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3317|回复: 0

2018年朝圣感触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发表于 2018-7-31 16: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9-1-26 11:25 编辑

2018年的朝圣,时间过得飞快。很多细节一晃而过,就像浮云,不复追忆。这里分享的,更多是过程中的内在感触。值得欣慰的是,内心进入一个新阶段,是至爱巴巴的临在恩典所推动的。我会整理记录点滴,逐日发布。

一、Yes等于Your Eternal Slave

罗芮是一位澳大利亚爱者,她首次于1970年代来到圣地。她是音乐老师,其创作的一首歌我非常喜欢,歌名是《YES(Your Eternal Slave)您的永恒奴隶》。灵感来自有一天她听到埃瑞奇回答爱者提的问题:对巴巴说YES,意味着什么?埃瑞奇回答说,对巴巴说YES, 就是成为巴巴的永恒奴隶(Your Eternal Slave三个英文单词词首的缩写)。歌词翻译如下:

有些人一想到奴隶身份就吠叫,
他们真以为自己是自由的。
但是,我的朋友,我看清了这点:
成为主的奴隶,乃是获得真正自由的钥匙。

因此巴巴,请帮助我,
成为您的永恒奴隶。
被您奴役,将使我自由。
因此巴巴,请帮助我,
成为您的永恒奴隶。
给我勇气,做到那么勇敢。

我过去重视我的独立,
我过去相信我是自由的,
可日复一日,我的主让我看清
我其实处于奴役的锁链中。

我被欲望所奴役,
我被贪婪所捕获,
被一直想要越来越多的习惯所奴役,
却从未满足我的需要。

帮助我拿这个被世界无望地奴役去交易,
这些束缚开始令我窒息,
我发现这个笼子牢牢限制着我的灵魂,
您是我获得自由的唯一希望。

YES,巴巴;YES,巴巴;YES,巴巴,YES
让我成为您的永恒奴隶。

罗芮用吉他伴奏,唱这首歌时全身心地投入,歌声高亢铿锵有力,如入无人之境。其力量超越言语,给听者注入内在力量,那是高我灵魂的呐喊和誓言,也可以说是跟低我决裂的战斗檄文。我感到这是巴巴的礼物之一,非常受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08: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8-8-1 08:55 编辑

二、三摩地,巴巴工作地点,业相

在MPR(美赫朝圣者静修所)接待处的外墙上,贴着诸多塑封的小公告牌,其中有一张,上面的内容引起我的注意。特意记录并翻译如下:

为什么拜访陵墓?

阿迪•K•伊朗尼在《只要爱他》一书中,写道:“通过靠近美赫巴巴遗体的大爱轨道,便发生身体业相的摧毁。从心的角度来说,巴巴在他的陵墓留下某种机制:我的心是一颗小心。他的心是宇宙心。当我去陵墓时,带着生平行动的作为或不作为的影响,我怀着不纯的血。这被注入他的宇宙心机制。他把它吸入、搅拌并且净化之,然后还给我。正如我常说的,他还给你纯血的同时,拿走一点用作他的宇宙工作,然后把大部分还给你。因此,陵墓对于你的身体业相,是巨大的净化源头。这确实有着极大的重要性!我再次强调……切莫错过前往巴巴陵墓的机会!”

个人体会到,在世间日常生活中,我们不由自主地被个体和集体的业相洪流所席卷,进入诸多人际关系、世俗事件的纠葛,常常感到无力摆脱受局限的思、言、行的重复模式。当我们来到本时代阿瓦塔的三摩地,巴巴的强大神圣临在,在悄然沉默中,以独特的方式对我们每一个个体工作,净化我们的业相,使我们对世界的执著变得松弛,当我们回到世间时,感受到摩耶的虚妄诱惑变弱,被巴巴的无形临在所“笼罩”,被纳入巴巴的神爱庇护,逐渐发展出超然、内在和平与无因之乐。

因此,当内在渴望敦促你踏上朝圣之旅时,切莫犹豫不决,启程吧!那个渴望就是巴巴的邀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2: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道与术

1、阿瓦塔时期的普世唤醒

在阿瓦塔时期,美赫巴巴通过其宇宙工作,在众多个体心中播下爱的种子,爱种在个体内在逐渐萌芽,绽放花蕾,这样的个体逐渐被吸引至三摩地。巴巴在世时曾对门徒说,你们将会看到,我的孩子们,他们会从世界各地过来。巴巴说这番话时,脸上带着母亲的慈爱和父亲的自豪。现在我们作为朝圣者来到至爱的足前,我们以为我们爱上巴巴,其实是巴巴先爱我们,是爱种恩典使我们爱上巴巴,我们的爱其实是对神爱的回应。

我认为,这是每个求道者应该意识到的:在这个时代,我们每一个个体的探索和渴望,除了源于内在原始问题“我是谁”、“我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的驱动,最重要的是源自人类整体意识进步的背后总动力——阿瓦塔的普世唤醒工作。也就是说,巴巴的工作,是当代乃至未来人类社会灵性提升的总背景。在这个时期,巴巴对我们每个个体以及集体,进行工作。

2、道——使心彻底扭转方向

巴巴给予的是道——爱神。也就是,使心彻底扭转方向,从原来的爱幻相世界、背离真理,转向爱真理、背离幻相世界的过程。这个过程艰难而漫长。之所以艰难,因为个体百万世的业相积聚,心习惯于陷入并且追逐摩耶幻相。现在要彻底扭转方向,让心转向神(无形无限的实在),肯定有一个过程。在此过程中,我们会进入一个中间阶段,左眼追逐摩耶,右眼向往神,我们的内心互相交战。直到我们对神的向往加深,摩耶的吸引力被削弱,爱神的渴望占据上风,最终彻底扭转方向,真理获胜。

在这个过程中,术的运用(如具体各种修炼方法)固然有一定作用,但终极而言,它们都是服务于道——总体生活观的彻底扭转。道相当于根,术相当于枝,道包含了诸多术,诸多术汇入道。从禅定的角度,少欲乃至无欲,才是究竟大禅定。行道没有捷径,惟有通过让心彻底扭转方向,背离世界,一心只要上帝,才能证悟。许多修炼的“术”看似玄妙,但都比不上爱神舍欲这个道——虽平凡无奇,却大巧若拙。

比如,三摩地前的奉爱歌唱,看似平凡,实际不然。其意义远不止一般意义的唱歌抒情。心在歌唱至爱上帝的同时,逐渐背离舍弃世界。所以卡瓦里,格扎尔,巴赞,赞美歌,这些演唱既是对神爱的回应和自发赞美,也是修心慕神之道。这种方式绕过能量层面,直接对心工作。巴巴强调脑心平衡,当心灵加速时,进步会更快。当然,唱爱歌、献花环、做阿提,这些是浊行为,真正重要的是,它们有助于加深对神的渴望,舍弃对世界的欲求,这样的行道者表面上也许没做什么特定的技术修持,但内在越来越想神爱神,才是真正重要的进步,直到心的彻底转化——末那乃息(心灭)。

3、爱之道包含四种瑜伽

朝圣期间借阅了《Meher Baba’s Tiffin Lectures》一书,其中巴巴谈到,瑜伽修持和伴随至师的巨大区别(注:文稿源自1920年代晚期,当时巴巴未宣布阿瓦塔身份,以至师自称。当然,阿瓦塔是永远活着的至师,至师之师)。

各种瑜伽仅阻止制造新业相,而不能摧毁往世积累的大量旧业相。只有陪伴至师,全心全意臣服他,才能焚烧并且消耗亲近他者的各种好与坏、过去与当前的所有业相。伴随至师者乃最幸运者。因为他们能同时实行四种瑜伽,这点在任何其他条件下则不可能。按古鲁命令做,即羯磨瑜伽。爱且崇拜古鲁,即巴克提瑜伽。日夜思念大师,心一直专注他,即王瑜伽。研习大师教导的知识,即智瑜伽。

相反,瑜伽士,几乎不可能同时施行两种瑜伽。比如,羯磨瑜伽,要求他无所不为,而智瑜伽,要求他什么都不做。两者是相反的。(上文是读书笔记,非正式译文,仅供阅读参考)


个人总结,美赫巴巴的爱之道,相当于同时实践四种瑜伽:
A、羯磨瑜伽:在履行世俗责任的同时,深入实践《巴巴的希望》和新生活的要求,把一切结果交给巴巴,此乃羯磨瑜伽。
B、巴克提瑜伽:让心灵以强烈感情,爱且崇拜巴巴,即巴克提。
C、王瑜伽:日夜思念巴巴,心一直专注他,即王瑜伽。
D、智瑜伽:反复研习巴巴教导的知识,《美赫巴巴语录》、《神曰》、《美赫主》、《无限智能》等等著作,即智瑜伽。

爱之道包含了四种瑜伽:智瑜伽(研习巴巴著作)加深对神的理性确信;羯磨瑜伽(活出《巴巴的希望》和新生活),明智处理世俗事务;王瑜伽和巴克提瑜伽(专注与爱),加深心灵渴望,爱神忘己。当然,根据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特性,巴克提无疑是重中之重。因为深度实践巴克提,心灵渴望加速,保持跟巴巴连接,受到大师的庇护,过程相对安全可靠,最后容易获得临终解脱。

最后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巴巴说过:在阿瓦塔离开肉身后的100年内,达善三摩地相当于达善在世的他本人。因此,多拜谒三摩地,相当于多伴随大师本人,对实践爱之道(即同时实践四种瑜伽)利益无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1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8-8-4 10:59 编辑

四、承认自己对真理的虚伪态度,并作出努力

这次朝圣体会到,作为求道者,承认自己对真理的虚伪态度,有利于真诚的忏悔,做出实质性的努力。巴巴说过,求道者就像古罗马双面神,一面受摩耶吸引,另一面受上帝吸引。这正是我们的现实情况。在臻达完美之前,我们对真理,或多或少都有虚伪的态度。

因此,诚实地承认,并且观察自己对真理的虚伪性及程度,有助于我们脚踏实地,认识自己比较突出的业相污秽和弱点,做出针对性的努力。(美拉巴德每月的度内火仪式,就是让我们下定决心,歼灭某个弱点,为此做出努力,并祈求巴巴的帮助。)比如说,我比较贪求钱财,或者我淫欲比较重,或者我容易发怒,或者喜欢荣誉名声、虚荣心强,或者有明显或微妙的权力欲和领导欲,或者容易害怕担心,或者我嫉妒心很重等等。

觉知的基础是诚实。反观自己从早到晚的日常生活,我们可以觉察到,自己的心在关注哪些内容,有多大程度认同幻相世界,多大程度受摩耶吸引,多大程度受上帝吸引。也会发现,让心彻底扭转方向,从幻相世界转向神,是多么艰辛漫长的过程。在此过程中,针对某个弱点,往往需要痛心的忏悔,拿出斩钉截铁的果断意志,与之决裂,歼灭该弱点。但这一切是真正值得的努力,因为我们在走向巴巴,走向永恒的存在-意识-极乐(Sat-chit-ana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2: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8-8-4 15:06 编辑

五、内在工作——赶走摩耶疯狗

朝圣期间,读了《Meher Baba’s Tiffin Lectures》一书,是1920年代巴巴对修爱院男孩及满德里的讲道集,对其中一处印象很深刻,分享一下:

假设某人产生淫欲,要明白他已经进入摩耶的掌控。同理,当人被嗔怒、兴奋、贪婪所占据时,摩耶就已经登场。(而饥饿、吃喝、睡眠,是身体需要,不是摩耶。)

前者(淫欲、贪婪、怒气、迷醉、兴奋、嫉妒、期望)一进入心,就要对之说“摩耶,滚开!我不要你!”摩耶就像疯狗。疯狗若一进入你的房间,你会立即站起来,呵斥赶走它。你若喂它牛奶面包,疯狗会跟着你,拒绝离开。同理,要尽快使劲赶走摩耶,以免受它的掌控。(以上是读书笔记,非正式译文)


我体验到,当我被淫欲、贪婪、嗔怒、嫉妒等等占据时,我相应产生的念头、言语或行动都是疯狂的。巴巴用“疯狗”一词形容摩耶,尤其贴切,表明纵容低我的危险性,以及求道者对低我应该持有的坚决态度。诚实认识之,不妥协,不模棱两可。

作为求道者,真正的工作对象是内心。爱之道不是玫瑰花床。爱者既要爱,又要战斗。在加深对巴巴(神)的爱的同时,要像对待疯狗那样的态度,努力战胜自私性(贪嗔淫),随时保持警惕,将它们赶走。这是我们该做的内在工作和准备。我有所体会,至少我这样初级的求道者,在自身业相比较重浊的阶段,应该持有这种态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12: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8-8-5 12:34 编辑

六、尘世苦难即祝福

这次朝圣,目睹许多爱者身体上的变故,有些人身遭骨折,不得不撑拐杖或坐轮椅;有的人患面瘫,几乎认不出;有的形若枯骸,肉体苟延残喘;有的身体需要家人朋友搀扶,或坐轮椅,才能艰难地进入三摩地拜谒;难以一一详述。人生无常,苦难如同闹钟,把人们从梦中惊醒,貌似不幸,实乃祝福。

乌帕斯尼•马哈拉吉说过:“身体疾病和折磨,实乃一个人的大施主。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真正朋友,就是各种各样的疾病折磨艰难困苦。除了病痛和困苦,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把你带向神;它们则能直接把你带向神。人们对此毫无概念。”

俗心不灭,道心不彻。病苦在消耗业相的同时,使心厌倦身体和世界,巩固出离心。多一份出离心,即多一份道心。认识到尘世苦难乃是乔装的祝福,使我们可以感激病苦的意义,体悟二元世界的妙用。

巴巴说,“人们应该在不合意的事物里发现神,这非常重要,非常重要,他们应该在不合意的事物里发现我。我在万人万物里。我在污秽里,在蝎子、毒蛇、大象和蚊子里,在一切里!

神通过种种不合意的事物——毒蛇、蝎子、污秽、疾病、衰老、死亡等等——来碾碎求道者对二元幻相的认同执著,以便在时机成熟时,使他体验永恒极乐实在——真正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16: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若惧假死,何谈真生?

为了获得合一,人必须放弃孤立我,真正意义上死去——通过舍弃、杀死和消除摩耶。与此相比,一般死亡就像脱去并换上衣服,微不足道。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连假死(普通意义上的死亡,灵魂和精体心体皆完好无损)都惧怕,怎么可能获得成道解脱(真死真生)?那么,惧怕假死的原因是什么?答案是:认同迷恋身体及三界,希望延续孤立我的存在。这样的人必定会继续投胎转世,他尚未为成道解脱做好充分准备。

举个例子,现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假如现在我要死去,巴巴让我可以选择:1、彻底解脱,或者2、继续在来世生活。我会做何选择?如果在回答时有一瞬间的犹豫,就说明内心并未准备好解脱,依然依恋身体及世界。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个巨大舞台,个体生生世世都在这个舞台上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一般的死亡,类似演员从舞台暂时撤离,回到后台脱衣卸妆,又重新上妆穿衣,再次返回舞台演出。而真正的死亡则意味着演员对扮演任何角色都感到厌倦,对任何尘世剧情都无动于衷,从舞台永久撤离,永远卸妆脱去戏服。

我相信巴巴的满德里,是那种无惧假死、更愿拥抱真死的真英雄。真正的行道者,不但对身体死亡毫无畏惧,而且怀着热切的渴望死去——放弃有限我,永远撤离造物界,回归无限海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1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婚姻生活神圣化,阿南达

这次朝圣期间,田心姐分享,巴巴的大师乌帕斯尼•马哈拉吉说过:在婚姻中,若夫妻之间逐步卸除情欲,保持纯洁的爱的关系,他们之间会诞生一个灵性之子——阿南达(喜乐)。乌帕斯尼有时会对夫妻信徒说,你们之间只要能保持纯洁,甚至都不用为了成道来麻烦我。

至爱巴巴在语录的《婚姻生活神圣化》中,则表示:

在婚姻生活之初,配偶双方因爱情也因情欲相互吸引;但随着有意识的合作,就能逐渐减少情欲的成分,增加爱情的成分。通过这个升华过程,情欲最终让步于深爱。在同甘共苦中,夫妇双方从一个灵性胜利迈向又一个,从深爱走向更深的爱,直到初期的占有和嫉妒情爱,完全被自我奉献和扩展的爱所取代。事实上,对婚姻的明智处理,可使一个人在灵性道路上长足进步,只需大师的一触,就被提升到永生之圣殿。

我感觉,这对于所有已婚求道者,都是真正的福音和莫大的激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3: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lone0 于 2018-8-8 15:35 编辑

九、重新认识朝圣美拉巴德

作为在尘世间的漂泊者,这次对朝圣的认识有所加深,感到其中的无量利益。

第一,三摩地的力量

巴巴说过,在阿瓦塔离开肉身后100年内,达善三摩地相当于达善巴巴本人。在三摩地,巴巴对我们工作,消除我们的业相负担,使前进道路更轻快。另外,每天的阿提祈祷、爱者演唱,整个神圣氛围有助于加深对巴巴的爱,削弱摩耶世界的吸引。在三摩地,散发着神圣静默,朝圣者可以感受到那种无染的纯爱、一体感、对神人的臣服和自发赞美精神。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自我重担被逐步卸下,献在至爱的足前,在沉默中发生奇妙的转化。

第二,美拉巴德居民和爱者的分享

在美拉巴德的长期居民,比如比夫、艾伦、安医生等许多人身上,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在”(高我)的尊严。在战胜低我自私性的战场(淫、贪、嗔等等)上,他们如久经考验的战士,胜利成果表现为对巴巴的专注、忠诚,以及高我的镇定与超然。

许多老爱者经历了深刻的内化,他们对巴巴的爱有着感染力,能够搅动朝圣者的心灵,激发后者对神人的爱和对真理的渴望。他们在处理内在问题和阻碍上,也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对于听者是一种馈赠。他们的内在提升状态,可能只会在深入交流中透露,这对于听者可谓莫大的鼓舞。俗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亲近这些了不起的爱神者,有着无法估量的益处。

巴巴曾说:“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从不分离。我过去、现在、并将永远和你们同在。正是为促成这种证悟,我才割断了外部联系。这将使所有的人通过内在联系,相互束绑一起,来证悟真理。”爱者之间分享巴巴的故事,深化巴巴的临在,形成内在连结,有助于全体更专注于巴巴,紧紧立足真理立场,舍弃摩耶。

第三,心理创伤疗愈

所有的心理创伤,可以说都是来自二元世界的无知体验。在世间,二元分离感尤其显著,你我他的孤立、比较、对抗敌意和相互伤害,在我心中留下印象,表现为恐惧、愤怒、焦虑、掌控欲、嫉妒等等,这些情结或习气会在一次次相似情境中被触发,反复发作。

在圣地,巴巴会对这些业相密集地工作,把它们从被遮蔽的潜意识状态提到表层,或浮现在梦状态,或在醒状态被觉察,予以释放,逐步得到疗愈。

三摩地尤其有一种强大的神圣氛围,有着奇妙的转化力量。个人观察,在三摩地,很大程度上,安全感代替了焦虑恐惧,平等感代替了权力尊卑,宽恕一体感代替了孤立敌意。另一个重要场所,就是美拉扎德。另外,朝圣者静修所(MPR)的餐厅,是独一无二的,既是爱者们的用餐处,又是大量交流分享、加深灵性认知、建立内在联系的地方。据说,有的治疗师,每年都来美拉巴德清理印象负担,重获新生。这是全世界的神圣疗愈中心。终极而言,爱者们都走在灵性疗愈的道上,即摒弃假我及其分别心,消除对幻相世界的无知执迷,回归永恒极乐真我。

第四,集体生活的机会

通过在美拉巴德的集体生活,各个自我之间的互动,巴巴会掀起诸多个体的业相,有助于其中的每一位个体认识自身的弱点。当然,前提是,爱者把集体生活视为一个机会,能够有意识地从事件中反省自己,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错误上。因为巴巴在《怎样爱神》中说过:如果我们不找他人的过错,而是反躬自省,就是爱神。如果我们不损人利己,而是损己利人,就是爱神

如何从积极正面的大我视角,看待集体生活中的矛盾或摩擦,利用该机会觉察自身弱点,可能是最重要的功课之一。反之,若从自我的角度评判他人,可能忽略真正的灵性工作(即消除自私性),反而加剧分别心,愈发陷入摩耶的掌控。另一方面,假如明显错在对方,也是一个实践宽容和遗忘的机会,因为每个个体都不由自主地受业相习气奴役,真正的“肇事者”是那些业相习气,与其真我无关。

总之,随着一次次地朝圣美拉巴德,对朝圣本身的认识也在加深。感谢主恩,让我们有幸一次次地敬拜他的神圣三摩地,更深地将自我臣服在他的足前,卸除业相负担,从一个个欲望中解脱,体验更深的自由。

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22 10:56 , Processed in 0.03329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