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2033|回复: 0

2015年朝圣故事会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6-5-17 09: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eherwan-mehera-photo-paul-lib.jpg

默文问答录
翻译:田心
校对:石灰



Jai baba!
国外爱者:我想问有关美赫巴巴中心的活动。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有美赫巴巴的中心,中心的角色是什么,应该在巴巴的中心做些什么活动?

黙文:在巴巴的中心,就不应该有特别正规的规定的那些程序,一切都来自于心灵,而且以巴巴的名义聚会的,大家都要相互和谐,跟其他说的人和谐,不应该有不和谐。再一个,在巴巴中心活动,要以巴巴为中心,焦点在巴巴。大家在一起分享巴巴的爱,巴巴的故事,把巴巴的讯息传播到其他的地方。
在巴巴的中心工作,就不应该强调自我,自己,武断,专行。而是要谦卑,要和谐,巴巴就说,巴巴的工作是自我克制,自我消除的工作,不是自我炫耀,以自我为权威。
应该要感到自己这样的机会服务巴巴,是一种荣幸。而不是觉得自己重要,自以为是。

国外爱者:信托成员,他的责任是什么,中心的信托成员责任是什么是?

默文:我不是信托中心成员,所以我不知道。

如果信托成立以后,要制定一些目标,所以大家朝着完成这些目标去努力,另外这个基金,对收集的、募集的哪怕一分钱,基金都要负责,来龙去脉都要弄清楚,而且在巴巴中心工作要百分之一百的诚实,尤其是在基金,这方面要百分之百的诚实。巴巴是真理,所以我们为巴巴工作的时候要诚实,尽量百分之百的诚实。而且大家在一起和谐的工作,来传播巴巴爱的讯息。

国外爱者:作为一个年轻人,到巴巴中心,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

默文:要怀着敞开的心灵,去接受巴巴在沉默中所给予的,把头脑忘掉一边,因为你头脑有问题,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就出现了,问题越来越多。如果敞开心灵,封闭头脑,尽量少问问题,这个时候巴巴才可以给我们,在沉默给我们,他想要给我们的。

你们应该在生活中去实践巴巴的希望,去过一种爱神的生活,让别人看到你的楷模,你的榜样。然后才主动想通过你,想知道你的大师是谁,让生活本身成为传播巴巴讯息的工具。在生活中,要履行巴巴的希望。待会美诺(满得里的女儿)会念一下。

巴巴的希望其中有一条,要诚实的履行你世间的职责,对你的妻子,儿女,丈夫。然后再工作中,去诚实的履行,尽量百分之百的诚实的去履行,而且同时,在这个的同时,不要去伤害别人的情感。因为要认识到巴巴,就是我们的造物主——神,我们每一个人内在的实在,内在的真实,真理,你要伤害那个人的情感,就是伤害了我们的神,我们的巴巴。尽量不要伤害别人。

当你高兴的时候,就想巴巴想让我高兴;痛苦的时候就想,巴巴想让我痛苦。把苦乐都当成巴巴的意愿。把生活一切的发生都交给巴巴,一切都交给巴巴。

为了帮助我们来履行巴巴的希望,我们要尽量多的想念巴巴,念巴巴的名。在一切情景中,在做一切事情的时候,在内心要不断的:“巴巴,巴巴,巴巴”。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些困难,巴巴说,但是慢慢慢慢,很自然,自动的。这样的话就是可以帮助我们生活中的一切。巴巴他说,他的名有强大的能力,巴巴的名比巴巴本人还强大。巴巴自己本人来就是为了念他的名。巴巴的名非常重要。

巴巴的名就是,在田心翻译(现场翻译)的时候,我就在念巴巴的名。就在这样,在一切情形中,念巴巴的名。巴巴说他的名可以保护你,抵制摩耶的诱惑,外界的诱惑。同时又帮助我们清扫清洁我们内在的污秽,内在的业相。

我们每个人,我们身上都有像海一样多的贪婪,情欲,嗔怒,所有这些东西。唯一的方法就是念巴巴的名。如果做不到,巴巴说,请求巴巴帮助我们做,请求巴巴来帮助。巴巴说,这像一把武器。到一定的时候,这把武器,就把我们所有的贪婪,情欲,嗔怒这些都消灭掉。

陈少兵:我们应该念“美赫巴巴”,还是念“巴巴”?

默文:就念“巴巴,巴巴”就行了。

“巴巴,巴巴”这个容易,因为婴儿都会说“巴巴,巴巴”。

田心:刚才吉拉给他写了一份Email,就说,她的孙女,刚出生的,第一句话就是:“巴巴,巴巴”

国外爱者:我感到刚才我的问题,黙文已经都回答了,但是我还需要再问一下,如果一个年轻人,成为信托成员,他如何平衡家庭与社会的责任,和对信托的责任。

美诺(满得里的女儿):我刚到这工作的时候,默文就跟她说,你来这里工作,把这里让你做的一切,当成巴巴的普萨,巴巴的礼物。不要挑肥拣瘦,就是我想做这个,我不想做那个。有高有低的。把一切当作巴巴的礼物。

好多年前,我那时候还没有到这里工作的时候, 我当时跟我的丈夫刚分居,那时候还没有离婚,现在分开了。我跟艾瑞奇说,我可不可以来这里工作。艾瑞奇说不可以,不行。

后来我到了普纳,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非常成功,一切都非常好。

有一天,我跟艾瑞奇再一块喝茶的时候,艾瑞奇就说:“如果我请你来这里工作,你愿意不愿意?”我就说:“如果你要我来,我就来。”艾瑞奇就说:“把所有的东西都处理好,不要再回去了。”我就来这儿了。

有一天,我来这里工作以后不久,跟艾瑞奇在一起喝茶的时候,就问:“艾瑞奇,两年前我问,我能不能来这里工作?你说不行。怎么两年之后,你就让我工作了?”艾瑞奇就说:“当时两年前,你没有任何可以给巴巴的。你当时非常不幸福,什么也没有,你来这里把你的麻烦都给巴巴。然后你为巴巴工作,然后你想巴巴要给你高兴,给你幸福,这个不是。你现在向巴巴臣服了一切,你的生意做的很好,你的社会很好,这个时候你来,为巴巴工作,在这个时候,你可以给巴巴一些。

在当时我的儿子还没有参加工作,还小。我儿子后来也自力了。这个时候没有负担的来这里。因为我们要履行好我们世间的责任,只有履行好了,你才能为巴巴工作。
完了,下次来不要再带着问题来。

田心:两年前的时候,我问你,一个月有问题。现在我刚才问你,没有问题了,呵呵。

陈少兵:很多时候,在世俗工作的时候,会遇到很多事情。比如不诚实呀,要用欺骗的手段,才可以把这个事情做成什么的。这个在中国来说,很难避免,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做还是不做?内心虽然不想做,但是出于周围啊,人情世故啊,整个集体利益啊,还得要去做,这个时候该怎么权衡。

默文:不惜一切的代价,保持诚实,不惜一切代价。诚实应该是第一,首位。

田心:刚才艾迪问了一个问题,他想要默文讲一讲在巴巴埃舍的情况。

默文:在1938年的时候,当时巴巴从西方也叫来了很多爱者,一批爱者,所以东西方的爱者都在美拉巴德住,女爱者是在美拉巴德山上,巴巴三摩地当时刚盖好,巴巴就在三摩地旁边的小屋里住。当时三摩地还没有壁画。所以巴巴就邀请,从西方一块来的一个叫海伦•达穆,瑞士人,给他画三摩地里的壁画。当时海伦•达穆不说英语,她只说瑞士语言。当时在巴巴的埃舍里面,只有一个另外的一个爱者叫海蒂·默顿斯,只有她说。所以和海蒂一个人交流。海伦•达穆她是很壮,当时已经60多岁了,就是比较胖的一个人。所以搭好脚手架以后,她就自己爬上去,自己调了颜料,在巴巴三摩地画壁画。

当时巴巴的墓穴还没有封,是开着的,所以她在墓穴两边都画了壁画,非常美。墓穴很深,有台阶,一下去。她就沿着台阶下去,就在两边画壁画。她两个月画完之后,巴巴决定在全印度旅游观光,做工作。

在静修所那个水塔上面,有个1938年。巴巴邀请我们全家(默文全家)放弃一切,跟随巴巴一块生活,1938年8月1号。我母亲和妹妹都在上美拉巴德生活,当时巴巴定做了一个车,外边那个蓝车,所有的人,都跟着巴巴一块,蓝车旅行。

1938年12月初,巴巴带领所有的女弟子,离开了美拉巴德,他们的行李,铺盖,都放在蓝车上面,因为当时一大群人,车相当拥挤。

当时跟随巴巴一块蓝车旅行的,有一批西方的跟随者门徒,诺芮娜王妃,伊丽莎白,吉蒂•戴维,还有娜丁•托尔斯泰伯爵夫人,就是那个作家托尔斯泰的儿媳妇,还有其他的一些东方的美婼、玛妮、娜佳一块。他们后来旅行到贾巴尔普尔这个地方,旁边有个hill station,就是避暑的地方,巴巴决定在门德拉这个地方停下。在贾巴尔普尔旁边。

当时他们就住在政府的招待所,巴巴给他们都分配房间,巴巴是把平时相处处不来的人,分到一个房间。巴巴把娜丁·托尔斯泰伯爵夫人和画家海伦•达穆放在一个房间,当时我还小,巴巴出发的时候,我还得了皮肤病。脸上还过敏,巴巴就指示我留在美拉巴德恢复治疗,治疗好之后,就把我送到阿美纳伽,我的姨妈家里面上学,因为我的父亲希望我受教育,但是我在我姨妈家,我的姨夫不喜欢我在那里。姨妈非常爱巴巴,但是姨夫不爱巴巴。尽管巴巴给我支付了生活费,什么巴巴都安排好了。在经济上没有给他们任何的负担,但是我的姨夫不喜欢我在那里。但是我姨夫有一天给我妈妈写了一封信说:“我不喜欢默文,你怎么不把你儿子领走?”我的姨夫就是这位老太太(现场的一位巴巴爱者)她的公公。

我妈妈接到信以后很难过,巴巴就说:“有什么事情吗?”她说:“没什么事情。”巴巴就追问。她就说:“收到这一封信,收到我妹夫的一封信,说不喜欢默文.”巴巴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儿子没有照顾好?”我母亲就说:“我有一万个儿子也是全部献给您了,巴巴。让我难过的不是这些事情,让我难过的是在信中,对巴巴说了许多侮辱性的语言。”巴巴听她将完之后就说:“去把默文叫过来。”就把我叫过来,到巴巴的埃舍里了。我来的那一天,刚好是美婼的生日。

美婼的生日大家都坐在一起,有好吃的,达善巴巴。正在平静的进行,默文突然听见有一个穿高跟鞋噔噔噔走过来,是托尔斯泰伯爵夫人。来达善巴巴,一见到巴巴面前,就哭起来,大声的痛哭。过了一会默文又听见有高跟鞋噔噔噔走过来,因为托尔斯泰伯爵夫人和海伦都是很壮实的。海伦一走过来,就用很重的拳头打娜丁,打了可能有三四分钟,过完以后,她可能打累了。巴巴就停下,就跟那个娜丁说:“现在你拥抱海伦。”他们就拥抱,巴巴说回去坐吧。因为他们当时有误解,有很多的愤怒。在巴巴的埃舍里,巴巴都把贪婪,愤怒,很多东西都掀起来。在他面前都消灭掉,所以在巴巴的埃舍里并不容易。
Jai baba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6-6-3 10: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psu.jpg
海伦与艾瑞克

前言:2015年10月朝圣期间,中国人去的人数蛮多,朝圣中心的爱者们特地给中国爱者安排了许多茶话会,以叙述故事为主。
这些故事会的过程中大家做了部分的录音,以下文字所呈现的,就是部分录音的文字记录。有不足之处,请大家指出,谢谢。

叙述人:海伦,是巴巴的守墓人——美国的爱者艾瑞克的妻子。


海伦与艾瑞克

口述:海伦(艾瑞克夫人)
翻译:田心
记录:美赫嘉童

她先讲她自己的故事,她是美国人,她出生在一个天主教的家庭,她小时候很喜欢耶稣, 20岁的时候她发现她不喜欢天主教这个宗教,感觉的太干燥了枯燥了。耶稣她还喜欢。但是呢,这个作为宗教,作为宗教已经不行了,所以她就离开了这个宗教。

她后来去上大学,在大学里,她就成了不可知论者,有点像不信神的,因为神也可能存在,也有可能不存在。但是教堂对她来说,结束了,她就是不愿意和教堂教会有联系了。

她大学快毕业的一天,她遇到了有一个人,非常充满活力的人(就像你们非常有活力),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而且这个人骑自行车来见他,遇他开始觉得有点震惊。觉得他太充满活力,不是那种精力,而是那种生命力,充满热情,所以他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有点震惊。
那天晚上,刚好大学有一个晚会,她也去参加,她在晚会上刚好看到那个人,尽量的避开他,不跟他有来往。晚会结束之后,好,把这个人也给避开了,她就回宿舍,回宿舍的路上,她就发现非常安静,悄悄的。就像你们非常安静,这个人他走在她的身边,不仅仅她感到很震惊,不仅仅走在她身边,而且还开始背诗,背什么诗歌?背诵求道的诗歌,爱神的诗歌,因为这在大学是非常少见的,因为那些大学生都很酷的,不喜欢这些东西

后来这个人就对我说:明天我邀请你,我们在一块见见面,就在我们昨天见面的那个地方,那家餐厅那边。她就像这个人也不错,这个人又会诗歌,又爱神,也行,行吧,那就一点钟,好吧,好,一点钟。

快一点钟的时候,她就去跟他约会,等着,她突然看着他走过来,海伦她心里突然有点犹豫了,这个有可能是一个长期关系的开始,会谈恋爱,会结婚,这个人不行不行,她有点害怕了,刚好那个外面有一颗大树,她就站在大树那躲着。

在印度有一个词叫nax(音),这个词汇叫:命运,这个时候就是命运在发挥作用。然后她悄悄在那后面,这个人就坐在下面,等她,她在这边等,他在那边等。她等了20分钟。

他等了20分钟,他站起身来,就走到自行车这里,要走了。然后海德就在后面一个小缝隙看着他。这个时候这个人突然转头,当她海德看着他德面部那种表情,非常悲哀悲伤的表情,就好像错过了命运一样的那种悲伤。这时候海德内心很震动,觉得我们都不认识,互相不知道,我这样伤害他,我对他的那个力量,力量那么大,出现了伤害了。这个时候她就从藏的树后面走了出来。然后那个人一看到她,马上转过头,调头就回来。

他转身以后,他们两个就开始说:哈喽,然后就问:“你在哪里了?”他们说了半天。这个人就是艾瑞克,是她未来的丈夫。后来他们结婚了,这个事情发生1969年,巴巴刚刚离开肉身。但是艾瑞克已经是巴巴爱者了。

刚刚翻漏了一句话,当时她看着他的表情,她怎么能这样伤害他。当时这是发生在加尼福尼亚,他们上大学的地方。

两年之后,当时艾瑞克是她的链接,当时加尼福尼亚有好多人知道巴巴。但是不一定是爱巴巴,两年之后,他们两谈恋爱两年之后,艾瑞克开始要去俄亥俄去上大学,去那里上大学,艾瑞克就邀请海德去她那里。

他们俩在一起的那两年,天天就听艾瑞克讲美赫巴巴美赫巴巴,但是她对他不感兴趣。曾经有一次艾瑞克就说:你难道不明白吗?美赫巴巴是阿瓦塔。他是阿瓦塔,有一天他就邀请,海瑞就说,我相信他是阿瓦塔,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阿瓦塔没错,行,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后来艾瑞克就邀请她,她来看艾瑞克的时候,去他生活的地方,学习的地方,跟她说:我们要去默土海滨,美赫灵性中心,一块去。当时海德已经在工作了,。艾瑞克就跟她说,我们去美赫灵性中心,你要打电话预约,预定房间,住的地方。海德说:我来预约?你去预约,因为你是巴巴爱者。艾瑞克说,不行,你来预约。

她打电话的时候,本来想着要跟一般的比较传统的普通服务员订电话什么。但是接她电话的是吉蒂戴维,她的墓地就在巴巴三摩地旁边,叫吉蒂戴维。她是一个很典型的中产阶级英国的女士,而且是说话很快: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指着徐一一:他是最好的观众)

但是吉蒂就说:说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她说,我和苏恩,艾瑞克,美拉从俄亥俄州来,三天,我们能不能预定一下。

吉蒂:哦,你从这么远的俄亥俄州来。你应该是个真正的巴巴爱者。

她对巴巴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凯迪说,是的!

(凯迪)在电话里又跟她说了,在这里可以做什么,(什么事情)不可以做。规则跟她讲了一遍。就订好了。

他们就决定开车从俄亥俄州去默土海滨,开车还有另外两个朋友,就是巴巴爱者一块乘车。开着开着一个轮胎就坏了,爆了,然后过一段,另外一个轮胎爆了,再过一会儿第三个轮胎爆了。另外两个爱者有点迷信觉得是巴巴给他们挑战,觉得巴巴想不让我们来。我们最好别去,艾瑞克就把它们当成是巴巴对他们的考验。就说:我们要去,你们要是不想,我们要改乘巴士去。就是坐公共交通去。

所以他们两个留下来修车,海瑞和艾瑞克坐公共交通,公交车。

他们就,路上又发生了好多事情,一些事情。他们一大早上到达的时候,当时那个中心的大门还锁着,很早,于是他们就决定翻墙过去。一翻墙,一跳进去,这边是高速公路很繁华,一跳进那个墙里面,马上感受到另外的一个世界,好像是神话的,童话世界一样。他们马上感受到有一种强烈不同。
这也是艾瑞克第一次,尽管他是巴巴爱者,也是第一次。
她们两个就都说不出话,那种气氛,都说不出话,有很长的一条小径,他们就走,才走到中心,然后他们俩就手牵着手,唱一首爱神的歌,他们俩都会的,赞美上帝的歌。

到那以后,她和女士们住在一起,艾瑞克和男士们住在一起。她做了很多巴巴的梦,而且艾瑞克也开始有自己的体验,哭啊,流泪啊。两个人见面都像陌生人一样,两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做了很多梦,但最后一天(她们三天嘛)发生了最重要的事情。当时她还不是巴巴爱者,尽管她有梦啊这些,最后一天,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在最后一天,这个美赫灵性中心,就开放巴巴住过的房子,就是巴巴的屋,在当时每个星期只有一天,开放一天,刚好她们要离开的一天,然后里面有个叫金翰的工作人员,他也是老爱者,给她们介绍,就像向导一样,这里巴巴的花园,这是卧室,这是厨房等等,但是海德从来没进去过,她就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就独自走到了最顶头的那个房间,她根本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但她无意中走到了最顶头的一个房间。

她进去以后,房间有个大床,房间非常美的蓝色床罩,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进去以后,她从内心“看见”,内在的看见一个形体在那儿,然后她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哦,我的爱,我的至爱,我怎么把你忘了,我把你忘掉了。。。。”(她还问我们相信不相信轮回转世,我说中国人都知道轮回转世这个事)

就说那一刻,她当时看到这个的时候,她马上跪了下来,大哭起来。那一刻她的感觉就是,他是不是阿瓦塔,是不是神,是不是神人,无所谓!她根本不关心。她唯一关心的,唯一在乎的事情,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神,唯一在乎的是是:他是我的爱!就在那一刻,突然认出来了!原来那么多事情,这种感觉,这种让她(。。。。。)

好多人,她说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跟巴巴接触的故事,但是对她来讲是那一分钟,就那一瞬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改变过。就那种确信,那种,再也没有改变过。动摇过。就对她来讲。那是她的那一刻。

她说,金把她带那那个花园里,她就在那哭,艾瑞克也走到一边,也在那里哭。两个人都在那里哭,两个人又遇到了,后来两人走到图书馆里,两个人坐那里又在那哭。(田心:不是很专业的翻译,专业的翻译不应该哭)

他们俩个就,艾瑞克看着她,她看着艾瑞克,现在这回她就把艾瑞克当成是一个包袱了,我该怎么办,大包袱,跟他结婚还是不结婚?后来就决定他们俩结婚了。两年之后他俩就过来。后来他们在美国生活了两年,后来去了印度。

郭利平:二十几岁就来了
田心:三十几年,40年了。76年.
她当时,她是74年,她当时24岁,艾瑞克26岁。
他们最开始来的时候,艾瑞克在外面工作,他们没钱,他们都有工作,但是他们辞职来到这儿,为了想跟巴巴离得近,想跟巴巴的满得里离得近,艾瑞克在印度城市里面工作,海德在这里挣钱,海德可以在这里陪伴美婼,玛妮,这些巴巴的满得里,后来他们两一块去孟买,去印度南部,去工作。挣钱,然后再回来。

76年的玛妮和艾瑞奇就邀请艾瑞克来这儿,当巴巴三摩地的守夜人,当时有一个守夜人,当时年龄很大了。是印度是巴巴在世的时候,就是肉身在世的时候,年龄大了不行。邀请艾瑞克来当巴巴的看守人。在76年,艾瑞克28岁的时候,海瑞26岁的时候,他们就来到了这里,他们从1974年一直到现在就在印度生活工作,他们的签证是同样的签证。


她当时,他们和艾瑞克的感觉,他们对满得里的感觉,他们年龄也不小,但是感觉他们青春活力,非常有活力,非常警觉,非常觉醒,就像自己女侍那样,她原来觉得艾瑞克是充满活力的那种人,很非凡的一个人,在满得里面前,艾瑞克什么也不是。

这些满得里他们性格各异,不同的性格,衣服也没有统一的,不同的衣服,而且没有统一的,可是他们住的非常的近。一个房间啊,生活的很近,但是他们的那种纪律那种自律他们的那种自我控制力,就在当时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想也不可思议。

还有另外一个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两个当时20多岁。这些满得里就是,40多,50多岁,60多岁,70多岁。但是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灵性啊,高傲啊什么,非常普通,而且他们做事情,艾瑞克和海德他们精力也很旺盛,他们也想做到最好。但是在满得里面前,怎么都超不过,满得里都亲自自己做事情,而且做的都非常好,都超过别人的期待,就是又普通,又非凡。他们非常近。


美婼的故事
她想讲一个美婼的故事。
有一天,她在美拉扎德的花园里,当时没有几个西方人,他们又很年轻,所有美婼他们都知道他们是谁,然后她就看到美婼向她走来,看到美婼脸上有点悲伤,她好像有件心事。然后海德不不由自主的抓住她的手说:“美婼,怎么回事?”

美婼身上有一种一个孩子般的气质,她抓住海德的手说:“我在祈祷,当我再出生的时候,让我出生在一个巴巴爱者家里。”
海德就她自己来讲,她理所当然的将来会出生在巴巴爱者家里,但是她觉得像美婼那样,巴巴说她是宇宙间最纯洁的灵魂,她那么爱巴巴,跟巴巴的至爱那么多年,她就觉得她不可能再出生了。
美婼那种谦卑。还祈祷神,再来的时候,自己再次出生在巴巴爱者家里。
她就说:美婼,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个。
海德当时就,说完以后,美婼就看着她说:哦,玛妮也是这么说的。又有点失望,又有点。。。
让海德觉得最感动的是,想美婼这样的地位,爱巴巴,那样谦卑,还祈祷出生在巴巴的家里,像她就从来没有想过祈祷,美婼就有那样的谦卑,她觉得美婼是谦卑的化身。

不仅仅是美婼,所有的满得里都是这样。比如艾瑞奇,他跟巴巴那么,大弟子
艾瑞奇在满得里大厅讲故事,有个男爱者对艾瑞奇说:艾瑞奇,你跟巴巴那么亲近,那么亲密,你肯定要离巴巴很近啦,你很快就成道了。要什么什么
艾瑞奇每一次,好多次总是看着那些提问者的眼睛说:兄弟,我们都在一个船上,不比你们任何人高。就是所有的满得里都是这样。

艾瑞奇的故事
她再讲一个艾瑞奇的故事,

艾瑞奇有一天在满得里大厅,就有人在谈,谁谁有多么灵性,怎么高怎么高,怎么了不起。
艾瑞奇说: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
中间有一个爱者对艾瑞奇说:我们非常幸运由您在这儿领导我们。
艾瑞奇马上也不是说愤怒,非常严肃的说:兄弟,你不可以将罗网撒在我身上!不可以挖个陷阱给我!
不要那些灵性,他们不想要这些,不要你们把我们树立起来,满得里就是这样他们不想要领导,灵性等等。


田心:如何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提问。
嘉童:我想问个守夜的事情,艾瑞克为巴巴三摩地守夜了40多年。假如现在巴巴爱者想要守夜,可以守夜吗?
田心:我最近听说不可以,问一些不太日常的问题,大家可以问一些灵性的问题。

她的丈夫艾瑞克,她说。非常热爱中国古典,就是中国,她自己感觉艾瑞克肯定在中国生活了好多好多世。她在十年前,最早的一两个中国人来的时候,艾瑞克那种激动,在那之前,她从来没有看到艾瑞克那么激动的,中国人来。而且她看到我们中国人,她就想,艾瑞克,假如艾瑞克在的话,艾瑞克一定是充满喜悦,欣喜若狂。
就他来讲,有更特殊的,因为艾瑞克的关系,那种喜悦,就她本人来讲,71年就是巴巴爱者,74年来到印度居住,从来没有看到中国人,通过巴巴的唤醒而来到这里。所以对她来讲看到非常高兴。

她也知道,她就想,玛妮,艾瑞奇,巴巴的满得里要是看到中国来的巴巴爱者,会非常高兴。

我记得一个故事,一个澳洲的爱者叫迪费奥德森,他在阿瓦塔之寓,他当信托的成员,记得玛妮有一年给巴巴爱者写了很多的信,她当时离去世没有多久了。身体很不好,非常非常虚弱。她最后一封信,就写巴巴爱者,那些老爱者去世了,他们那些(收藏)巴巴的头发,巴巴的物品啊,都再拿过来,保存着,我们不是为印度啊,美国啊,南美啊,澳大利亚啊,这些(爱者),将来中国,她第一个提到,中国,俄罗斯,非洲,他们来,他们也正在被唤醒,他们来的时候,他们也需要这些,不仅仅想着你们这些国家,中国这些国家。就是玛妮临死,去世前。最后一封信,她一生中写的最后一份信。玛妮说:将来,中国,俄罗斯这些国家,我们现在看不到,他们会来到这里,他们会来的。要为他们做准备。不仅仅我们这些。


她刚才就是说,尽管我们, 都是中国人美国人,但是作为个体灵魂都是和巴巴个体的内在的联系。她就想着艾瑞奇一个小故事。
有人问艾瑞奇:“艾瑞奇,道路在哪里?”
艾瑞奇回答:“你成为巴巴之后,没有道路可言,你爱巴巴,你在哪里,道路跟着你走!”
她刚刚说,
我们都是中国人啊,美国人啊,,我们都是个体,跟巴巴个人的关系,到最终是个人的,没有种族的国家的区别。
玛妮的书,刚刚写了1200页,上下。
储大姐:能不能把她写的书大概提纲说一下、
田心:她很忙。


玛妮的故事
她再讲一个玛妮的故事。
她写那么厚的书,但是现在一个都想不起来。
JAI BABA!
JAI BABA !

玛妮的故事1:05
玛妮打字打得又快又好,又准确。巴巴会在满得里大厅。在后面,玛妮有一个小地方,小阳台,玛妮在那里会打字,巴巴让玛妮打字,而且巴巴对玛妮说:快点,快点。
有一天巴巴叫她打字,非常重要!你要尽快的打出来,。
玛妮很近自豪,打的快,自信的说,没有问题。她会圆满完成任务.
她想,这简单,巴巴想要,很快就打出来。拿好,放好纸张,就准备打字。
巴巴是、在满得里大厅和男满得里在一起,后来在晚期,巴巴在满得里大厅,巴巴有两个铃,一个呢是高荷医生的,需要高荷医生,巴巴一摇铃,高荷医生赶紧骑着自行车,去他坐的地方,满得里大厅。玛妮工作的那个阳台,离巴巴稍微近一点,另外一个铃是玛妮的,巴巴一摇铃,玛妮也赶紧过来。当时美婼,美茹是不见男子的。但是玛妮和高荷可以。
玛妮正在打字。突然听见铃声,她赶快走过来,问:巴巴什么事情?
巴巴说了一件鸡毛蒜皮的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什么昨天的橘子放哪里了?
玛妮说:我记不清了。
巴巴说:好吧,回去接着打。

玛妮打开刚才盖的那个布。掀开,又开始打字。
就快打完了,突然听到铃声又响了。
玛妮赶快走过去,问巴巴:巴巴有什么事情吗
巴巴说:哦,前两天艾瑞奇写了一封信,给哪个爱者,你写好了吗?送了没?
玛妮说:写好了。我正想要核对一遍。
巴巴说:好的,回去接着打字。
玛妮回去,一看,刚才的纸没打完,有点斜了。就把那张卸掉,又新放了一张。重新又开始打。这个时候,手有点颤抖了。
她刚刚快要打完,又听到铃响了。叮叮叮
这个时候有点晕。。。。。。

然后巴巴又叫她:玛妮,打好了没?
玛妮:哦,巴巴,我怎么可以打好,您不断的叫我。
巴巴说,回去打字吧,好好打。
玛妮又回去打字,把纸放进去,这次她正常的,慢慢的打出来。
过一会打好, 交给巴巴。
巴巴问她:打的快吗?
玛妮说:还行吧,
巴巴:是不是很快的打出来?
玛妮:嗯,正常的打出来的。
玛妮学到一个课,即使在服务巴巴的同时,我们的那种骄傲也在里面,想做的非常好,想表现,巴巴通过这样一件事情,让她学到,就在服务巴巴的时候,要那种想服务巴巴的热情里,只要里面掺杂着一点点的自我,巴巴也会将它去除。

这个故事让她想起玛妮说的一句话,玛妮亲口对她讲过,也对其他的人讲过。不是对朝圣者,是对这里的工作人员讲:不要在服务巴巴的时候,失去巴巴!
不要在服务巴巴的时候,失去巴巴!很多人就是那样跌倒了。很多人那样跌倒了。

因为他们在这里工作的人员,未来想服务巴巴,想尽快,做圆满,做好,做快,但是往往在这个做的过程中,忘记了巴巴。
而巴巴呢?两个都要,不仅仅是单一,想念巴巴是第一。
她说需要时间,她已经在再这里41年了,还没有学够。还没有学好。
JAI BABA ~!

合影留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16-6-15 13: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具体活灵活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6-7-3 12: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医生的故事:一个心情不好的观光客
翻译:石灰
记录:美赫嘉童

在出发之前,她有个针灸老师,针灸老师托付她两件事情,就给她两个东西,一个就是给她一个包裹,他说你再把这个带到我朋友那里。另外一个就是他给了她一本美赫巴巴的书,他说这个美赫巴巴是一个很不一般的大师,也许你会喜欢他的书,而且她的目的地离普纳不远。她读了那本书,艾瑞奇写的《曾经如斯》。在读《曾经如斯》之前,她读了巴巴的书,她觉得并不真正理解美赫巴巴。但是她很喜欢巴巴这种类型的,这样的人,这样的大师。但是她也知道,在那个时候,巴巴已经离开肉身了。她觉得有点太迟了,太晚了。

然后她后来就来到了印度,她到了以后,也有点茫然失措的感觉,因为她也是初到印度,人生地不熟,接下来她就乘着一辆嘟嘟车,到了那个包裹的地址那里,带着针灸老师带的那个包,到了包裹那个地址以后,主人出来以后,那个人出来对她说:Jai baba~!

然后她就回答说:哦,不不不,我实际上跟巴巴没有什么联系,我是因为朋友托付我,把这个包裹交给你的。然后主人说,没事,你先进来。喝喝茶,进来聊聊。她就觉得很友好。

然后她就帮他们定了旅馆,明天你就过来,我们带你们转转。这两人就是山姆和罗珊,就是她针灸老师的朋友。

然后就是说,他带着她们,她因为打算去奥修静心中心,第二天就是奥修演讲。因为奥修经常演讲,当天山姆带她去普纳城转转,告诉她这里是巴巴出生的地方,这里是巴巴上学的地方,这里是巴巴遇到巴巴简的地方。就是跟她讲这些,但实际上她自己觉得她对巴巴不是很感兴趣。

第二天她就去听奥修(阿恰里亚·拉杰尼希)的演讲,那时候奥修的名字还叫拉杰尼希。然后她其实是准备来见灵性大师的。但是她觉得很失望,觉得他的演讲挺无趣。只听他巴拉巴拉巴拉的一直说。然后她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东西,然后她的朋友同样也有这样的感受,所以她现在对她来讲,她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呆在普纳了,因为她不想继续去见奥修。所以她的朋友就说,我们为什么不去美赫巴巴的地方去看看呢?

然后她就找山姆,山姆就说:太好了。很欢迎。然后他就给她安排了车子,然后他就订了一辆嘟嘟车,那个巴士,到了阿美那伽。她坐巴士到了阿美那伽之后,坐嘟嘟车到了信托。她到了信托之后,就有一个美国人上来就给她拥抱,对她说:jai baba ,她心里想:哦,这么疯狂。但是她很喜欢。

当时她没有预定过,但是她想多呆一段时间,然后她坐嘟嘟车到了MPC,其实MPC当时启用才两个月。

当时有个女人在那里登记,后来她觉得挺失望的,没有瑜伽,没有静心,然后也没有什么会议,聚会。她说做什么好呢?她不知道干什么。

然后那个女的就跟她讲,早晚7点钟都有阿提,然后中间呢,没有什么事情。然后她坐巴士也觉得挺累的,然后她就觉得心情也不好,她想她为什么要到这样的地方来,感觉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然后一个美国的女爱者,就问她,你想不想让我带你到巴巴的墓地?陵墓去?

然后她就想是陵墓?她不怎么想去,她就觉得陵墓有什么好去的。当时她也觉得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好做,她也出于礼貌,她说,那行的。她不像一个求道者,就好像是一个旅行观光者一样,心情也不太好。然后她就去美赫巴巴三摩地,当时印度男人,在那里值班,然后他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家。

然后那时她就觉得她的心情一下就烟消云散了。就好像冲了凉水,把她冲刷一遍,她就见巴巴,然后她就进了三摩地。然后她站在三摩地里面,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有些人进去拜倒,出来。因为在她的国家没有这种习惯,她不喜欢于这样拜倒,但是她觉得不拜倒的话,人家会生气。她感觉有些纠结,她当时对这个一点都不知道。
她当时觉得很尴尬,她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很尴尬,她就记起来,她曾经在佛教的静心中心,有一个这样的惯例,她进去以后就要向佛教的佛像顶礼,她也觉得她也可以这样向巴巴顶礼,当时她就拜三次,她觉得很机械的。

当她拜倒在那个,当时那个三摩地石板上的时候,她当时手都举不起来。(手放在大理石板上),她心里说怎么办怎么办。她当时能感受到巴巴的临在。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内心感觉,她这样做,不是在装装样子。她接下来就想,这次她还没有准备好,她会回来的。她感知到那种临在,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知所措。

出来后那个美国女子,就带她去见蔓莎莉。蔓莎莉身材很矮小,和她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当时觉得很开心,她就忘了三摩地那种尴尬的感觉,不知所措的感觉,非常开心像一个孩子一样,就到了晚间阿提的时候,蔓莎莉就去三摩地了,他们就跟着她去三摩地,她就成了一个很开心的观光客。她就在听,她们念祷文。她就站在三摩地的门的前面,她就感觉到那种,她就感觉到三摩地一阵阵的波浪那样,她觉得这里就是她的家,那时她就意识到,她做的所有的事情,瑜伽也好,静心打坐也好,都是为了把她带到这里。她开始在哭。她的头脑也想自控,但是无法自制,当时就这样开始。

第二天,因为美婼,美婼每隔十五天会来,美婼和女满得里会来三摩地来鲜花。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美婼是谁。她就坐在三摩地旁边那个石头,台面,平台,她就坐在演出台那里,坐在那里。当时有个女的过来,因为这个女的看到了一个新面孔,走向她,问她,你是谁呀?然后她就自我介绍。她说:我叫安,来自法国,我是医生。那个女的说:哦,我也是医生,高荷医生,然后就带她去见美婼。

一开始她就感觉这些人像她的一个远亲那样。很多年没有见面,但是一见面能感觉到那种亲密,一个大家庭。她感觉很亲近,很放松。跟艾瑞奇,彭度在一起很自在。
然后她就看了语录。她在读语录的时候,她就感觉好像学一个课程,学了以后参加过考试,后来又把它丢掉了,过了一段时间又把它捡起来。就是这种感觉,她在读语录的时候,她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心里说,是的,是的。静心呀,或者说转世呀,她就是心里说是的是的,她感觉重新找回来。

两周之后,她去泰国。当时她接受巴巴,但是并不了解巴巴。所以她想让自己头脑沉静下来之后,让自己真正理解巴巴。然后她就去了一个寺庙。她准备在那里呆两三个月。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头绪,以便理解巴巴。但是她到了那里以后,她被别人告知,这里只收男的,不收女的。她是准备把头发理了以后,好好在那里静心,她就忘了那个计划了。

然后一年以后她来参加永恒日,然后高荷医生就告诉她,把她的药箱拿过来,帮助高荷医生行医。然后高荷医生希望她帮助她行医,她喜欢这里,感觉这里就好像她的家一样,她想住在这里,当时住在这里的都是美国人,她觉得他们都是蛮有钱的,所以能够一直住在这里。她刚刚在医学院毕业,其实她没有多少钱。没有这个条件。

郭利平:她当时多少岁了?

34年前,29岁。
她当时就找一个在这里的美国人,一个男的。她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工作?他回答,你不是来这里工作的,你是来这里被工作的。就是说巴巴对你工作。她没有想到这一方面,她当时不太懂。

然后第二个问题就问他:那你是怎么在财务上经济上怎么做到自给自足。我在美国做三个月工作,好像是造房子,其他时间呆在印度。当时印度生活条件比较便宜。其他时间呆在印度。。她当时就觉得,既然他在建筑方面的行业可以做到的话,我也能做到,我可以行医呀。所以第二天她遇到高荷医生的时候,高荷医生说如果你能来帮助我行医,帮助我做一些医疗方面的工作就好了。她说是的,她正在考虑这个事情。

当时就是说,她后来回到了法国,完成针灸学业,当时针灸学校有两个去中国一年学习针灸的名额,当时她也想去中国,想着先去中国呆一年,然后再去印度。
有一天晚上,她接到一个巴巴爱者打来的电话,告诉她一个消息,帕锥去世了,如何你认真考虑想要帮助满得里的话,不要再等了,随时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人生无常。所以她现在决定,现在签证是签中国的签证,还是去印度的签证,那好,我先去印度,然后她在这里呆了一年。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对玛妮讲,我想呆在这里。她就跟玛妮说,因为签证各方面的愿意,她打算留在这里一年,现在一年过去了,但是她还想呆在这里,现在没有钱了,玛妮就告诉她,回法国工作一段时间。再来这里,所以然后她就这样。每年都会回法国工作一段时间,再来这里。持续了十年。后来情况有些变化,她就不需要再这样。其实她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巴巴很耐心的工作。

在194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瑞士的女子,叫艾琳比乐,在《美赫主》里有记载,1938年,她在印度居住,住了7年。现在,当时在1982年83年的时候,然后她就是来印度,到访这里。

瑞士女子一直有哮喘,她一直在照顾她。当她一开始在美拉巴德的时候,她不总是和巴巴在一起,因为巴巴总是一会到这,一会到那,进行不同地方的工作。她一直在说,啊,还是老样子,原来的样子,都没有变,她帮助她理解,一切都是来自于巴巴,产生非常深的影响。

当时她就觉得,她想呆在这里,她觉得满得里都是很棒的,她想从这些活的人身上学到,而不是在书本上,想在他们的生活中学习,这就是关于心情不好的观光客的故事。

生活当中,跟巴巴的联系一直都在,并不是她决定来这里,她本来想去泰国的。巴巴把她吸引过来,拉过来。

郭利平:她后来没有去中国?

石灰:她曾经说过,她没有去中国,中国现在来她这里了。

美赫燕:去年圣微来这里,圣微后来跟我讲了。圣微各种病都出现了,情况特别复杂;一一几次身体也不好,也是安医生照料,还有星光这次。

石灰:宝吉去法国的时候,她翻译的时候,她就叫宝赶紧停下,宝滔滔不绝,当时她做法语翻译。

嘉童:宝吉的儿子今天也在不停的说,不停的说。

(话题转入关于翻译上的讨论,内容省略,录音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6-7-31 10: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赫纳斯·卡邱瑞的故事

翻译:田心

今天下午我们邀请美赫纳斯·卡邱瑞,来跟我们讲故事,他巴巴的弟子宝·卡邱瑞的儿子,而且他是从小跟巴巴一块长大的,就是跟着巴巴长大的,和他姐姐茜拉,跟巴巴一块长大。他后来是学法律。他后来在信托,他现在是信托十个成员之一,杰尼斯你都认识了,是他的秘书。

美赫纳斯就说,先从提问开始。有没有问题?

郭利平:在他的记忆中,他出生的时候,巴巴多少岁了?

田心:他是1953年出生的。(听不清)

问题:很想听听他出生时候的故事。

田心:还有没有问题,他说接着问,问完问题他再讲故事。
建彦好像有问题?

建彦:没有。

田心:哪一位还有没有问题吗?

大姐:让他讲故事吧。

田心:他先讲他小的时候和巴巴在一起的儿童,小的时候的故事。

童年故事
他说,就是他去看巴巴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吃午饭,都是和满得里,和美婼,和女满得里。巴巴,巴巴也在那里,一块吃饭,他和他姐姐茜拉,还有茜拉和他的母亲罗摩,但是他9岁的以后,美婼就说美赫纳斯已经9岁了,男孩子长大了。就不能和美婼在一起吃饭了。要去男满得里一块吃饭。这样的话,美赫纳斯心里很难过,他不可以和巴巴、美婼他们一起吃饭了。所以有一天在碰到的时候,巴巴给了美赫纳斯一瓶苏打水,巴巴很喜欢苏打水,佑肯牌子的苏打水,然后美赫纳斯和茜拉他们都在那里坐着,美赫纳斯就心想,等我出去以后,我再喝,茜拉我们分着喝,分享这瓶苏打水。然后巴巴就跟美赫纳斯说,你在这里喝了,你自己全喝掉,不要和任何人分享。因为茜拉会和他妈妈,去和我和美婼一起吃饭,你不能。所以我是专门给你的,你自己全喝掉,不要分享。

德希莫的故事
下面这个故事就是有关,悉地·德希莫,德希莫他是在英国伦敦拿的博士学位,哲学博士,他后来就是巴巴语录的编辑,就是在这些方面非常有才华,好像是哲学系系主任,教授,大学教授,他非常爱巴巴,但他又一个特点,就是吝啬,比较吝啬,他来看巴巴,他就捡了最干的,最便宜的十多个橘子,来看巴巴。当时巴巴出完车祸需要营养,他说:“巴巴,我给您带来这些橘子,您可以每天挤橙汁喝,增加营养”。巴巴,满得里知道德希莫这方面有些小问题,美赫吉就说:“德希莫你把橘子拿来我看看。”德希莫:“不让你看,你一看,你就把橘子给吃掉了。”他就把袋子一拿,给他拉开,里面又干又瘪,又小的橘子。满得里一看,就笑起来了。巴巴就说:“你这个橘子让我挤橙汁喝?哪能挤出来?你是怎么拿到你的博士学位的?”然后转向他的妻子说:“他这个疯子,脑子疯了?你怎么会嫁给他了?。”他的妻子也是大学老师。但是巴巴就说了,这些橘子干的,没挤那个橙汁,但是我每天嚼这些橘子。因为德希莫他尽管吝啬,花钱不大方,但是他的心非常大。他有很多的爱,这是最重要的。保证每天都在嚼这个橘子,因为他的爱。

旅者的故事1
巴巴经常旅行,旅行的时候经常坐三等车厢,非常拥挤,就像过去中国的火车,非常拥挤,地上,到处都是站的做的都是人。因为巴巴要做玛司特,寻找玛司特的工作,他就带着艾瑞奇,拜度,带着他的满得里。

有一天,巴巴就和艾瑞奇他们坐上火车,有一个人过来了,也坐在巴巴旁边,这个人不知道巴巴是巴巴,巴巴就让艾瑞奇问他,他做什么工作,他住哪里?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艾瑞奇开始问,这个人就开始诉起苦来,因为印度人的性格,你要问他,他一般不喜欢讲他高兴的事情,他喜欢讲他悲哀的事情,可能是印度人的业相。他开始讲自己的困难呀,麻烦啊,痛苦啊,这些。巴巴就给艾瑞奇说,给他十个卢比。他一看,我一讲,他们喜欢我的悲哀的故事,他就继续讲更大的麻烦,困难,悲痛。巴巴就对艾瑞奇说,再给他十个卢比。他一看,这些人很喜欢我这样讲。然后他就开始哭起来了,流泪。一边流泪,一边诉苦,又讲了很多很多的悲哀的故事。巴巴让艾瑞奇又给他十个卢比。他一看这,再接再厉,他就开始嚎啕大哭。巴巴又给他,他又讲。到最后给他70到80个卢比。后来他越讲越有劲。后来巴巴就下车了。就是终点站到了,巴巴就下车了。巴巴就是通过这些,通过这些很平常的方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听他,在他心里边播下爱的种子。

旅者的故事2
下面是另外一个旅行的故事。巴巴有一次旅行的时候,和艾瑞奇,和其他的满得里,车上人特别多。一开始的时候,车上人特别多,他们发现一个空车厢,到空车厢待着,挺舒服的。但待了不多久,车站的站长说,这个车厢是别人预定好的,你们要出去。后来巴巴和他的满得里东西又拿着,去挤到三等的车厢,很多人的。这时候大家都往车上挤,有一个,巴巴他们到车上也找到座位了,有一个老人带着小孩子,也要进来。但是已经拥挤不堪了,他也要上去,其他人不让他上。但是巴巴让他上来。他们就上来了,给他开门,上来了。上来以后,巴巴就让那个小孩子就坐在巴巴旁边。那个人就坐在他的箱子上面,旅行箱,也在巴巴旁边。这样坐了一会儿,他觉得很尊重巴巴,这个老人,觉得巴巴很不舒服,他应该给巴巴多留点空,他就下了车,到另外一个车厢,待着。然后他一走,巴巴就对艾瑞奇说,看看,他把小孩子就放在这里,怎么办?艾瑞奇好像不知道一样,别担心巴巴,他可能下一站就会来。下一站他又跑过来看,小孩也还在这,然后他又回去,到最后,他就后来也过来了,坐在那儿,坐在那儿他就开始聊天。
巴巴叫艾瑞奇就问他,“你们去哪里?“
他就问艾瑞奇,“你们去哪里?”
艾瑞奇就说:“我们要去班格罗,班加罗尔这个地方。”
他说:“去那里做什么?”
艾瑞奇说:“我们要去拜访那些圣人啊。还有玛司特这些人。”
老人就问艾瑞奇:“你们去拜访圣人和玛司特是为了物质的好处呢?还是灵性的好处?”
艾瑞奇就说:“我们什么好处也不重视,我们就是想看看他们。”
老人就问艾瑞奇:“你们是什么种族的?哪个社区的?”
艾瑞奇就回答:“我们是帕西人。”
老人说:“你们是帕西人?你们帕西人有一个叫美赫巴巴的,在阿美那伽住。他是完美的圣人,很伟大的圣人,你们去其他地方找什么?去美赫巴巴那里!”
艾瑞奇说:“我们也不太知道,我们就没去那。”
后来车站就到了。这个老人就下车。巴巴就拿出了一本杂志叫:《美赫美思》,叫《美赫讯息》。就跟艾瑞奇说:“你把这个交给那个老人。”艾瑞奇就赶紧下火车,追上他。那个老人已经坐在车里了,就是那个人力车。他一看这个照片:“哦,刚刚就是美赫巴巴!”就跟艾瑞奇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在美赫巴巴旁边你怎么不告诉我?”艾瑞奇就说:“他在闭关,不可以公开见人,所以才没有告诉你。”这个老人就告诉艾瑞奇,为什么他在那里坐着,要到其他地方,他心里感到对美赫巴巴非常尊重。他不想给巴巴添麻烦,给他多腾出一点位置。
这也是他的幸运,见到了美赫巴巴,同时也是一种不幸,他没有认出美赫巴巴。

万言之言
他就讲,巴巴就是最后离开肉身之前,巴巴身体承受了非常大的痛苦,到后来就是他的身体往上跳,痉挛,有四个满得里就往下压。巴巴是1969年1月31日中午离开肉身的,就是1969年1月30日的晚上,7点到9点,巴巴休息了一会,因为他那个身体承受了非常大的痛苦,后来巴巴醒的时候,就跟宝吉做手势,就是说:“我不是这个肉身。”过来一个小时,10点的时候,巴巴再一次,跟宝吉说:“记住这一点,我不是这个肉身。”到11点的时候,巴巴又说了一次。到11点的时候,巴巴是口说的,他是用印地语:“亚得沸!” 就是记住。然后又打手势接着说:“我不是这个肉身。”第二天中午12点多,巴巴就离开肉身了,当时巴巴一离开肉身,他所有的满得里非常震惊,宝吉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就不知道要不要,其他满得里在这之前也听到巴巴发出过声音,他们不知道该不该给大家说。因为巴巴保持了沉默44年,巴巴曾经说,当他开言的时候,就是他宇宙显现的时候。满得里也不知道开言到底指什么。
好多年以后。2001年,2002年的时候。巴巴出现在宝吉。就是肉身显现给宝吉,你怎么没有告诉别人?我最后说的话?
然后宝吉没说。
巴巴接着说,现在是你告诉世人的时候。巴巴之所以发出那个声音。因为从一般的人来讲,从临床医学的角度来说。保持沉默好多年以后,就发不出声音了。巴巴不是一般的人,所以他向世人显示,他还能说话。但是他又向宝吉说,我说的这个话,不是神的开口。不是我原来说过的万言之言。万道之道。我是以人开口的,不是以神。当我以神开口讲话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我的宇宙显现,那个时候,那是我的万言之言,这个到现在各种各样的解释。

田心:他就讲到巴巴最后的时候,宝吉就是美赫纳吉的父亲,巴巴的守夜人,陪伴巴巴到最短,直到晚年。53年52年的时候,跟随巴巴以后,一直跟巴巴在一起,陪伴在巴巴身边。

服从大师1
他说跟随阿瓦塔,跟随神人身边,并不容易,尤其是服从,并不是那么容易。宝吉跟随巴巴,有一天巴巴给了宝吉一个香蕉,当着他的满得里的面。其实宝吉来的最晚的也是最年轻的,我们称为资格是最轻的,不老。他头一天心里有点不舒服,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说巴巴你看,就给我一个人香蕉吃,其他人都没有。第二天,巴巴又给他了一个。其他人也没有,他心里也这样想,第三那天巴巴又给他的时候,他有点犹豫不决,要不要接,要不要吃。巴巴也没说什么。巴巴接下来,给其他的满得里。一个叫卡卡·巴瑞亚,他是美拉扎德的管家。是巴巴的老弟子。美拉巴德厨房,都由他负责,给他分配东西的。巴巴就给卡卡·巴瑞亚,你每天早上要大吃,有那个果酱、面包、黄油,好的。吃多吃好。其他的满得里只能喝茶,吃那个饼。他就百分之百的服从巴巴,他就当着其他满得里的面。他自己分配饭的,他自己吃的是高级的好的。其他满得里吃那样的。但他脸部面色心不跳。服从巴巴,让巴巴高兴。后来巴巴就叫宝吉。你看他的服从,百分之百。你关心的不是我给你的命运。而是满得里的感情。你要跟随神人跟随大师,就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要在乎别人了。你就不一定会在乎你的大师。但你像卡卡那样,巴瑞亚那样只管你大师,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就跟大师更加接近。

服从大师2
有一年,巴巴到德拉敦,(你们去过的),突然外面天上下起大雨。巴巴叫他一个满得里,就到外面看看外面有没有人受淋的,一个满得里到大门外,看到有一个25,26岁的年轻人,站在那个墙边躲雨,但是浑身都湿透了,他回来跟巴巴汇报,巴巴叫他把那个年轻人叫进来,让他洗一下,换那个干衣服。巴巴叫拜度问他,为什么站在雨地里边。他说他去瑞旭凯旭,去那里去出家,求神的。我路过这。刚好天上下雨了,我就这里墙边躲雨。巴巴说把他叫过来。
巴巴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从哪里来。
他说,我家在德里,你要去做什么。他去瑞旭凯旭,去一个埃舍里面,参加一个埃舍,然后就出家了不回去了。巴巴说他是舍弃了。
巴巴说:“你舍弃的是什么。”
他说:“我的房子,我的地产,我的工作,我的妻子,我的孩子。”
巴巴说:“你去瑞旭凯旭做什么。”
他说:“我想去成道。”
“成道容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服从我的命令。”
他说好。
巴巴说:你按我的命令做,我保证你可以成道。你先到瑞旭凯旭,直接去那,去一个星期。见了圣人和萨度。都去顶礼他们,一个星期之后,直接回到德里,再重新做你的工作。照顾好你的家庭,但随时随地等着我的电报,等着我的召唤,我让你来,加入我。
他到家以后,参加工作,照顾家庭。回到德里,每天脑子都想着巴巴的呼唤,巴巴召唤他,一个月之后。巴巴的电报来了:来德拉敦。
他就来见巴巴,到了以后,巴巴说:你在这儿,先待四天,在我的这里,四天以后我告诉你怎么做。
他待了四天。四天之后,巴巴又把他叫过来,又说,我对你很满意。你来了,也待了4天,你现在还回德里,继续工作,按你原来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履行世间的责任。但是要随时听从我的招唤。
他又回去了。又开始原来的生活,两三个月过去了。
巴巴的电报又来了。让他找巴巴。巴巴又让他待了四天。

这次巴巴又让他来,巴巴又让他待了四天,四天之后,巴巴召见他说:“我对你非常满意,你是完全向我臣服了。因为我叫你去瑞旭凯旭一个星期,你就去了。完全服从,又回家。几次招你来,你就这样。你已经完全的超脱于世间了,不执着了。现在对你来讲,你的妻子已经死掉了,对你来讲,你的孩子们都死掉了。他们都是我的了。我现在派你回去,来替我照管你原来的妻子和孩子,百分之百的服从我。随时听我的召唤。”
巴巴对他非常满意,这就是服从大师。

服从大师3
还有一次,有一个从德里来的萨度,也是求道者,圣徒。
巴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说:“我要成道。“
巴巴说:“这个倒没有问题,给人成道是我的职业,我的工作。但是你需要服从我。”
他跟巴巴说,他想跟巴巴生活在一起,在巴巴的埃舍里。
巴巴说:“但是你要服从我的命令。然后我才看,你能不能和我再一起生活。首先你先要回去,十五天以后,你来见我。我们再做决定。这个期间,不要跟任何女子有瓜葛。不管是性方面的,甚至身体的接触都不要有,你来的时候单独来。”
但十五天不到,他得了心脏病,住院了。巴巴知道他生病了。尽管他也没有告诉巴巴。巴巴叫满得里给他发个电报。巴巴让你两个月之后再来。
两个月之后,他病好了,来见巴巴了。但来见巴巴的时候,他带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一块来了。来见巴巴。
巴巴说:“我一开始给你的命令是什么?”
“单独来。”
“你怎么又带了一个人。命令也是不碰女子。你又带了一个女子,这段你碰了没有。”
“因为我生病,她照顾我,有接触。”
巴巴就跟他说:“你为什么带她来?”
他说:“巴巴,我太想和你在一起,她是我的灵性姐妹。”
巴巴后来跟他说:“我的命令,你没有服从我。成道容易。服从我的命令是很难。你现在回去,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每天要念我的名,尽量多想我。“
后来他和这个女的一块走了。
他走了之后,巴巴就说:“好很多人,他们也想成道,也想跟随大师,但他们的业相在那里,弱点在那里。就是对女子呀,对异性呀,还有那些弱点在那里,所以很难做到。”
所以巴巴,就给他们相对容易点的事情。跟随巴巴,服从巴巴并不容易。你看,那么小的事情。他就没有服从巴巴。他做不到,这很难做到。

服从大师4
神的工作,跟一般人不一样。有一年,也是在德拉敦(你们去的德拉敦发生了很多事情),巴巴让韦希奴去市场采购很多,(韦希奴是负责采购的,)采购许多大米粮食囤积起来。后来韦希奴就采购了很多。晚上放在哪里?最好是放远一点,这样的话,老鼠不来吃。
但是巴巴跟他说:“我卧室的旁边有一个空房子,就把粮食放在那。”韦希奴就想,老鼠一吃会打扰巴巴。但是巴巴的命令,他就把粮食全部放在那个房间里。
过几天老鼠就发现了,开始来吃。弄了很多噪音。巴巴就把韦希奴叫过来。老鼠每天打扰我,睡不着觉,休息不好,没办法做工作。
韦希奴说:“我告诉你。巴巴,一开始,粮食放在你旁边,肯定老鼠要来的。我本来想放的远远的,你要放在这里,那现在该怎么办?”
巴巴说:“现在把粮食拉上车,拉到市场上,全部卖掉。”
韦希奴说,我们是高价买来的,现在市场上价格掉下来了。我们会损失很多的。
巴巴就说:“世间的人,世俗的人,考虑的是损益,成败。神人不是这样,你们的任务就是按我的指示做。你们根本不知道。从这个里面,得到了什么利益。”
韦希奴就找了车,到市场很低的价格,这个大亏损,全卖了。美赫纳斯说,只有神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果我们按照世间的标准。

保持觉知1
一般我们的头脑,一般的那个心理概念来看东西。神人不一定是。
他有一次在普鲁普萨,有好多满得里,还有一个叫乔·艾顿
巴巴的爱者也在。
巴巴就问每一个人说:“我看上去怎么样?”
他们说“巴巴你看起有年轻,又英俊,又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然后后来是,每个人都这样子。
就轮到乔·艾顿说:“巴巴你看起来非常老,看起来非常虚弱。”
巴巴说:“你要保持觉知,出去五分钟,再好好考虑考虑。”
五分钟之后,
“怎么样?看的?“
“巴巴,您又老又弱又虚弱。”
巴巴让他要保持觉知。
又让他出去,来回六七次。
到最后一次,他说:“巴巴,您看起来又年轻,又英俊,又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巴巴说:“好,你现在保持觉知了。”
因为一般的运用头脑。
巴巴说:“我是神,我从来不老,从来不虚弱。我是唯一的实在,我是正义,我是极乐。你要保持觉知才能感觉到巴巴这一点。”
因为乔·艾顿他当时有自我在,他想的别人都是说假的,他要保持诚实,巴巴会很高兴。
其实巴巴知道。

保持觉知2

普卡,是哈默坡的一个巴巴爱者,巴巴说普卡是他的哈奴曼,因为他个子很矮,有个人说他驮着巴巴。有一天,他来看巴巴,巴巴问他:“我看上去怎么样”
他说:“巴巴,您特别老。”
好,回你房间把你的箱子打扫,回哈默坡去。
他收拾完之后。
巴巴又叫他来:“我看上去怎么样?”
“巴巴,您非常年轻。”
巴巴说:“好,你终于有觉知了,可以留下来了。”


沃瑞亚的故事
巴巴不仅仅是为人类做工作,他为世界的万物都做工作,给动物。有一次巴巴他需要做宇宙灵性内在工作,需要一只狗,所以人们送来不同的狗,巴巴不满意。后来有一只狗叫:沃瑞亚。就是战士,勇士战士的意思。巴巴喜欢它。
巴巴用它做了宇宙工作,做了十天之后。沃瑞亚,战士这条狗生病了。巴巴说这个狗要死掉了。如果三天之后死掉。会很好。三天之前,不是很好。后来沃瑞亚三天之后死掉了。死掉了以后,巴巴亲自给它选了一个墓地。就在巴巴三摩地旁边,你们看有一个小动物叫沃瑞亚,就是它的。巴巴亲自选的,给它埋到。
在巴巴埃舍的美国弟子叫李伊维斯·潘里森,他非常爱动物,非常热爱动物,尤其是狗。所以,沃瑞亚一死,李伊维斯特别难受。他就是流泪哭泣,特别难受痛苦。
巴巴就跟李伊维斯说:“李伊维斯,你不知道。因为我看你这难过,我要给你讲一些秘密,一般大师他们对自己的工作秘密不讲的,不向人类解释。但是为了你,我向你解释一下。沃瑞亚不是一般的狗,是我为了我的宇宙工作,特意从精界拉下来的一个灵魂。他为了我的宇宙工作做完成了,我非常满意,百分之百满意了,他就要离开,离开这个狗的形体了。如果是三天之前,他生病,如果三天之内死掉话,他还会再来投身,还会轮回转世。如果是三天之后,他就摆脱了整个(),不再轮回转世了。如果三天之后死掉的话,我就非常满意。”
巴巴就说,狗呢,它的视力能看到精界的、魂魄界一些东西,魂魄的东西。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但他的意识没有发展的像人类的那样完整,没有人类的意识,所以它没有思想,但是它视觉很好。所以帕西人,就是那个印度的,他们一般人死了之后,会把狗牵到人的尸体旁边,因为狗可以看到鬼魂啊什么,狗有那个能力,可以吸收业相。如果它在尸体那里,会把业相吸收,帮助那些人类。所以狗就有那样的功能。
巴巴就说,沃瑞亚,战士这个狗,他为我做的工作。我就是专门从精界(拉下来)。
就是哈奴曼,罗摩的哈奴曼,也是专门从精界拉下来的一个灵魂。帮助他进行宇宙工作。
沃瑞亚就像哈奴曼,(翻译成神猴对吧?)。
罗摩当时把精界的一个灵魂拉入到浊界,给他一个猴子的形体,所以叫他哈奴曼,或者你们刚才说的神猴。为罗摩做一定的灵性工作。
而我,美赫巴巴这次他把这个灵魂从精界拉下来,给他一个沃瑞亚,到狗的形体,来利用他来做灵性工作。
1:25:00

拜度的故事1
巴巴早年有很多弟子,有的是大字不识的,就是没有受过很高的教育,而且甚至那个行为都显得有点粗鲁,说话声音很大。
比如像拜度,他从伊朗来的,他就是,用我们中国有一句,有点粗人,看着说话也不是很有教养,没有很多文化,说话声音很大。
巴巴有一个爱者,叫艾欧恰,艾欧恰受过很的教育,而且在政府部门工作,他就觉得巴巴身边有些满得里,简直就是粗野的人。巴巴怎么会让这些人在身边,你看这个拜度,他说话声音又大,也没有什么教养,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他还在巴巴身边,他不太理解。
有一天呆着艾欧恰和拜度,到彭佳这个地方,去寻找玛司特。下了车以后,巴巴就说:“我们要到一个地方,寻找一个玛司特,四十英里之外的一个地方,天已经很晚了,
说:”艾欧恰你现在开车,我们马不停蹄的就去找,
艾欧恰就说,巴巴,我在这里工作了十四五年了,已经,我对这个地区很熟悉了。你要到那个地方,那个玛司特住在甘蔗地里边,他有个小棚子,大路都不通的。而且在黑天,黑灯瞎火的,根本开不过去,四十英里,那么远。
巴巴说:“我们现在需要做这个工作。你要把我送过去。现在就开过去。”
不行,等天亮了,我们好好找,好好的司机,好好弄。吃完饭
然后巴巴就说:“拜度,你来指挥他。让他开,我们现在就去。
艾欧恰说:“拜度,他第一次来彭佳这个地方,他是从伊朗来的野蛮人,他怎么来,怎么找到玛司特。”
巴巴说:“你不要管,听从他的。”
美赫纳斯说,当时没有GSP。
很难找,拜度就叫艾欧恰,这样开,那样开,七转八转,到最后找到了,一下子开到玛司特住的地方。连夜。一下车,艾欧恰他没有找玛司特,也没有跟巴巴,他向拜度顶礼。
巴巴说:“你这是做什么。”
艾欧恰说:“我一直以为巴巴身边的人,大字不识,很简单的,粗野的。没有什么教养,没有什么文化,我今天明白了,他们是非常伟大的,只有这样伟大的人,才能陪伴在巴巴身边。”

拜度的故事2

有一年巴巴在哈托伐那一块,他做很多闭关工作,很辛苦,很累,做完以后,巴巴想放松一下。一般巴巴会让满得里叫一个唱卡洼迪,或者唱歌赞尔的歌手来,给巴巴唱,让巴巴放松。
然后叫拜度找一个歌手,拜度找了一圈,带回来一个。巴巴一听,觉得很不满意。就进屋了。
巴巴就把拜度叫来,你怎么给我找这样的,无用。一点都不好唱,
拜度说:“他在这里很受欢迎的。您再听一会,他挺好的。”
巴巴又听了一会,不行,又走了,回去了。
巴巴说:“给他付多少,给他,把吕比付给他,让他回去,送回去。”
拜度就把人送回去。
巴巴说:“给他付多少钱?”
拜度说:“5个卢比。”
巴巴说:你这个伊朗野蛮人,5个卢比你可以找到什么样的歌手。
拜度说:巴巴,他说5个卢比可以唱整整一夜呢,
巴巴说:“你去找他来回的车费呢?”
拜度说:“他那个车费已经包括全包括在里面了。”
巴巴说:“你真是伊朗野蛮人,用5个卢比,唱歌的费用和那个车费,还一夜。你去哪找的,会唱歌的人会用那么少的钱。”

成为无头无足
跟随神人并不容易,只有成为无头无足的时候,才能跟随圣人,不用自己的脑子去想。没有自己的意志,跟随大师的意志。
有一次,艾瑞奇,古斯特吉,还有其他满得里,跟随巴巴旅行,因为跟随巴巴去旅行非常不容易的。坐的都三等的车厢,又拥挤,又累,又睡不好,又吃不好。好不容易下了车,要住旅馆。有一天,巴巴,艾瑞奇,古斯特吉在一个旅馆,其他满得里在另一个地方。
就快半夜了,十一点了,找一个旅馆,艾瑞奇就先登记完以后,就开始铺床。
古斯特吉进来了就说:“巴巴这个旅馆不好,不喜欢。“
然后艾瑞奇就说“你在这说些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找一个旅馆,都累了,赶紧睡就好了。”
巴巴就说:“古斯特吉说的对,这个旅馆不好,我们再换个旅馆。”
然后艾瑞奇就重新包装,就找,又找了一个旅馆。这个时候一点多了,过了后半夜了,然后一到旅馆。
巴巴说:“这个旅馆太吵了。”
已经铺好了。后来不行,又整理好。再换。
艾瑞奇就说:“在郊区,但是离这里比较远。我们的钱也不够。如果我们要坐出租的话,可能路费我们都不够。要坐火车便宜点,”
后来他们坐火车,到第三个旅馆。到了以后,离天明也不太远了,两三点了。
就说艾瑞奇正在给巴巴铺床的时候,古斯特吉又过来了,打手势说怎么怎么怎么。
艾瑞奇心里已经很发火了。又劳累,又饿,又睡不好觉。
艾瑞奇就说:“我跟一个哑巴打交道就够了,两个哑巴。上帝啊!保护我,别让我跟这些哑巴打交道。”
巴巴说:“我不是哑巴,我在保持沉默。”
就是跟随神人跟随大师工作,生活是非常不容易,利用很多机会让你失去控制。
艾瑞奇已经非常有控制力了。

就是说我们,就是巴巴给我们的道路是很自然的道路,就在日常生活中,在日常生活中按照巴巴的希望来做,来控制我们的弱点,我们的欲望,我们的愤怒,就这样来控制。而且内在的慢慢得舍弃,一步一步的来,而不是外在的,一般的像印度这些,他们埃舍的生活,外在的仪式呀,教规啊,课程呀,那些东西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在的舍弃,我们这些束缚,有很多束缚,在内在的舍弃中,跟随大师的希望,一步一步来,慢慢的慢慢的,内在的转化就开始发生了,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不是一个不自然的过程,一般的灵性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巴巴给我的道理是平常的道路,这个平常的道路,如果我们诚实的面对自己,遵守巴巴的教导的话,能最快的带领我们接近神,内在的神,自然的生活。平常心。


田心:他就说,刚才用印度语,他说一首诗,大师写的。

首先,我们厌倦物质世界,外在的世界,
然后厌倦内在的世界,
最后,连神都厌倦。
我们什么都不执着了。
变得完全无欲,
这个时候才可以变得完全的自由!
对神都不执着了,到最后。

JAI baba~
这是简单的灵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22 09:57 , Processed in 0.03658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