们所说的思考。灵魂在实际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请告诉我:天主在你们身上。创造了的是多么美好的卓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五章

在散发着千万的幽香

他由这些小林中经过匆忙

在注视着它们细详

并从单独的形象中留下它们穿美带芳

解释

    一、这一节诗是受造物给予灵魂问题的答复。这个答复,一如圣思定在上文所引用的地方,答复时的说话:乃是受造物所给的证见,注一。是在向那思考并询问他们的灵魂,陈述着天主的伟大与卓绝。这节诗,在本质上是包括着:天主使用他的伟大能力并且也只是剎那间,就创造了一切万物,祂在万物中,放上了祂本质的一些踪迹,因为不仅是祂从无中造生了它们,并且还给了他们本有的特能与无数的特质,祂给它们安排了一个惊人的梯阶与一个总不动摇的从属和谐,并加增了他们的美丽。这一切事物,都是来自天主的上智;也就是来自永恒的圣言,祂的独子,由祂而创造了一切受造物,灵魂也说了:

    散发着千万的幽香

    二、这个散发着千万的幽香,指的是无数的受造物,灵魂给它们放上一个成千上万的数字,是给我们一个受造物有无限众多的观念。他称这些受造物为幽香,而给予它们这个名词,是因为她的爱人,给了每个受造物以许多的美丽,而使它们充满了宇宙。

    他由造小林中经过匆忙

    三、经过小树林,乃是说的,祂创造了原素;灵魂声称极爱者穿过了树林,分散着千优万丽;祂装饰了一切受造物的这些元素,它们具有无限的丰富;另外,祂也在它们中间,散布了千千万万的美丽,并且给予了它们能力,使它们能共同传生,并对它们加以保存。

    灵魂说:她的爱人经过了树林:因为一切的受造物,都好似天主经过的一种踪迹。在这些事物中,可以看到天主的伟大,能力、上智与其它的神能。他匆忙的经过,因为受造物是天主下等的工程;祂一直不停止的创造着它们,因为从祂手的伟大事功,更多的显出天主的伟大,也更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个就是天主圣言的降生与基督信仰的奇迹;如果人们将它们与其它相比,一切的其它受造物,都是如同一种暂时受创造之物并且是匆忙的将它们造成。

并从它的单独形象中,

在注视着它们细详

他留给了它们穿美带芳

    四、圣保禄给我们说天主之子,在祂本体的光荣与形象上,乃是极为光明而灿烂(希一:一)。然而我们应该单单注意的,是天主经由圣子的形象,注视了一切受造物.这个对于给予他们自然存在,并给他们传递来许多美丽与自然秉赋,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天主,依照创世纪的语言,使这些受造都完成而完美,「天主注目了祂一切所造,一切都是美好的」(创一:三十一),祂看他们都是良好的,祂是在圣子圣言内,创造了他们一切皆好,祂不但在注目他们时,赐给了他们存在,和自然的秉赋,如同我们方才所说的,依照他圣子的形象,给他们穿上了优等的美丽,并传递给他们超自然之有,这个在祂创造人的时候,完全实行了祂将人高举到神圣的美丽上。并且,在天主圣子自己降生成人的时候,祂与一切万物的本然,也结合在一起.而使万物皆在祂以内,这就是天主所以说:「在我从地上被举起来的时候,我吸引一切到我这里」(若圣十二:三三)天主圣父就这样的,由于祂的圣子降生与肉体复活的神秘事迹,不但部分的美化了受造物,并且还给我们肯定,祂完全地留给他们穿上美丽与尊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六章

一、现在我们已经到达受造物的这个默观的效果了,灵魂由于她所汲取的活泼知识,在受造物中,寻找到了天主装饰受造物的惊人的丰美,无限的艳丽,完美与灿烂。受造物对灵魂来说:都具有自然的光辉与完美,这些都是自来天主的形象,来自祂超自然的无限丰美。天主只是一个注视,就使大地光华,诸天美丽与快慰。达味不是给我们说过:「天主伸开了双手,凡生活在太阳光下的什物,祂都给它们充实了祝福」(咏一四四:一六)吗?

    灵魂在受造物中,在默观这个不可见之美丽的心愿中,看到了她爱人的美丽踪迹,并且在灵魂中,由于看到了可见的美丽而在爱情中受了创伤,为此她才说出了下列的诗句:

唉!谁能医好我?

请您实现将你完全而真真的交给我

今而后。请不要给我派遣

传递消息的人员

它们的一切答复,不会使我意满

二、受造物给予灵魂对她爱人的一些认识,它们给她显示出来:在它们的本身上,都带着她爱人的卓绝与美丽的踪迹,灵魂在这里.也看到了自己爱情为祂而加增;同样也因此,她爱人的不在的痛苦,为她也加大了许多。实在,灵魂越是认识天主,便越是焦心于看到天主,因为他证实了,在除去看到她的爱人亲在以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医好她的痛苦。为此,她不愿意使用任何药品。为此,她才在本节诗内,要求看到祂与占有祂的恩惠,她声明她比后要拒绝人们能给她的其它各种知识,以及人们能给她的一切交流;因为,这些个劳什子,并不能满足她的心愿与爱情;她的爱情只有由于看见祂以及祂的出现,才能满足;最后,祂会真真赐给她在完全的爱情中。

    唉,谁能够医好我?

    三、这是说,世界上的一切快乐,感觉上的一切喜欢,精神上的一切快慰与甘甜,不错,然而没有任何事件能够医治我,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满意,既然是这样。

    请您实现将您完全而真真的交给我

四、实在,我们应该知道,一切真正爱慕天主的灵魂,除非是她真真的占有了天主,她是不会愿意满意与喜欢的。其余的一切都不能使她满足。反之,正如我们所说,乃是更增加在她心中的饥饿,与愿望看见天主本体的饥渴;她从她爱人手中所接到的一切访唔,或者一切的交流,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对她爱人的消息的传递,其结果只是加增并使愿见祂的意愿,更为尖锐化,这些方唔与交流,正好似那些面包层,对那要饿死的人一样:它们更会增加她的痛苦,而给的快乐极少,所以她才说:

请您实现将您完全而真真的交给我

    五、实在,人生在今世对天主所能知道的一切,再深再高再大,它也不是一个完美的认知,而只不过是一个部分的,距离实际很远的东西而已。只有认识天主在其本质中,那才是唯一的真正认知;这个才是灵魂所真正需要的。她不会满意其它的事物,为此她又立刻加上去说:

    今而后,请不要再给我派消遣传递消息的人员

    六、这,她彷佛是说:今而后我不再要不完美的认识你了。请不要再派遣给我传递消息的人员了,因为他们所给我对你的知识,与情感,是距离你很远,并且对我愿意于你的,并没有一点相干。因为,你知道,我的净配啊,送清息的人,只是加增那希冀你出现之人灵的人痛苦;一方面,由于传递消息的人所带来的清息,使灵魂爱情的伤创,重新裂开;另方面,这些消息,无疑的又是告诉我亲临的延期。为此,从今天开始,我恳求你,不要再派遣那距离你本质是很远的消息。如果到今天为止,我过去有些满意那些消息,那是因为我认识得你少,我爱你也少。然而,在目前,我由于献给你的爱情,是这样热烈,我就再也不会满意于这些传达信息的人了。我要你达成给予我的热愿,我在一个最清楚的说法内,说出我的这个祈求:吾主,我的净配,过去你只是残缺的,将你给了我,现在你要完全实现整个的给予我。你以前在隙缝中显示给我的,请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显示给我吧!你以前由传递消息的人所交流给我的,求你由你自己交流给我你本人,而完全无缺吧。我觉得,在你来看顾我时,赐给我你所有的珠宝,而我的心灵在专志凝神要享受它时,她发现她乃是两手空空了,因为你已经完全离去。啊!这不是你开我的玩笑吗?

请你真真的将你交给我,将你整个的给予我的灵魂,以后我整个灵魂,也整个的占有你。然而今而后,千万不要再派遣信息的人了!

    它们一切的答复,都不会使我满意

    七、换句话说:我完全愿意你,然而这些个传递消息的人,他们不会说给我一切,他们也不能说给你一切;因为没有任何地上与天上的事物,能够给灵魂愿意于你的认知;因之,他们也不能说给我所要知道的事实。为此,希望你代替他们,要你自己作使者,将消息交给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七章

一切往往来来的人

都说给我你美丽绝伦

这个只有伤我更大更深

然而留下在将死亡的状况中

乃是一个不知道他们喋喋:什么的人,

    解释

    一、在前面的那节诗中,灵魂指示出来,她由于无知的万物,给予她对净配的认知,而被她净配的爱情弄病了,并且也受了创伤。在当前的诗节中。她使人们了解,由于有理智的造物者,给了她比以前更崇高的认知,而接受了更大爱情之伤创。这是说她由天使及人们,得到了这些知识。她更多说了一句:她由于这些受造物,给她揭露了虽然是缺而不全的无限奇妙;她要为爱情而死了;她称呼「这一个我不知是什么」,因为那是不可名言,然而它的德能很大,它要使灵魂死于爱情。

    二、我们从比结论:爱天主的灵魂,为了她的爱人,要遭受三种痛苦。这三种痛苦,正好符应她对祂所能有的三种知识。    .

    第一种称之为创伤;这是最轻松的,也比其它的痛苦,更快的度过去。这个正是因为这种伤创,来自那占有下等行列之物的认知,我们则称之为憔悴。在雅歌中的女主角,也这样说:「耶路撒冷女子,我向你们约誓,如果你们遇上了我的爱人,请说给他,我为爱情而憔悴」(雅五:八),这里的耶路撒冷女子,指的是受造物。

    三、第二种我们称之为疮:它比伤痕,更深的进入灵魂;其延长的时间也很久。这是一个加重的伤,变而成了疮。灵魂并且也真正认为她长上了爱情的疮。这个疮的来源,乃是来自灵魂,从圣言成为肉身,与信仰的奇妙所得到的知识。因为这两件事功,乃是天主最大的卓绝;在其中包括着天主最大的爱情。它是不会存在于其它受造物中的。这就是它们所以在灵魂中,产生出最热烈的虔诚热爱效果的原因,如果第一个爱情,我们视同是一个轻伤;那么,第二种爱情,自然也能与延长时日的疮相比了。雅歌中的净配,在说:「我的妹妹,您伤了我的心,你只用眼看看我,就伤了我的心,你只用脖子上的一根头发,就伤了我的心」(雅四:九)的话时,正是指的这种疮啊!眼睛指的是信仰净配降生的奥秘,头发指的是对这一奥迹的爱情。

    四、第三种爱情的痛苦,彷佛是一种死亡,灵魂彷佛是有一种毒疮,它感染了整个身体,她的生命如同一个死亡,直到完全屈服在爱情的重压下,而将这个生命,变化成为爱情,而使她生活在爱情的生活中;这个爱情的死亡,产生自灵魂接受了对天主性最深认知的感触。在这个诗句中,所说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在理智的动物中,所说的是什么,这种接触,如果不是灵魂离开肉体,它不会是强烈并继续不断的.然而,这种接触很快就会过去了,灵魂要为爱情而死亡。因为她并不因为爱情死亡。因为她并不因为爱情而结东。

    这个爱情,人们称之为不忍耐的爱情。创世纪上对它就是如此称呼.实在,拉格尔非常愿意留有子嗣,她给雅格说:「请给我孩子,不然我就要死了」(创卅:一)。先知若伯也说:「谁要给我看到那个开始磨碎我的人,完成他的工作」(若六:九)。

    五、为此,灵魂在这节诗歌中说:有理智的受造物,给予了灵魂爱情的两种痛苦:「创伤与死亡」,所谓创伤,乃是受造物给灵魂述说她的爱人。在信仰启示给人天主智慧的奥秘中,敞开了千千万万的优丽;死亡呢,是在他们伊唔的时候,在那样的时候,她每次都经历一种对天主性的特别情感与知识。这是说在她听到理智受造物对天主述说的时候,所以她说:

    一切往往来来的人

    六、一切有理智的受造物,我们已经说过,就是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也就是天使和人类;因为在一切受造物中。只有他们专心天主的事,他们也了解天主的一些完美;西班牙文说这来来往往的人是Vasan,也正是拉了文Vacant的意义。人们在这里指的占有天主的人,在天上的占有天主者,是天使。他们默观祂,享受祂的福乐;而在地上,则是人类,他们敬爱祂,也愿意与祂结合为一。

    由于这些有理智的受造物,灵魂能用一个很深的方式认识天主,人们指出祂超越一切受造物的卓绝,人们也对他给予认知的解说;这些认知,是在天使的影响下,由于内在的秘密、启发,而给予灵魂,或者是外在的。由圣经真理的中介而获得,灵魂又加上去说:

    他们都述说给我你美丽绝伦

    七、这些话,无非是在使我认识你恩惠的奇效,以及你在降生工作中,和交付给我的信仰真理群的仁慈;并且时时刻刻让我还看到许多新的真理;实在,不必多说,我们在你内,是常常能够寻获到真理的。实在,认识愈多,它们便越能启发给我们真理的卓绝:

    这个只有伤我更大更深

    八、因为如果天使传给我对你的感发,人们给我谈论你的种种;他们这样.只有更多增加我对你之爱;这样,大家都是在让我因你的爱情受伤,而更多更深。

    然而留下我在死亡的状况中

    乃是一个我不知道他们在喋喋什么的人

    九、这里意义是这样:在受造物由于他们向我述说你的千美万丽时,除了给我更多的伤以外,还有一个我不知道人们向我述说的什么:这是一个天主行迹的最高痕迹,显示给人灵,并成为完全的显示;这是一个对天主的最深认识;是一个不可名言的认知。正为了这个动机,人们才称它为不知那个是什么?如果在一方面,我知道加给了我一个爱情的伤痕与疮伤;另方面,我之所不能了解的,然而我却对它有最高情感的,乃是一个死亡!已经前进的灵魂,常常接受这个恩惠。天主赏赐他们,在他们所听到、看到、知道事件中,寻获到天主的圣宠;更有的时候,虽然没有寻获到这一些,而却让灵魂得到另一种知识。使灵魂懂得并觉得天主本质的深远与伟大。在这里,灵魂也很清楚看出来.所留下给他的是要整个了解天主。这种对无限伟大天主性的感觉认知,我们是无法一一窥见其涯岸的;在其本身方面,乃是一个最崇高的认知。在这个世界,天主让灵魂,用一个最高的方式,赐给她清楚的视力,深深的情感、清楚的了解,她绝不可能整个认识,并完全的感到天主的种种,这乃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恩惠之一;这种知觉,也有一些相似往天上的幸福人的感觉。在建里,被选拔的人,他们对天主认识的更多。

    十、同时,他们也更深深的了解,留下给他们的是一个要认识的「无限」,另方面说,那些对天主认识更少的人,他们对留给他们所要认知的,好似是没有一种清楚明白的看法。这种恩惠,只有那由经验认识它的人,才能完全认识。至于有经验的灵魂,他们有一种对天主很深的情感。然而,他们对它都没有了解,因之,他们才称之为一个我不知道的是什么?是的,由于她不认识它,自然也就不能解释它。如同我们所说的,虽然他们对它有感情和感觉,这就是在诗中加上了:「(他们)受造物喋喋(的语言)。却不能完成给他们一个知识的缘故;这正如同小孩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也不会使人了解他们所要说的,只有喋喋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4-8-8 15: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十字若望:心灵之歌 第八章

注意

    一、借着受造物,灵魂常常接受到许多光明,让我们想想,我们刚刚说了的那些恩惠.其层次不过较低了一些罢了。这种情形的发生。乃是在天主面对这些受造物,给灵魂打开了解它们之门,并对它们发生精神的兴味。这时候,受造物也就给这个灵魂,揭显了掩遮着的天主的某些完美,然而也并没有完全给她揭开。人们会说她要接受智慧。但是,它们对他来说,还仍是不可了解的,它还是我不知道的是什么,她仍然呀呀的这样称呼它。

    她继续的自怨自艾,向自己的生命说话。请看下面的诗节:

啊!生命。既然你没有在你生活之处生活

那,你如何还能生存?

你所接到的是箭矢穿身,

从你的爱人那里;在你心中,提供了对他的观念,

都在企向夺去你的生存。

解释

二、灵魂方才向我们声明,她感到她要因爱情而死亡了。然而,因为死亡还没有完成它的工作,也没有让他完全自由的享受爱情,所以她才幽怨在现世生命太长,而延稽了她享受神修生活的时光。她在目前的这节诗句中,向肉体生命呼喊,并告诉说,是它让她受罪。这就是这节诗句的指意:

啊!我灵魂的生命!你如何能在这个肉体生命中持续?这个对你不就是一个死亡,与夺去与你与天主结合的真正生命吗?只有与天主结合的生命,才是你真正生活的生命。这个生命不是比起在肉体生命。更是生命的本质,爱情与意愿吗?然而目前这个既然不足够使你那有死亡的肉体而生活,并享受你的天主的生命,你如何还能继续生活在如此脆弱的肉体中?就是这个,难道还不够从它们本身方面,结束你的生命吗?难道你从你极爱者——他使你参与他的伟大——接受了爱情的伤痕,还不应该使你离开世界?莫非还需要比这在信德中,由他给你光照的光明,与他加强的情感而激起的强烈爱情更大的事件吗?给予人死亡的不就是爱情的接触与创伤吗?这种火热的接触,致死的创伤,不也是在你身上产生出这种感觉,与这种领会吗?现在请你看看下面的诗句:

啊!生命,既然你没有在你生活之处生活,

那你如何还能继续生存?

    三、为了了解这一切,灵魂应该知道她在所爱的对象中,生活得远比在她给予自己肉体生命中的生活更多;因为,灵魂不是从肉体接受她的生命,而正是灵魂给予肉体生命。至论灵魂,她应该生存在她所爱的对象中.然而,在这个使他生活于整个所爱的对象中的爱情生命以外,灵魂还从天主那里,像其它一切受造物,抽出她自然并根本的生命。这正如圣保禄告诉我们的话说:「我们生活于祂,在祂内动作与存在」(使十七:廿八)。另外,还有圣若望也说:「祂所造的一切,是在祂内有生命」(若一:四)。所以灵魂看见自已的生命,同时而完全是在天主内,她在天主内,找到了自已的本质与存在;然而由她对天主所有的爱情,她在天主内,也有着她神修的生命。因为祂乃是她爱情的对象。同时她也哭诉并怨尤她还生活在脆弱而有死的肉体生命之中,因为这个生活,阻止她的真正生命,那便是由爱情、由本质,如同我们前面所说的真生命!这就是灵魂怨尤很深的缘故。她使人们了解他在两种生命相反的情形下。受了很重大的苦楚:一、他是在肉体的自然生命中受苦;二、他也在天主内神修的生命中受苦;两个生命她们是彼比相反的,彼比互相攻击,在这里,她应该同时度过两种生命。灵魂被迫的要忍受一个巨大的折磨;因为,两个生命的不同,乃是非常痛苦的,阻止那充满快乐的生命,是的,因为一个生命是苦难的,另一个生命则是甜蜜的。是的。自然的生命,对她来说,好似是一个死亡。因为它剥夺灵魂神修的生命,在神修生命内,依它的本性来说,他是有自己完全的存在与整个的生命。依照灵魂的爱情来说,他具有他一切的工作与全部的情爱,在这里灵魂为了让人们更了解这种在现世脆弱生命。对她来说乃是一个非常严厉的生活。于是她继续的说:

你所接受的箭矢穿身

都在企向夺走你的生命

    四、您看在这里所说的:这句话的意义应该是:你如何还能继续的生活在你们肉体中?既然那些爱情已经足够拿走你的生命,而这些个爱情的接触——在这里,乃是用箭矢来作着爱情的象征——你的爱人将它们穿射在你的心中,就是说他将这些接触,深入在你灵魂的内心中,不是就会产生出你对天主的了解与爱情?在这里人们很可以说:你从天主那里取得了对天主的概念,因之,灵魂在下面的诗中说出了:

你从你的爱人那里,在你心中,提供了对他的观念

五、这是说你在祂的身内所发现的美丽、伟大、上智,与一切完美的观念(不都是让你早日死亡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9 01:27 , Processed in 0.03594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