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朝圣者客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美赫巴巴
查看: 2442|回复: 20

爱永不辜负

[复制链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发表于 2023-2-5 06: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道友之邀,写写求道简历。同时汇报一下巴巴在中国的工作:

我出生于1963年。父亲远在北方的部队当军医。母亲在河南家乡务农,做过生产队会记和妇女队长,很忙很累。从小跟爷奶的时间更多。心理上也更亲近爷奶。算是中医世家,曾祖父和祖父在当地小有名气。儿时留下的记忆不多。主要是爷奶的去世:奶奶在我八岁、爷爷在我十三岁。都是因病,且很突然。我都在场,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没有觉得特别悲伤。后来慢慢意识到这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比如奶奶去世后,邻居家有婴儿出生,我就想,“啊,他要比我多活多少多少年。”上学路上,跟小伙伴讨论有没有鬼,每次都是一对多:我不相信有,因为没见过。有时候还想,“如果我不是我,是美荣五香(儿时的玩伴),那会是啥样?”——也许这就是“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初版。

这种一方面无神论科学观和另一方面对生命奥秘的朦胧好奇,或多或少伴随我读完小学,中学,大学,硕士,工作,直到出国。(记得大学期间,读大专理科的高中女同学来玩,被我整晚缠着探讨时间究竟有没有始末。)与之同时,还有一个驱策悄悄来临——寻找“至爱”。缘起应该是爷奶给予的无条件之爱。特别是当爷爷离开以后,对那种爱的思念,很自然地转化为少年时的人生理想:找到完美爱人,保持纯洁关系,生死相守,永不分离。(成年后觉得这是异想天开。后来读美婼的故事,方知世界上真有这样纯洁专一的爱。再后来读乌帕斯尼大师语录,欣喜地发现这对爱神者还是一条有效可行的道路。)

上天厚待。十六岁读大学遇到后来成为我爱人和孩子父亲的同学。大三时开始交往。之后是十年稳定和睦的生活。1990年代初期去国前后,双方在情感方面相继出现颠覆性的冲击。结果在三十三岁那年这段姻缘正式结束。这对我的爱情至上人生观是一次重大打击。之前总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其他一切都会变,唯有爱不会变。万没想到连自己都会变。对世界和自己的信心空前动摇。不过这也是从灵魂深处拷问“我是谁?”的刻骨铭心岁月。

第二次也是现在的婚姻同样是基于理想化的爱。更是自觉求道、寻找真爱的开始。几乎同时,遇到阿瓦塔美赫巴巴。心被俘获。这次是灵魂之恋,因为他已经离开肉身。跟随巴巴二十多年,他用独特方式一次又一次示现:他从未离开过;早在我听说他之前,他就认识我,一直暗中爱着我、保护我、回应我、引领我。

记得19971月初,跟先生和孩子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农庄,参加由藏传佛教一位喇嘛指导的禅修营。那天下午,夕阳暖暖照着,我们大约五十人坐在草坪上,面对着老师。他在教大家怎样观想甘露从头顶降下。我这方面没天赋,也不大感兴趣;尽管还是努力地观想,但收效甚微。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念头:“我真希望佛主是我师父。”虽然念头只是一掠而过,之后再没出现过;却让我相当震惊,就连此刻都能感受到当时的情景。(那时之所以这样想,也许是因为禅修期间,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唱诵,谈论老师。我吃惊地发现不少人把他当作活佛。迄今我依然尊重这位老师,但从不认为他是圆满的觉者。当时刚刚读完一本有关佛陀的书,很认可释迦牟尼佛。)

一个月后,1997210日,因特殊机缘,我们一家来到阿瓦塔之寓。巴巴很快成为我的大师。但我从未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对那次的闪念也没再多想,直到十二年之后。2009年初,和几位中国爱者相约,到美拉巴德一起参加永恒日纪念活动。有一天我单独坐在三摩地附近铁皮棚下巴巴椅榻旁。也是突然之间,内心听见巴巴说,“你今天在这儿,我听见了你的渴望。”随即是那天在禅修营的情景重现。这是巴巴第一次让我知道,他从未离开过,一直住在我们心中,回应着每一个最自然、真诚的愿望。

较近的一次是2020年从印度朝圣回来,一次在电脑上听黄念祖老师讲佛学,几次强调发菩提心的重要性。我心想,巴巴爱者就不用发菩提心。又是突然之间,听见巴巴在内心说,“你发菩提心我听见了。”随即是早已忘记的1991年底出国前夕的情景再现:在北京和同学参观卢沟桥。唯一记得的是站在桥头,心里面想,到了海外要学好莎士比亚,报效国家,不再受侵略欺凌。(年轻时受鲁迅先生影响坚信文学救国。)

如今想想,相信巴巴确实听见了。而且最知道怎样帮助我“还愿”。到澳洲后,生活和职业皆被重新定向。第一份和之后的工作都跟英国文学无关,却都跟中英文翻译有关,包括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

初次拜访阿瓦塔之寓随即就近定居之后不久,美赫巴巴的门徒宝.喀邱瑞来访。鼓励我翻译巴巴的书。从最先一边翻译谋生,一边翻译巴巴著作,到最近十数年专心翻译巴巴文献,转眼已过四分之一世纪。二十多年来,大师的“革命”工作未曾停息过。这种发生在幕后的慢性绞杀,完全压倒了其他一切;公正地执行着巴巴的承诺:“我的道路是自我歼灭之道,为我工作是你的机会!”

今生最致命的痼疾可谓“情执+完美主义”。阿瓦塔之寓本是大师工作炽热之地。挑战可想而知。如果说巴巴之名在其他事情上威力强大,当此病袭来时,却显得一筹莫展。在旁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到我身上似乎无限地放大,每每倍感羞辱、生不如死。终于在2015年总爆发,那天在阿瓦塔之寓图书馆,对着当事人痛诉新怨旧愤之后,绝望地跑到巴巴房间,扑倒在他的床前长哭,恳求巴巴帮助我斩断今生和永世的情缘。随即从灵魂最深处涌出不退转的决心:实践新生活!又仿佛如梦初醒、窥见大师的工作方式:通过某种非常规的手段,为弟子编程个性化的软件,把累世的冤家聚拢一处,用一只手洗另一只手,以便集中消耗每个人最坚固的业相死结,加快灵性成长;必要时甚至不惜“拔苗助长”,逼迫弟子在旧我与新生之间速做抉择、担当己任!(这些年间发现这边比较熟悉的巴巴老爱者,尤其是工作者,基本上每人都有一大灵性痼疾。非决绝舍弃和至师介入莫能治也!)

然而真要过新生活、做“活死人”——谈何容易!两个月后,到美拉巴德朝圣,老问题又如影随形跟了过去。再度发现自己惯性地卷入新的冲突漩涡。在那一段外面阳光明媚,内心灰暗无助、几近崩溃的日子,根本没有想过这都是大师慈悲计划的一部分——直到在三摩地一次早晨阿提中间,巴巴的恩典意外降临,在我心中打破沉默。从此以后,持续不断地闻听内在神性的灵感之音,直觉之音,引领之音。体会到“佛以一音演说法,或生厌离或断疑”的含义。大半生对完美爱情的执着追求,在爱的化身这里得到最彻底的回应。让我体验到忠贞不渝的至爱就在自心中,须臾不离,最为可靠,不为世间爱所能比;随时提醒着:“我比你的呼吸离你还近。我爱你远远超过你爱自己。”——是的,是的,我的永生救主,同心知音。

耳顺之年回顾今生,曾经的“美中不足意难平”之叹不再。唯有感激:一出生就被爷奶当作掌上明珠,百般护爱。父母通情达理,兄弟姐妹团结一心。父亲最后二十年患病不能自理,我作为长女,身在异乡出不上力,又没有条件在经济上支援。但亲人们从未给过压力。青年时代的宗教是人间情爱。初恋幸遇善良体贴、有情有义之人。儿子虽在国外长大,却很孝敬父母,工作勤奋。(孩子父亲因汽车事故不幸中年离世。之后很多年每天让我想起死亡。十二年过去,心痛减缓,出离心加固。)身边老伴一生向善,博学随和。东西方文化背景和他天真烂漫的性情,无疑在人际关系中引发过不少误解和不快,但在巴巴的大爱熔炉里,种种喜怒哀乐逐渐被冶炼成向道不退心的真丹。对大师共同的爱和二十多年的磨合,督促两人“长大”,如今是相互珍惜的良友道侣。(他始终是巴巴在中国工作的坚定支持者、同甘共苦人。)

而从小接受的“为人民服务”教育,天然契合巴巴的爱与服务之道。至今敬仰那些为国为民捐躯的志士仁人:完全为了理想而牺牲生命,不考虑今生来世酬报。比一般的宗教信仰更接近美赫巴巴的新生活要求——纯粹为了爱而爱真理,不求物质或灵性回报。开始接触美赫巴巴,最感动我的也正是他的纯洁之爱和无私服务。

感恩慈父巴巴赐予的幸运一生。因为爱,事事皆礼物,缺中是圆满。因为爱,害里终有恩,绝地始逢生。

最幸运的是参与了巴巴在中国的工作。在此也想做个小结。随着2004年《美赫巴巴语录》在国外出版,国内的求道者也开始接触本时代阿瓦塔的讯息。最初是通过无央之界网站。2005年美赫锋(也是中国第一位朝圣者)从北京来到美拉巴德。之后她先生东华帮助创建了阿瓦塔美赫巴巴中文网,并负责维修管理十多年。现在与随源、美赫本、夏天共同管理改版的中文网站。随源还精心制作巴巴视频。美赫本和夏天用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原网站的“海量文章”(网友语)一篇篇搬运到新网站。刘成设计的首页也深受中外求道者喜爱。

在美赫巴巴讯息传播方面,爱者都各尽所能地贡献力量。这方面,巴巴的安排也堪称完美。2007年,宝吉在访问阿瓦塔之寓期间,指示我回中国一趟。自然照办,尽管这不在计划之内。到北京又见到美赫锋,初次见到燕子,东华等。在广州首次见到敏健和远程从昆明赶来的随源。在上海认识了嘉童,还有其他道友。上面提到的几位爱者也成为巴巴在中国最早的一批工作者。尤其是嘉童,十几年如一日,在繁重的职场和家庭责任当中,想方设法传播巴巴的讯息和爱。向兄弟脱帽致敬!

2010年底回国探亲,巴巴爱者在我老家举办过一次小型聚会。这次石灰也从南方前来参加;此后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投身于巴巴工作。后来又不断有生力军加入:竺澜、秦姐、方亚、少兵、小木船、美赫可、美赫星、向平、小明、夏花、真真、戈多、星海、美赫之心、炬池、丽萍等等。还有很多很多无名奉献者。感谢你们。其实,服从巴巴即参与巴巴工作——解脱众生的最重要工作。感谢每一位服从巴巴的爱者。

翻译和校对方面,这十几年间,先后有多位爱者参与:敏健、秋子、丽莎、美赫风、宇宁、圣微、彬彬、艺军、朝煦、贝贝、王珊、董进、毫末。但凡共过事的巴巴爱者,都是我遇到的最体谅对方的合作伙伴。在此还想特别感谢美赫锋、燕子、石灰。这几位译友可以说是鞠躬尽瘁。锋妹妹和燕子默默翻译十几年,直到体力心力不支,不得不停下。石灰依然孜孜不倦地翻译、校对、制作视频、管理微信群。师兄弟们加油!——爱永不辜负!

胜利属于阿瓦塔美赫巴巴!

【本文于2023年初发表之后,至爱巴巴很快又派来几位年轻的爱者(胡尧、李璐、巴巴.梦)加入译校团队最近(2023年12月)美赫锋健康好转,继续翻译《美婼美赫》。过去的几个月,总觉文章少了点什么。这个缺憾迫使我去追忆不忍回看的往事。有所心得。近日又写了一些文字添上。新内容不多,但写得很辛苦。改了又改,尽量如实记述发生在人生转折点的事件。也希望留下一则“个案”,提示后人:爱之道非关风花雪月,罕有诗情画意。“一路挫败与屈辱!”——埃瑞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51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23-2-5 12:10: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51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23-2-5 12:1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段时间总不自觉念叨鸠摩罗什,鸠摩罗什译,无法终止这个念叨,后来去详细看了佛经四大译者,看到这篇文章,我的念头是,原来巴巴也有四大中文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2-5 12: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毫末 发表于 2023-2-5 12:12
前段时间总不自觉念叨鸠摩罗什,鸠摩罗什译,无法终止这个念叨,后来去详细看了佛经四大译者,看到这篇文章 ...

妹妹加油。争取超过佛经译者,成为五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51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23-2-5 15:54: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当代阿瓦塔著作和讯息带来中国,自是巴巴早有安排,功德更高。这也是前几天念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2-6 02: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的经验:一切归功巴巴。没有他的恩典支持,什么都做不了。——我在前几年身心疲惫,连巴巴故事都看不进去的时候,对此感触尤为深切。现在每一天,做每一件小事,都学着感恩巴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2-16 12: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毫末在微信群带头转贴巴巴照片。受启发“意译”弗朗西斯.布拉巴赞的长诗《赞美神人》中的一节:

美兮赫兮,完整之神!
至贵至尊,完美之人!
破晓新梦,美赫长眉。
慈悲海洋,美赫深眸。
心声初唱,美赫亮喉。
大同时代,美赫亲筹。

美赫之足,矫健稳重;
为我行道,量体铸成。
美赫之身,丰腴对称;
为我福祉,提供保证。
美赫唇线,清晰端正;
前途方向,为我指明。

美赫颊廓,刚柔并行;
举止矩度,为我界定。
美赫十指,洒脱机灵;
挥手之间,事就功成。
美赫双目,纯真纯情;
盛哉胜哉,大爱始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07: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早不知怎么,感到也许是时候说说“巴巴梦”了。浏览从前打印的日记,纸张已多处泛黄。更觉时不我待。于是着手整理翻译出来,跟有缘人分享。(当初为方便澳洲这边的亲友,都是用英文记录的。)

2002年10月13日

过去的五年半,曾做过好几个“巴巴梦”,但都没记下来。打算从今天开始记录,好跟巴巴家人分享。下面是最近的梦,事实上,就发生在今天早晨,依然依稀可见。

梦中,我站在一个庞然大物前面,类似一座又高又大的山。我必须登到顶端,没有理由,但必须攀登似乎天经地义。面前有三条路:左边的路一直升上去,路尽头,两个悬崖遥遥相对,中间是一只独木桥(木头甚至不怎么粗),下面是无底深渊。在桥上边和下边,可看见湛蓝的天空。天生恐高和平衡感差的我根本无法过去。这时只见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试图过桥。她稍微摇晃了一下,但很快就安全着陆,被站在对面悬崖石上的父母揽在怀里。

然后,和我一道的先生杰夫试图攀登另外两条路的其中一条,并且成功了,尽管一开始很困难,几乎不可能。我决定仿效,沿着同一条路向前冲。但是刚攀登几步,仰头一看,路变得上下垂直。对我来说,三条路的任何一条都完全行不通。

天色已晚。只有寥寥几人留在“山”脚。我一定是非常担忧、诅丧和无助。接下来能记得的是,我站在那里,开始用中国民歌曲调唱《大师祷文》,同时,脚下那一大片土地也开始徐徐上升。不经意环顾了一下四周,吃惊地看见成百上千的华人也站在同一块地上,和我一起唱着上升。心想,”哎,早知道这跟电梯一样,也不用那么担心了!“

一唱完《大师祷文》,大家都缓慢地,稳稳地,停在该到之处。

【PS.当时《语录》尚未出版。也没有中文网站。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位中国爱者。由于当时向西方的华人学者介绍美赫巴巴,屡遭挫折,我对有生之年遇到爱巴巴的同胞,基本上已经不抱希望。这个梦给了我新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09: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2年10月13日回忆记录

在去年(2001年)10月首次朝圣美拉巴德之前,做了两个“巴巴梦”。第一个在赴印前两个月。缘起可能是因为我对接二连三发生在巴巴跟随者身上的事情感到难过;觉得巴巴不怎么回应爱者的需要。

有一天夜里,梦见儿时绕村西和村北流过的小河。好像又回到少年时代,挎着当时流行的军用书包,往“北河”的方向走。突然受内心驱使往西边天上望,看见金色战车驶过西天,就像希腊神话,好不壮观!然后又受内心驱使朝东边望,看见三幅闪闪发光的金橘色佛像,填满整个天空。最东南的那幅佛像尤其清晰生动。

这时心中感到那并非我真正所要。于是开始念“美赫巴巴,美赫巴巴......”。与此同时,感到身体被某种无形的力量举起。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心里知道那是巴巴,并且继续持念。随着越升越高,想起巴巴要我们用双手抓住他的衣边,便扔下手里的书包,用双手尽力抓住巴巴的隐形长袍,快速而稳定地飞升,同时拼命地念“美赫巴巴,美赫巴巴......”。

我在最有形的振动当中醒来;双手仍放在梦中紧抓巴巴衣边的位置。从那时起,时常感到巴巴在掌管着一切,即使当他似乎隐藏在世界和日常生活之外的时候。

***

之后不久,又做了一个”巴巴梦“。感到他在向我显示另一面——他有形的在。如今只记得从梦中醒来时的情景:巴巴在我家里;确切地说,在我家厨房里;更确切地说,站在我家厨房水龙头上面的工作台上。但在梦中,他似乎没有站那么高。我感到心中充满爱,用手抚摸他的手——世界上最柔嫩的双手,如棉球般柔软,又如婴儿般鲜活。

想给巴巴倒水喝,拿不定主意用哪个杯子最好。就在我犹豫不决之际,巴巴让我感到不需要了。接下来,他拉起我的双手,在厨房地板上跳起华尔兹舞。......我在同样不可言喻的振动和喜悦中醒来;醒后,这种觉受又持续了一会儿。

几周之后,我在美拉巴德朝圣,听老爱者娜玖讲她在巴巴身边长大的故事,她谈起1968年底到美拉扎德,参加巴巴侄子的婚礼,也是最后一次见巴巴。她还为巴巴唱了歌。作为奖励,巴巴伸出手让她亲吻。娜玖讲完,随口说,”你们知不知道,巴巴的手是世界上最柔软的手,跟棉球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巴巴的手柔软。感到巴巴在间接地确认:他通过这个梦,赐予我达善他肉身的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0

帖子

3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2
 楼主| 发表于 2023-12-4 05: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03年9月10日

今晨3点左右从另一个难以置信的梦中醒来。梦很长,相当曲折,涉及到母亲和妹妹们这些年受的苦和委屈。最后,我给妈讲了在澳洲的生活,对无法援助家人深怀歉意。她表示理解。之后我首次对她谈起杰夫(有趣的是他快要生孩子了);并且邀请妈来住住,说这里不错,她会喜欢的,还说她来了,我有时间陪伴,因为生孩子的是杰夫。

令我吃惊的是,妈说,“我几天前去过那儿了。”我当下心里明白,她曾在一天下午“神游”到我家。随即眼前冒出一只巨大光球,映现出她所看到的景象:房子由郁郁葱葱的绿色草坪和树木环绕,还有很多身穿草绿色旧式军装的解放军守护。士兵们非常年轻,就像绿色天使或童子军。他们对我妈说这个房子是“珍宝塔”。妈问,“谁的珍宝塔?”他们答,“我们的!”

我听见这个便醒来了——带着愉快的震惊。

【最近(2023年10月10日)又做了一个有关绿衣解放军的梦:今晨梦见在阿瓦塔之寓,被一大群黑灰色人形魔追赶,他们从巴巴屋方向冲下来。我跑不过他们,只好停下来,对着他们大喊,“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眼看被追上,拼命继续大喊“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就在其中一个举刀砍我时,同样一大群身穿草绿色服装的解放军,如天兵天将般突然出现;这些魔即刻消失不见。

关于杰夫生孩子,我当时感到奇怪又好笑。最近几年读了些道书,看见有”男儿怀孕是仙胎“之说。或许有点儿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朝圣者客栈

GMT+8, 2024-6-18 14:35 , Processed in 0.03578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